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访大长老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访大长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阎罗大人说,在欧阳昊成为欧阳家族大长老之前,他唯一的儿子欧阳敕在一次意外中不幸身亡,而其妻因为丧子,哭了七日七夜,悲伤过度,最后也泣血而亡。如今家中,除了他,便只剩了几个仆人。

    她抬脚走上府门前的台阶,叩响了朱漆的大门,未过多时,便有仆人来开门了。

    凤九鸢朝那仆人彬彬有礼地抱拳道:“主府第十女欧阳文君前来拜访大长老,不知大长老可在府上?”

    那仆人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退开一步道:“十小姐请进!”

    待凤九鸢跨入门槛,便掩了门,抬手指向朱漆长廊道:“这边请!”

    凤九鸢微笑颔首,随着他往里走去。

    跟着仆人一路来到府宅的前厅,仆人为凤九鸢斟了一杯茶后,便去书房请大长老了。

    约摸等了一盏茶的时间,一身黑色绣金袍的大长老欧阳昊终于姗姗来迟。

    踏进门的第一眼,他的目光便一直盯在凤九鸢身上,眼底带着揣测,显然是对凤九鸢的突然来访倍感疑惑。

    “大长老!”凤九鸢放下茶杯,起身端起身子朝他行了一礼。

    大长老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随后走到自己的首座上坐下,道:“不知文君侄女儿今日前来是有何事?”

    凤九鸢漂亮的眼看向他,微微勾唇,刚要启唇说什么,却又欲说还休地看向厅中立在一旁候着的仆人。

    大长老瞧懂了她的意思,对那仆人道:“你出去罢!”

    “是,老爷!”仆人朝大长老行了礼,退出了大厅。

    待仆人走远后,凤九鸢朝大长老走近了几步,道:“欧阳府宅后山上的塔楼,不知大长老可有上去过?”

    乍听“塔楼”二字,大长老浑身一震,目光立时变得尖锐起来,紧抿着嘴用那双危险的眼审视了凤九鸢半晌,直觉告诉他,这个被欧阳坤认回来的女儿一点儿也不简单。

    顿了片刻,他离开椅背正襟危坐起来,那目光依然不减尖锐,“难不成你去过?”

    凤九鸢一笑,点点头,“而且,我还见到了令郎的魂魄,他让我救他。”

    大长老面目怔愣,唰地站起身来,袖袍一扬,一指她道:“你究竟是何人?!入欧阳家族有何目的?!”

    “大长老息怒。”凤九鸢又抱拳低头朝他行了一礼,待大长老稍稍冷静下来,她抬起头来,不疾不徐道:“文君入欧阳府,没有任何目的,也并非文君自己要入,而是父亲与母亲非要文君入。”

    大长老是什么人,凤九鸢的一面之词他怎可相信?但还未弄清她此次前来的目的,又牵扯到已逝小儿,便按捺住心中的猜疑,没有立刻赶她出去。

    “你去塔楼做什么?”他一撩后摆再次坐下。

    “也是出于好奇。”凤九鸢神情淡淡,“前些日子随丫鬟上后山去采决子果,这才发现后山上有一座塔楼,可是门却锁着。因为好奇,不小心触碰了门上的那把锁,那日晚上,诡异的事情便发生了。”

    大长老双眼微微睁大,听着凤九鸢娓娓道来。

    “半夜,我隐隐听到一个男孩儿凄惨的哭声,似乎入了我的卧室,就在枕边。于是次日清晨我偷偷去了那座塔楼里,这便遇见了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少年魂魄,他说他是欧阳家族的旁系堂少爷,他让我救他。”说到这里,凤九鸢颦起了眉,“经打听,那便是大长老一百年前所丧之子欧阳敕。”

    说最后一句时,她转过头去,目不转睛地盯向大长老,而大长老的眼神也与此同时闪烁了一下,怔怔望着她。

    “所以你今日前来,究竟所为何事?”大长老道。

    凤九鸢收回目光,眼神深邃,“难道大长老不想为我那无辜惨死的堂哥报仇吗?”

    大长老放在扶手上的手指微微蜷曲,短促地盯了她一会儿,道:“敕儿是因自身顽劣而摔死,怪不得他人。”

    “果真如此吗?”凤九鸢嘴角微微一牵,“那大长老您又何故要争得这大长老之位?”

    大长老虎目瞪着她,面部胀红,双手有些轻微的发颤。

    凤九鸢却不管他面色如何,继续道:“我上到塔楼第九层,发现……那位堂哥并非自己摔死,还是有人从身后将他推了下去!”

    说到此,忽然一声刺耳的断裂声,转过头去,便见大长老右手所握的大椅扶手被他一手生生捏成了木屑!

    没有大惊,只有愤怒,这说明大长老早就知道其子并非不小心坠塔,而是被人害死的。这也就印证了昨夜药灵的猜测大长老之所以要争取这长老之位,是为了替自己妻儿报仇。

    如此的话,他一定知道凶手是谁。

    “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她道。

    “何事?”

    “在塔楼第九层,有一幅地狱锁魂图。”

    “地狱锁魂图?!你确定?”大长老又是一震,看来他是从来没进去看过。

    凤九鸢点点头,“每当他要说出什么时,就会忽然被卷进那幅地狱锁魂图中。我试过,但没办法走进去。大长老可有法子毁了那幅图?”

    大长老惊诧地思索了片刻,站起身来,“你果真见到了敕儿?”

    “千真万确。”

    审视了一下凤九鸢的表情,见她没有作假,便又道:“你的意思是我还还可以活过来?”

    凤九鸢轻轻呼出一口气来,“大长老,堂哥的肉身早已陨灭。”

    大长老眼睑下垂,神情里尽是落寞,“是啊!是我糊涂了,是我糊涂了……”

    听他兀自念了几句,凤九鸢道:“如果堂哥的魂魄无法从地狱锁魂图中解救出来,那他便入不得轮回,只能永生永世被困在那幅图中,直至魂魄完全消殒。”

    大长老扶着额,目光悲怆,想到自己的妻儿,忍不住又是眼眶发热。

    凤九鸢微微颦眉看着他,虽然急于求助于大长老,却也按捺住了内心的焦急,不动声色。

    “要销毁地狱锁魂图,恐怕解铃还需系铃人。”大长老道。

    “系铃人?”凤九鸢眼眸微转,“不知大长老所说的这系铃人,是为何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