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驱除水毒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驱除水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凤九鸢缓和了脸色,蹲身将它爪中的丹药取出来,摸了摸它的头,“进去吧!”

    桃球却没有进去,跟着凤九鸢的脚步往槅扇内走着,“主人,你不要生桃球的气,桃球再也不敢擅自出来了,就算是药灵大人威胁桃球,桃球也不干!”

    凤九鸢垂了眸,他让桃球送出来,是不想见到她罢。

    见凤九鸢一副霜打了的茄子般无精打采的样子,桃球也不知该如何哄她开心,跟进了内间后,便一跃进了空间。

    凤九鸢坐到床沿上看看手中的朱红色丹药,道:“娴儿,出来吧。”

    娴儿闻言,从空间里走了出来,坐到凤九鸢身边巴巴望着她。

    “娴儿,你就呆在府上,我去给邯府送药。”

    娴儿点点头。

    凤九鸢弯唇勉强笑了笑,摸摸她的头,将丹药放进一支空的瓷瓶内,起身出了房。

    出了欧阳府宅,凤九鸢摩挲了一下手腕上的空间指环,深吸了口气,朝邯府的方向走去。

    穿过几条街,来到奉仙街街头的邯府门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正好是那日来邯府时所见的男仆,见是凤九鸢,眼中顿时闪过一抹亮光道:“欧阳姐!”

    凤九鸢含笑朝他颔道:“这几日不见邯幽子先生去找我,邯大少爷的病情如何了?”

    仆人叹了口气,“自欧阳姐那日来看过之后,大少爷病情又严重了许多。二少爷虽心急如焚,但听闻欧阳姐中了毒,又不敢去搅扰。本想去看看欧阳姐,无奈大少爷这边又脱不开身,只好一直在大少爷身边守着。”

    “恶化了?快带我去看看!”

    仆人点点头,将凤九鸢请进了门,掩了门后带着她疾步朝邯元之的寝房方向走去。

    来到邯元之的房门外时,甫一进入,与上次一般,一股浓烈的药腥味便冲鼻而入。

    仆人朝槅扇内道:“二少爷,欧阳姐来了!”

    内室早已听见动静的邯幽子听闻,忙起身从槅扇内迎了出来,“欧阳姐!”

    看到凤九鸢那张略失红润但仍旧美貌沉静的脸时,他神色带喜,却又隐隐掺杂着害怕,担心凤九鸢带来的消息会令自己失望,“那千年宝灵白竹果……”

    “千年宝灵白竹果我没有找到。”

    才刚出这一句,邯幽子的脸色便有些不好了。凤九鸢随即一笑,“不过我过你大哥不会死,他就绝对能活!”

    罢,抬脚朝内室走去。

    邯幽子与仆人闻言,相觑而喜,双双跟着凤九鸢朝内室走去。

    此刻,躺在冰床上的邯元之已经瘦得不成人样。脸上原本细的脓疮已经红肿破裂,流出一滴滴脓汁,身上的脓疮则破裂得更为严重。

    凤九鸢将那颗朱红色的丹药取出来喂进邯元之的嘴中,轻抬了一下他的下巴。

    但见他喉结不动,微微颦了颦眉,对仆人道:“给我一杯水。”

    仆人闻言,连忙去倒来,将水杯送到她手上,看着她捏开邯元之的嘴,将水灌进其嘴中。

    待邯元之将丹药咽了下去之后,约摸等了半盏茶的功夫,邯元之的身上终于有了反应,一丝丝黑色的毒气从他的脓疮里缓缓渗漏出来,飘散在空气中,出一种不出来的腥臭味。

    刚捏住鼻尖,凤九鸢便现覆盖在邯元之身上的被褥生了细微的动静,于是将被褥一掀,解开他胸口的亵衣,便见一团黑气汇聚在他的胸口皮下,钻来钻去似乎在寻找缝隙钻出来。

    见状,凤九鸢指尖一弹,床头柜上的蜡烛便亮了起来,她快而不乱地取出针带,边将金针在火焰上一一消毒边对仆人道:“立刻将浴桶中放满清水。”

    仆人闻言,连忙去做,凤九鸢又对邯幽子道:“你也去帮忙,要快。”

    凤九鸢那张沉静的脸配上这句话,无疑是命令的口吻,邯幽子心有不畅。要知道,虽然邯家已经没落,可别人对他从来都是客客气气,还从来没人敢这样对他话。

    凤九鸢见他不动,瞥了他一眼,“邯先生,时间要紧,你在什么愣?”

    邯幽子无法,虽然心中一股傲气难收,但谁叫她救的是自己最亲的大哥,于是立刻出了槅扇去做了。

    很快,内间的浴桶中便被灌满了清水,凤九鸢让邯幽子将邯元之扶入浴桶道:“邯先生,待会儿我会用金针将邯大少爷体内的水毒引入水中,这水毒不比一般的毒,至时你要看紧,千万别让它跑出去毒害其他人。”

    邯幽子点点头,“欧阳姐放心!”

    凤九鸢微微牵动唇角,捻起第一根金针,携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灵力缓缓刺入邯元之头顶百会穴上。

    金针才甫一刺入百会穴中,邯元之体内的水毒便像疯了一般四处乱窜起来,虽然浴桶中乃是凉水,邯元之的额头上却开始滴落起豆大的汗珠,双眉紧蹙,面部扭曲,似是十分痛苦。

    紧接着,凤九鸢又将第二根金针刺入其本神穴中,再然后便是风府穴,沿着颈椎一根根往下,就见邯元之体内黑色的水毒正一丝丝冒进水里,清水渐渐晕染成黑色……

    半个时辰后,当凤九鸢的最后一根金针运完,浴桶中的清水已经变成了黛墨一般的颜色。最后一股水毒从他的体内被逼将出来,在水中翻滚着欲要跃水而出!

    邯幽子见状,凤箜篌不知何时已到了手上,盘腿一坐,一串清越的曲调便自指尖漂流而出,将脱水而出的一团张牙舞爪的水毒禁锢起来。

    凤九鸢颦眉凝视着那一团水毒,隐隐约约能看清一条冰蓝色生有黑斑的长虫影子,至少也有两三米长,蜷曲在一起,一节节硬壳下成百上千跳细足不停地挥舞着,想方设法地想要从禁锢中逃脱出来。

    然而看着看着,那团长虫的影子却忽然间变了,竟然变成了药灵的样子!

    凤九鸢微微张唇,刚要过去,空间里的药灵却忽然出声了,“九儿,是幻术!”

    陡然间止住步子,凤九鸢闭了闭眼睛,再睁眼时,现一旁的仆人早已走上去,而原本禁锢着蝥豚水毒的邯幽子不知何时就已停下了步子,同样朝那跳长虫的影子走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