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情根深种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情根深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凤九鸢睁大眼来,转头睨了一眼南宫一伦,将欧阳滢拉到一边道:“滢儿,婆罗岭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听说去过的人都是有去无回,趁他不注意,你现在还是赶紧出去吧!”

    “可话已经说出去了,再要反悔岂不”

    话还未说完,南宫一伦已经登记完下了平台,走到凤九鸢身边居高临下地瞥着欧阳滢,“某些不知死活的丫头不是说也是来揭榜的么?怎么,这会儿又胆怯了?”

    欧阳滢红着腮帮子看看他,又局促不安地看看凤九鸢。

    凤九鸢朝她摇头示意,她却心里鼓足了一口气,转头就朝那髤漆平台上走去。

    南宫一伦抬了抬眉,轻轻嗤笑了一声。

    凤九鸢闻声,颦眉转向他道:“南宫少爷,若是此次滢儿入了婆罗岭有何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说罢便朝外走去。

    南宫一伦赶紧大步拦到她面前,满面无辜道:“是这丫头自己说要来揭榜的,怎么能怪我?”

    见凤九鸢面色十分不好,他又连忙举手承诺道:“好好,我南宫一伦在此发誓,绝对会好好保护这丫头,保证她毫发无损地从婆罗岭中走出来!”

    凤九鸢听完,面色这才有所缓和,“一根头发也不能少!”

    “一根头发也不少!”南宫一伦保证道。

    凤九鸢暗地里笑了笑,面上却不露痕迹。

    “好,这可是你答应了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凤九鸢满意的点了点头,抬手拍拍南宫一伦的肩,语重心长道:“那滢儿就拜托你了!”

    “一定。”

    看了一眼登记完正走过来的欧阳滢,南宫一伦应允完了,又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再转过头时,凤九鸢已经走出了纳贤阁,他这才想起方才还未问她准备何时出发,于是又大步追了出去。

    一盏茶的时间后,凤九鸢才回到欧阳府的明华园,便见十一少爷欧阳铭正在她的院子里来回踱着步。

    见她回来,欧阳铭连忙迎了过去,“十姐姐!”

    见他面色憔悴而无助,凤九鸢便知他来此是为何事。

    听说自娴儿失踪后,欧阳铭便疯了一般没日没夜地四处寻找,就连紫霞堂的课也没去上,还因此被其父重重责罚。

    “十一弟来找我是有何事?”她轻轻莞尔。

    欧阳铭似乎内心焦灼,却又不好表现在脸上,只好抿了抿嘴缓了缓道:“我是想来问十姐姐关于娴儿的下落的。姐姐救过娴儿的命,她跟我说过,十姐姐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她又怎会突然不辞而别?十姐姐一定知道她去了哪儿对不对?”

    凤九鸢面色如常地看了他一会儿,道:“她走的时候也不曾告诉我她要去哪儿。”

    “不可能!”欧阳铭言辞略显激动,双眼里布着血丝,看起来像是哭过。

    凤九鸢想不到,他与娴儿相处才不过短短时日,情根居然种得如此之深。

    “十一弟,你是不是喜欢娴儿?”她轻声问出了口。

    欧阳铭微愣,显然没想到凤九鸢会问这样的话。

    顿了良久,低下头来掩饰住面上的神情,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凤九鸢抿嘴看着他,心中轻轻叹息一声道:“十一弟,娴儿不是你能喜欢的人,她的事情也不用你管,你回去吧!”说罢便欲朝房间走去。

    却不成想,欧阳铭居然跪在了她面前,“十姐姐,你若是不告诉我,我便在此长跪不起!”

    凤九鸢心中一软,心道:没想到他竟会为了娴儿下跪。如果他不是欧阳家的人该多好

    “男儿膝下有黄金,况十一弟身份尊贵,这又是何苦?”

    欧阳铭低着头咬着牙不说话。

    轻轻叹了口气,凤九鸢继续道:“我说过,娴儿未曾告知我她要去哪儿,十一弟若是爱跪,那便随你了。”

    说着,便绕过他入了房。

    “十姐姐!”欧阳铭跪转身去,双目看起来更红了。

    此时,齐芯已经跟着凤九鸢入了房,而齐月则站在欧阳铭身边欲扶他起来,欧阳铭却将她的手推了开去,直直地盯着凤九鸢的房门口,一声不吭。

    “十一少爷,小姐没有骗你,就算你把膝盖跪破了,小姐还是不知道娴儿小姐去了哪儿,您还是快些起来吧,若是让府上其他人见着了可就不好了!”

    但无论齐月如何劝说,欧阳铭没有半丝反应。齐月无法,只好也进了房。

    房内,齐芯为凤九鸢收拾着干粮,齐月低声道:“小姐,十一少爷性情素来温和,也是府中最为孝顺,最是遵从父母之命的少爷,从不忤逆!可没想到为了娴儿小姐,竟会变得如此执着倔强,这可怎么办啊?”

    凤九鸢饮了口茶,淡淡道:“不管他,爱跪便让他跪吧。等他想通了,就自然会回去了。”

    齐月点点头,便没再往欧阳铭身上想了,转而想到凤九鸢去参加了擒王会此事还未告之五老爷与五夫人,问道:“小姐走前真的不打算告诉老爷夫人吗?”

    “不告诉了,等我回来再告诉他们。”

    五老爷五夫人好不容易才找回女儿,怎么可能放她去婆罗岭这么危险的地方?

    昨儿她就不着痕迹地试探过,故意向五老爷与五夫人打听此次擒王会的事,刚开口就遭到了二老的阻拦,生怕她一时兴起前去揭榜。

    若是让他们知道她真揭了榜,恐怕会立即将她关起来派人十二个时辰紧紧盯着,为省麻烦,不若先斩后奏来得干脆。

    “待会儿我会去一趟老爷和夫人那儿,说我今日要去城外仙云寺为娴儿祈福,并小住几日。为了不露馅,你们也与我一同出城,我去婆罗岭,你们两个便去仙云寺。”

    “不行啊小姐,我们也要与你一道去婆罗岭。”齐月道,齐芯也连忙跟着附和。

    “听话。”凤九鸢放下茶杯,将齐芯备好的干粮放进乾坤袋里。

    齐月与齐芯双双蹙眉对视了一眼,齐芯还要说什么,凤九鸢抬手止住了她道:“连三姐姐也敢去的地方,我又如何不敢?爹娘常年受人奚落,若是我能得到这白泽妖图斩,别人便不敢再轻看我们。所以你们两个就不必再说劝我的话。”

    “可是小姐,我们真的很担心”

    凤九鸢深吸一口气,示意她们打住:“时间不早了,我要去见爹娘了。”

    话毕,举步出了房门,别有深意地看了眼依然跪着的欧阳铭,朝院子外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