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女中君子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女中君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凤九鸢神情一凛,沉渊剑倏然出鞘,一声尖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那条虫影!

    只闻一声妖娆的笑声,当沉渊剑刺穿那虫影时,虫影却一下子四散开来,飞快地朝房门口钻去。  凤九鸢脚下风起,一瞬间的功夫便来到门口,与此同时,一阵炙烈的火焰自胸口散开,正好将撞向她的长虫影子掩埋,销毁殆尽!

    被迷惑了的邯幽子与仆人醒过神来,就见凤九鸢正站在门口,双目如冰,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支空的瓷瓶,正好接住空中一滴黑蓝色的液体,塞好塞子,纳入了储物戒里。

    看了看浴桶中已经恢复了大半的邯元之,邯幽子眉头微凝,“欧阳姐,方才生了何事?”

    凤九鸢走入内间,“是蝥豚的幻术。我想这也是令兄会中水毒的缘由。”

    睨了邯幽子一眼,忽然来了兴致,难道平日里摆着一张清高冷脸的邯幽子也已有了所爱之人?“邯先生方才是看到了谁?”

    邯幽子闻言,脸色微红,从她身上别过眼去,看起来有些忧伤,“我谁也没看到。”

    罢,吩咐仆人将邯元之从水中扶了起来,仆人取了干毛巾正欲擦拭,但见凤九鸢站着不动,于是抬手假装咳嗽了一下。凤九鸢会意,嘴角轻弯,对邯幽子道:“邯先生请随我出来。”

    邯幽子点点头,跟着凤九鸢走出了内间。

    凤九鸢扫视了一圈,来到外间的书桌后研了墨,取了一支毛笔来蘸了墨汁,在桌面上的白纸上写下了一个药方递给邯幽子道:“按照我的方子为令兄抓药,一日三餐按时服用,不日身体便可康复。”

    邯幽子结果药方看了眼,心中不甚感激,朝凤九鸢抱拳做揖道:“欧阳姑娘如此大恩,在下不知该如何报答!”

    凤九鸢抿嘴一笑,“救死扶伤本就是医者之责,谈何报答?再,你最要谢的人当是南宫家的二少爷才是,若不是他,恐怕令兄的水毒,我就真的没把握了。”

    “南宫二少爷?”邯幽子面生疑惑,“这是为何?”

    凤九鸢含笑不语,看看窗外的色,“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告辞!”

    抱拳罢,便抬步往门外走去。

    邯幽子追出去道:“欧阳姐,在下不懂,可否将话得明白些?”

    “邯先生,这可暂时不能告诉你。南宫二少爷是个不错的人,你要真的想还这个恩情,日后若是南宫二少爷有何为难之处,帮得上忙便尽力去帮帮他。”

    “既然欧阳姑娘如此,那邯某一定谨记。”

    凤九鸢一笑,“邯先生去看看令兄吧,不用送我了。”

    话末,衣带当风地朝外走去。

    邯幽子站在原地凝望着她的背影,心中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此生不长,女子他见过不少,却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中君子。若不结交,定会成为此生一大遗憾……

    ……

    凤九鸢出了邯府,来到泰仙街上慢慢走着,想到方才在蝥豚虫影幻化成为药灵的模样时,药灵出声提醒了她,心中就一阵窃喜,手也下意识地摩挲起手腕上的空间指环来。

    色渐晚,硕大的夕阳挂在西边的两峰之间,仿若被一双手捧着,染红了大半边空。

    正兀自走着的凤九鸢不经意间瞥见了前面一抹熟悉的影子,微微顿了顿步子,原来竟是一身绿衣的欧阳滢。

    只见她亦步亦趋地走着,时不时地往隔着几个行人的男子望一下,那个男子走快一点,她便也跟着快一点,男子走慢一点,她便也跟着慢下来,仿若生怕跟丢的样子。

    凤九鸢朝那个男子的背影看了一眼,心道:这不是南宫二少爷?欧阳滢偷偷摸摸尾随着他做什么?

    想了想,也没上前去,只默默跟着,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没过多久,欧阳滢便跟着南宫一伦转了个弯,往南宫府的方向去了,凤九鸢便也跟在后头。

    在平辈当中,南宫一伦的修为自是不低,身后有人尾随,哪有不察觉的道理?

    他一转身,欧阳滢便立即靠边躲了起来,待南宫一伦再转回去,便又悄悄跟上去。

    身边的行人渐渐稀少,南宫府前安静无人的街道上,南宫一伦终于忍不住了,陡然转头,目光捕捉到正欲躲起来的欧阳滢身上,指着她道:“我就知道是你,你偷偷摸摸跟着我,又想图谋不轨?”

    欧阳滢放下抬起欲逃的脚来,束手束脚地站在原地,脸憋得通红,双手捏紧,低着头期期艾艾不出话来。

    南宫一伦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审视了一会儿她,皱了皱眉道:“这已经是你第十八次跟踪本少爷了!你是个跟踪狂啊?本少爷知道你喜欢我,在这衢仙城中,喜欢本少爷的女子可从城门口排到南宫府府门口,本少爷都不曾看上一眼。你还是省省吧,本少爷不喜欢你,也永远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丫头。”

    欧阳滢的头垂得更低了,眼眶里盈满了雾气,紧咬着粉唇不话。

    “我的话你到底听没听懂啊?”南宫一伦见她不走,本是下定决心赶她走,但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心又软了下来。她不明白,一个如此经不起一的丫头,怎么能干出跟踪人十八次的事情来。

    凤九鸢站在拐角处听着,虽然南宫二少爷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可实际年龄比欧阳府三姐欧阳姝还要大两岁,原本以为他是个心性温和稳重的谦谦君子,却没想到实地里竟像个没长大的毛头子,真是人前人后两个样。

    欧阳滢抬着泪眼朝南宫一伦望了一眼,几乎是用足了所有的勇气,嗓音里带着浓浓的颤抖道:“为、为什么如此肯定你永远也不会喜欢上我?”

    南宫一伦嗤笑一声,带着些鄙夷的味道,“因为你的身份,配不上本少爷。”

    仿佛受到了偌大的屈辱,欧阳滢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短促地望了他一眼,又像是被他的俊颜蜇了眼一般垂下眼睑来,泪水从鼻翼滑下,“我……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这样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