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系铃之人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系铃之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欧阳家族的家主,欧阳松!我记得在欧阳松继任家主之位后,我曾上过一次塔楼,那个时候,第九层还没有你说的地狱锁魂图。”

    “二伯伯?”凤九鸢皱了皱眉,“他为何要画上这地狱锁魂图?”

    “哼!”大长老冷笑一声,“怕是想掩藏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罢!”

    凤九鸢沉了沉眸,又道:“侄女儿还有一事不解。”

    “讲。”

    “为何这塔楼从外面看,共有十层,进了里面,却只有九层,根本就没有通往第十层的楼梯?”

    闻言,大长老微惊,“怎么可能?”

    从他的神情判断,这塔楼里在欧阳松继任家主之前,是有第九层通往第十层的楼梯的,如今却不见了,这里面,一定藏有猫腻。

    “若有机会,大长老大可亲自去看看。”

    大长老面目惊疑,看看凤九鸢,又思前想后地徘徊了几步,“你且先回去罢!”

    凤九鸢看了他一眼,倒是并未追问如何让系铃人主动解铃,今日一席话后,这大长老必定会想尽办法来救自己的儿子,那她便可顺道将娴儿一起救出来。

    她朝他拱手行了一礼,“那侄女儿就先告退了。”

    大长老点点头,挥了挥手,“去罢!”

    然凤九鸢才刚走两步,大长老又将其叫住了,道:“今日我们的对话,绝对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

    “侄女儿谨记!”

    凤九鸢再次朝他点头行了礼,施施然朝外走了去。

    路上,凤九鸢边走边兀自沉思着。

    大长老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这系铃人竟是欧阳家族的家主欧阳松,说到那地狱锁魂图,大长老的话似乎别有深意。他说欧阳松画上那幅画,是想掩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究竟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大长老又知道了什么?

    想到那幅地狱锁魂图,又忽然联想到那日在仙宝斋中欧阳子贤为欧阳松取回的扳指,同样是翡翠色扳指上镶着银花难道说大长老的儿子,是家主欧阳松推下塔楼的?!

    揣测到这里,凤九鸢心中一震。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害死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而且还是自己同族的侄儿!

    除非有一个欧阳松非杀死欧阳敕的理由!

    会是什么理由呢?

    想着想着,脑子里的画面又转到塔楼上正对着欧阳府宅中宁华园方向的那扇窗户,每当她一推开那扇窗,便会有一道疾风从身旁划过,塔楼下会相继出现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娴儿说看见有人将欧阳敕推了下去

    欧阳敕便是从那扇窗户被推下去的而那扇窗户正好可以看见宁华园

    难道说欧阳敕看见了什么欧阳松想掩藏的事,然后被杀人灭口?!

    若果真如此,那么这件事大抵应是关于宁华园的,那么家主欧阳松想要掩藏的事情也是关于宁华园的,他想掩藏的究竟是什么?

    凤九鸢的眉颦得有些深,一路沉默地往欧阳府的方向走着。

    此时夜幕早已降临,衢仙城中,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笼。

    刚要转入一条巷子,身前的路忽然被一道颀长的身影拦了去,她往右,他便往右,她往左,他也便跟着往左,明显是故意的。

    凤九鸢不耐烦地抬起头望向他,当看清对方的脸时,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悸动,竟是阎罗大人!

    他低着头,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你找我有事?”凤九鸢的话语里透着不耐。

    “没事就不能找你?”阎罗大人勾着一边的唇角,刚要抬手去逗弄她的脸颊,被凤九鸢侧脸避了开去。

    她澄澈的双眸看了他僵在空中的手一眼,又望向他,忽然想到此前秋灵对她说过的话,他说她忘恩负义。对啊,她真是忘恩负义。

    她低下头,袖子下的手悄悄放到手腕上,轻轻摩挲着骨镯上的空间指环。

    阎罗大人注意到她的动作,低头看下去,眼底有什么划过,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勾唇笑道:“听说泰仙街有一家十分出名的粉羹店,不如我带你去尝尝?”

    “我没胃口。”

    “那你想吃什么?你想吃什么本王就带你去吃什么,可好?”

    心里有些暖暖的,凤九鸢抿了抿唇,抬眼道:“娴儿出事了,我正想办法救她,实在没胃口。”

    阎罗大人闻言,面色微变,“娴儿怎么了,怎生不早些告诉我?”

    “这次我来救,不需要你的帮忙。”说罢便要绕过他朝前走去。

    阎罗大人大步跟在她身后,“你的事就是本王的事,再说娴儿跟本王是有交情的,她有难本王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说着,一把拽住凤九鸢的手臂将她拉转身面对他。

    凤九鸢甩开他的手,“我跟你说,我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无论你对我施了多少恩,我都不会还。如果你还想着用这些来打动我好让我觉得愧疚,然后跟着你回地府,那是妄想!所以你还是别在我身上白费工夫了!”

    阎罗大人面上的笑意微浓,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凤九鸢有些不明所以,她都这样说了,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认真生气的样子着实可爱。”

    凤九鸢颦了颦眉,他继续道:“本王从未想过要你回报,曾经是想过打动你,令你心悦诚服地接受我,但不是让你觉得愧疚而跟我走。还有就是,所有的心甘情愿都不是白费功夫。”

    言毕,他又低下眼来看向凤九鸢正摩挲着空间指环的动作,忽然间一把捉住她的手,在凤九鸢未反应过来时俯头贴上她的唇,吻了下去。

    凤九鸢睁大眼来,一口咬到他的唇上,一股腥甜味顿时溢满口腔,阎罗大人疼得立时便松了开来,“你这个女人”

    “我警告你,不许再碰我!”她指着他恼怒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阎罗大人无辜地看着她的背影,一手抹了抹唇上的血迹,勾唇一笑。

    是夜,凤九鸢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担心娴儿的安危,心中惶惶然不安。一会儿又想到阎罗大人的那个强吻。一会儿心思又跃到自己与大长老的对话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