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喜大圆满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喜大圆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欧阳滢将钱袋取过来打开,顿时睁大了眼,咽了咽口水,“文君姐姐,这么多金币!这都是给我的?”

    “不,我只是给你借鉴借鉴。”说罢便拿了过来。欧阳滢微微蹙了蹙秀眉,“可是我拿不出这些金币,又该如何收买他身边的小厮?”

    凤九鸢抿嘴一笑,将钱袋往她手中一放,“那便好好收着!”说罢,朝前殿中走去。

    欧阳滢喜不胜收地看着手中的钱袋,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文君姐姐真好!”

    是日中午,二长老的课结束后,凤九鸢正欲与欧阳滢走出前殿,大长老欧阳昊便从门外走了进来,正好与凤九鸢擦肩而过,腰间的玉坠流苏在无意间“啪”的一声落到地上,大长老与凤九鸢同时止住了步子。

    凤九鸢朝地上看了看,弯腰正欲去捡,大长老也弯下了腰,伸出手来先她一步捡了起来,“戌时三刻,府中静候。”

    愣了愣,凤九鸢抬眼看向他,却见大长老根本就未启唇,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朝着二长老的方向走去道:“锦焱,我有一事找你。”

    二长老欧阳锦焱点点头,指了指殿内的长老座,示意他先坐下。

    方才大长老是用传音入密与她说的?

    凤九鸢暗暗想着,也没有回头看他们,而是与欧阳滢一道出了前殿,朝山下走去。

    两人下了山,见凤九鸢欲往朝欧阳主府的方向去,欧阳滢连忙道:“文君姐姐,你还未给我支招,教我如何装作不经意地在南宫二少爷眼前出现呢!”

    凤九鸢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道:“你先收买好他府中能打听到他每日行踪的小厮再说。”

    说罢,摸摸欧阳滢的头,道了一声“乖”便施施然朝欧阳主府的方向去了。

    欧阳滢粉唇垮了垮,目送凤九鸢走远后,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儿,惴惴不安地朝南宫府的方向走去。

    凤九鸢边想着大长老的话边朝欧阳府的方向走着,他说今夜戌时三刻会在府中静候,难道说他已经有了可以打破地狱锁魂图的方法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有些激动,步伐便快了些。

    如今她的修为马上就能突破炼气期大圆满了,应当就在今日午时。好在下午没有长老们的课程,都是弟子们自由修炼的时间。

    回到明华园,用完午膳,凤九鸢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招来齐芯齐月道:“今日午时乃是我跨入炼气期大圆满的关键一刻,你们两个在外头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包括老爷和夫人。当然,没有我的吩咐,你们两个也不许进来。”

    “是,小姐!”齐芯齐月退出房门后,便恭恭敬敬地守在了外头。

    凤九鸢走到内间,打开了空间的门,跨了进去。

    这段时日,二宝与桃球较以前倒是勤奋了许多,特别是凤九鸢入空间的时候,它们就更加勤奋了,争相卖力地练习着自己的技能。

    凤九鸢朝药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来到果林中央盘腿坐下,给自己为下了一颗聚灵丹,开始入定。

    药圃里,早先种的一批草药早已生成灵药,能隐约看见那一棵棵灵药周身泛出的灵光。而那几株凝霜花在凤九鸢精血的喂养下,也已经生出了明黄色薄翼一般几近透明的花朵,一根根大卷的深黄色花蕊上覆盖着细细密密的珍珠一般的花粉,煞是好看。

    而百灵参精那几根折断的腿也早已长全,每当见到凤九鸢入空间,便会大气也不敢出地溜进自己认为隐蔽的地儿躲起来,见她并不是来抓它入药的,才敢从里面悄无声息地走出来。

    被种进药铺里的这么些日子,百灵参精头顶上竟然也长出了一朵紫红色的小花来,形似喇叭,一害怕便会合得紧紧的,一开心便会绽放得娇艳无比。

    至于药灵,身上的伏神枷锁颜色又深了一些,除了看到或想到凤九鸢时,他的眉宇间才不会出现那抹厌世之色。而此刻,他正目不转睛地朝凤九鸢所在的方向看着,看着她双眉紧颦,额上香汗淋漓。

    指尖的白雾萦绕不息,体内筋脉有几处总觉堵塞不通,虽吸纳了满身的灵气,若聚集不到丹田,不仅徒劳,而且伤身。

    若换做天生的双灵根修士,只要体内吸收到了足够的灵气,要跃上炼气期第十二层乃是轻而易举之事。偏偏她的灵根是洗髓易筋而来,所遇的瓶颈、遭受的痛苦必然会比常人要多。一旦越阶时心神紊乱,轻者伤其自身,重者步入魔道。

    这也是她嘱咐齐月与齐芯在门外守着的原因。

    地面上,凤九鸢的周身泛起一股无名之风,将落叶吹得飘飘卷起,连同衣襟与青丝也跟着纷纷起舞。

    额心一点火红,时而隐,时而现。腹中的十世青龙神仙果如同化作了烈火一般灼烧着她的全身,焚烧着每一根筋脉、血管。

    药灵细细地观察着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英俊的双眉却渐渐蹙了起来,一股银蓝色的神力如若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在他掌心缓缓凝聚起来。

    然而,那神力还未飞离掌心,凤九鸢便开了口。

    “药灵。”

    药灵顿了顿,她继续道:“你不用帮我。我知道自己这洗髓易筋而来的灵根缺陷,以后的路还长着,你若帮了我,便是害了我。”

    药灵没想她会说这样的话,神情微动。她,到底是个倔强的女子。

    他缓缓放下手来,对她虽有生气,更多的却是心疼。想来,心中的生气也跟着没来由地释然了,仰头望向老树的树冠,目光深邃。

    一直阖着眼的凤九鸢见药灵没有了动静,便放缓了催动体内灵气流向丹田的速度,小心翼翼地操控着灵力,使其如细流一般反复游走

    一段漫长而痛苦的时间过去后,待凤九鸢睁眼时,外面的天空早已黑了下来。

    口中吐出一口浊气,她抬起指尖抹去额上的汗渍,浑身是说不出的舒畅与充实。

    她站起身来,刚要朝药灵的方向走去,想了想,却又停住了。

    “药灵,你还在生气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