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偷盗蟠莲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偷盗蟠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欧阳铭微微一怔,愣愣看着娴儿走上栈桥,连忙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远处,欧阳松站在黑暗里看着欧阳府宅前的一幕,远远地盯了娴儿的背影半晌,朝欧阳府宅的大门缓缓走去。

    衢仙城南宫府,飞檐峭壁的凌珍阁前,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从影影绰绰的树影中闪了出来,悄无声息的一个飞跃,便来到了凌珍阁的门口,轻轻推开门,快速闪了进去。

    凌珍阁的外间,整齐有序地摆放着一排排书架,上面放的都是些南宫家家主珍爱的古籍与字画、器皿等。然而南宫家的家主是个十分谨慎之人,这些东西诚然被他所喜爱,却皆非有灵之物。

    黑衣人对这凌珍阁似是十分轻车熟路,径直就走到了最后一排书架一侧,一幅挂着的画轴前。

    奇怪的是,这幅画轴上面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他从自己的空间尾戒中取出一支蘸了墨的毛笔来,飞快而熟练地在画轴上书写了一个潦草而繁杂的符篆字体,那黑色的字闪了一下,一瞬便消失在了画轴上。

    很快,书架缓缓移动了,地面上出现一道泛着白光的裂缝。

    待那裂缝缓缓开启后,他一跃而下,进入了凌珍阁的地下密室里。朝漆黑的四周摆放着的灵宝扫了一眼,走到内间,来到最中央的托着一个黑色宝盒的金色架子前停了下来。

    见一层泛着淡红色光泽的禁制隐隐笼罩在宝盒与架子周围,黑衣人皱了皱眉,在禁制周围走了一圈,从空间尾戒中取出一把约五寸来长雕刻着符文的十字匕首,在指间飞速地转了一圈,干脆利落地一刀刺向那禁制!

    然而,刀尖刚碰到禁制,猛的一阵反弹,黑衣人的身体也随之撞到一张外的墙面上。

    他揉了揉撞疼了的肩膀,再次走到禁制前面,一手将十字匕首举到身前,一手捏起一个印伽,随着口中一串法诀的念出,指尖泛出一圈莹莹光泽,蓦地窜进了十字匕首中央的墨绿色宝石上,十字匕首陡然变大,刀刃上利光闪烁。

    他一手操起匕首,腾空一翻,猛地朝禁制上刺去!

    一阵刺眼的白光激荡开来,仿佛能听到如同指甲刮着墙面的刺耳声音匕首的刀尖停留在禁制上,在黑衣人再一次的灵力施加中,一寸寸往下,将禁制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一声玻璃碎裂般的声音后,宝盒外的禁制终于破了。

    他眼中一喜,抱起金色架子上的宝盒,缓缓打开,露出一朵七片花瓣的殷红色蟠莲来,散出的红色光芒几乎要将整个密室内间照亮。

    关好盖子,将宝盒放进了空间尾戒中,启步便快速朝密室出口走去。

    然而,刚上得密室出口,出得凌珍阁,凌珍阁外的一长排古灯便相继亮了起来,十几个拿刀的南宫府护卫出现在了凌珍阁前。

    一个消瘦颀长的身影从护卫后面走了出来,两鬓斑白,长脸厚唇,正是南宫府的家主南宫謧,而走在旁边的则是南宫謧的老仆程伯。

    “大胆贼徒!竟敢夜闯南宫府行窃,还不束手就擒!”程伯指着黑衣人字字铿锵道。

    黑衣人分明看到程伯说话时口水四溅,好像生怕会溅到自己身上一般往后退了一步,心道:程伯,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这么激动?

    他不着痕迹地朝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寻思着可以逃出去的方法。

    南宫謧盯着黑衣人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这眉宇间的神情有些似曾相识,正在记忆力搜寻着,身边的老仆便朝护卫们下了命令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敢来南宫府行窃,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

    黑衣人暗暗翻了个白眼,脚下御风,腾空一翻便徒手与齐齐冲上来的十几名护卫打起来。

    因为怕南宫謧看出破绽,黑衣人不敢亮出自己的武器,更不敢使用平日里自己学过的招数,因此在对付这一群护卫时,招招式式不成章法,一通乱打。

    到最后,终于支撑不住,使了一招“引焱破”,一阵炙热的旋风自脚下卷起,扶摇直上几丈之高,猛地兜头罩下!

    “砰!”

    十几名护卫通通被震飞,就连老奴程伯也被震出十丈外,直接飞出了正对着凌珍阁的一道游廊拱门,唯有南宫謧,长袍猎猎飞起又缓缓落下,罡风平静过后,依然纹丝不动地立在原地,毫发无损。

    他板着一张气黑了的长脸瞪着正欲逃跑的黑衣人,身影倏然一闪,一把抓住黑衣人的后领提溜起来往后一扔!黑衣人空翻了两圈,趔趄两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脚跟。

    紧接着,他运足了体内灵力,朝南宫謧冲过去,只是还未揪住他的手臂将之摔倒,南宫謧的指尖便快如闪电般到了他的眉间。

    他戛然停了下来,手僵在空中,抬眼看向那根近在眉睫的凝聚着醇厚灵力的手指,这要是一挨上去,恐怕半条小命都要没了!

    悻悻地往后让了半步,又欲往旁逃去,再次被南宫謧薅住了后领,扔到了闻声跑进来的另一批护卫当中。

    这时,被摔出去的程伯也已经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黑衣人无法了,只得揭了自己的面巾,干笑了一声,“爹,是我!”

    当看到黑衣人的真面目时,南宫謧脸色更黑了,紧抿着嘴,心中一腔怒火腾起之余,只感觉立刻就要呕血。

    “小畜生!连自己老子都敢打,无法无天了!说,你进凌珍阁偷了什么了?!”

    老奴程伯与护卫们皆是一惊,心道:我就说,这身形怎么看怎么像二少爷!

    “想知道我偷了什么,自己去看不就行了!”南宫一伦心虚得完全不敢直视自己父亲那双怒眼,只得微晃着腿佯装出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道。

    “你!”南宫謧愤怒地一甩袖袍,敢要往凌珍阁去,见南宫一伦欲逃,连忙命令护卫们道:“给我捆起来!”

    护卫们领命,丝毫不敢怠慢地取出麻绳将南宫一伦一圈圈捆起来。

    南宫一伦对身前忙着捆他的护卫道:“你敢捆我,我记住你了!”

    护卫满面歉意与难色,“二少爷,这是家主的命令,小的违抗不得,您可千万别怪罪小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