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刮目相看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刮目相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远处,那只火蓝妖蝶已经竖起身来,南宫一伦拉了拉欧阳滢,见她不走,不耐烦道:“走啊!”

    “我……我走不动了……”欧阳滢声若细蝇,不敢直视他。

    南宫一伦,重重呼出一口气,转过身背对着她,微微屈腿弯腰道:“上来!”

    欧阳滢看了看他的背,迟疑了一会儿,趴了上去。

    南宫一伦背过手托住她,脚下一阵风起,身影才几息便行到了几里之外。

    ……

    约一炷香的时间后,背着欧阳滢的南宫一伦终于停了下来。

    据欧阳滢的记忆,方才他们是一直在往上走,现在他们所处的,应该是婆罗岭的最高处了吧。

    这里的树木比底下要古老许多,粗壮许多,只不过灌木少了很多,而且还多了许多凸石。

    南宫一伦将欧阳滢放到一块巨石边上,在周围布了个阵法便要走。欧阳滢连忙拉住她道:“你要去哪儿?”

    南宫一伦不耐烦地甩掉她的手,“你个累赘,若不是答应过君,本少爷才懒得管你!现在我要去找她,你不要再跟过来!”

    说罢便跨出了法阵大步往前走去。

    欧阳滢连忙一瘸一拐地追了出去挡在他面前,“你不能去!”

    “为什么?!”南宫一伦凝着眉,语气有点重。

    “我也很想去找君姐姐,可是这婆罗岭太大,雾太浓,稍不留神就会迷失方向。你要是没找到君姐姐,反而让自己遭遇了不测,那我怎么办?听说婆罗岭的雾天一亮便会散开,不若我们明晨再找,如何?”

    南宫一伦抿着唇眯眼看着她,“你怎能如此自私?亏得君还再三叮嘱我保护好你!”

    “我没有!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话不对,那我与你一同去找!只要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

    欧阳滢鼓着双腮望着他,双颊有些烫。话说出口时不觉得,说完了才现自己的心直口快,心脏不由得怦怦乱跳起来。

    南宫一伦没有感受到她的心跳,却因为她的话而微微动容了。

    这世上,仰慕他的女子何其多,却从来没有一个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从来没有一个令他有这种自己很重要,被需要的感觉。

    他动了动唇,居然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寂静的夜,浓浓的雾,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

    半晌后,南宫一伦终于反应过来,别过眼去道:“你受伤了,本少爷先替你上药吧!”

    欧阳滢抬手摸摸脸上的划伤,又看看手背上的血痕,这才感觉到伤口上有些疼。

    “不要紧,都是些小伤。”她道。

    南宫一伦挑眉,“难道你没现自己的左脚崴了?”

    闻言,欧阳滢颦眉看看自己的左脚,静了静道:“我……我知道。”

    南宫一伦又重重吐了口气,暗自摇了摇头,心道: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又蠢又笨又令人心烦的丫头!

    他一把抓过她的手臂,将她拽到巨石边上,压着她的肩膀令她坐下,替她脱下左脚上的绿色绣云鞋,隔着雪白长袜捏了捏她已经肿了的脚踝。

    欧阳滢痛得倒吸一口冷气,略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的脚。

    南宫一伦道:“还好没伤到骨头。”说罢便放轻力道认真地帮她揉起来。

    欧阳滢偷偷看着他的侧脸,滚烫的脸上羞得鲜红欲滴。

    “南……南宫少爷,对不起……”

    南宫一伦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欧阳滢又道:“我知道自己没用,不应该逞强接了擒王会的榜。我也知道你很讨厌我,等出了婆罗岭,我就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手上的动作微微滞了滞,南宫一伦轻嗤一声,“那就好!”

    他放开她的脚,从空间尾戒中取出一支药瓶来,伸指舀出一点药膏,涂到她脸颊的伤痕上。欧阳滢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红到了耳根的脸愈加滚烫起来。

    南宫一伦感受到她炙热的目光,不由停下了涂抹的动作,一把将药瓶重重放到她手中道:“自己上药!”

    说完便兀自坐到了巨石的背面。

    欧阳滢怔了怔,又转头朝巨石后的方向看了眼,心绪说不出来的低落。

    她愣愣地对着手中的药瓶看了会儿,轻轻开口道:“南宫少爷……为何要揭擒王会的榜?”

    靠在巨石背后的南宫一伦微微朝旁斜了一眼,没有应声。

    过了半晌,就在欧阳滢以为南宫一伦不会再作答时,他竟然缓缓开口了。

    “为了我的母亲。”

    听到这样的回答,欧阳滢有些好奇。衢仙城中众所周知,南宫家族的家主夫人在南宫二少爷很小的时候便已仙逝,如今已时隔多年,揭这个榜对南宫夫人会有什么意义呢?

    然而,南宫一伦只说了这样一句便不再说下去了,欧阳滢也不敢再追问,她不想让南宫一伦更加讨厌她。

    “南宫少爷一定很想念南宫夫人吧?”她问。问了半晌未听到回答,不禁觉得有些尴尬,兀自道:“我也很想念我的母亲,可……我连母亲的样子都已经不记得了。虽然心中常常假想母亲是活着的,但又觉得母亲走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

    “额?”欧阳滢对南宫一伦的突然答话有些意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会觉得母亲不在是一件好事?”南宫一伦觉得欧阳滢的话令人有些匪夷所思,哪一个孩子会不希望母亲在身边爱自己,保护自己?

    “因为她不在,就不会听见那些闲杂人等的闲言碎语,不会听见那些人冠冕堂皇的指责与构陷,不会听见那些难以入耳的侮辱与唾骂。我很庆幸,她不在。”

    听着欧阳滢的低言细语,她话中透着的淡淡忧伤令他不知不觉间心生触动,他差点忘了,她是个私生女。作为一个在家族中受人唾弃的私生女,长这么大,背负的东西一定很多吧?

    如果换做是他,他一定会痛恨自己的母亲,恨她与人做了苟且之事,名不正言不顺地将他生了下来,活在这世上忍受屈辱。可是她却没有。

    从她的言语中听不出半分怨恨,只有保护。

    他忽然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另外还有些心疼与怜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