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无聊争执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无聊争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莫名地开始反省,觉得自己不该那样站在自己的高度去低看她,鄙夷她,还拿她的身份地位来嘲讽打击她。

    他站起身来走到巨石前,坐到她身边,侧头凝视了她半会儿道:“之前过的伤害过你的话,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啊。”

    欧阳滢有些受宠若惊,更不明所以,“南宫少爷为什么要道歉,我从来没有责怪过南宫少爷。”

    “正是因为你从来不曾责怪,我才心中有愧。我跟你啊,做人可不能太弱,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越是弱,别人便越觉得你好欺负。私生女又如何?一样是好端端的丫头。绝不能自己把自己看轻了。”

    没想到南宫一伦会对自己出这样一番话来,欧阳滢抬眼瞧向他,惊了半晌。

    “谢……谢谢南宫少爷,南宫少爷的话,我记住了。”

    南宫一伦弯唇笑了笑,对于欧阳滢感激的眼神,心中竟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南宫少爷,先前那个喊救命的人,你见着了么?”欧阳滢问。

    南宫一伦点点头,眼神沉了下去,“当我赶到的时候,只见到了一具尸体,已经面目全非。”

    欧阳滢闻言,一阵头皮麻,不禁朝他们所出的四周扫望了一眼,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南宫少爷,你这附近会不会也有很多妖物正蛰伏着,等着将我们撕成碎片?”

    “不会的,你放心吧!”

    “为何会如此肯定?”

    “我也不知道。”想了想,南宫一伦道:“我之所以带你来这里,是因为我现越是接近山顶,妖物越少,我也不知道是何道理。等找到了文君,我们便可上去一探究竟。”

    欧阳滢点点头,含情脉脉地偷看了他一眼,又连忙收回来,低下头,嘴角偷偷弯起一抹涟漪。

    不过接下来她却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话题与南宫一伦聊了,沉默了许久,只觉得尴尬无比,刚要随便找个话头,转过头来,南宫一伦却已经靠在巨石上双手枕头睡着了。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欧阳滢顿时松了口气,也不觉得那么尴尬了。

    她微微侧身面对着他,抿着的嘴微微勾着,心中既平静,又不平静。

    平静的是,她难得与人吐露自己的心事,出来后,堵塞不宁的内心竟变得前所未有地安宁,一向爱哭的她竟然没有哭。

    不平静的是,听她诉心事的竟是她一直以来倾慕之人,更难得的是,他居然一点也不嫌她烦,还主动过来开导她。

    心,忽然变得很满足。她不需要他喜欢她,只要他不嫌弃她,这样就够了。

    ……

    一夜过去,婆罗岭中的浓雾渐渐散开,第一抹晨光从山林上空洒下,透过密密麻麻的树缝洒下斑驳的影子。

    阎罗大人在婆罗岭中转了一夜,青丝与衣衫早已被雾水湿透。不过当他现这一点后,指尖一抹金光一闪即逝,衣衫与青丝便恢复成了原来干净清爽的模样,邪魅狷狂,霸气逼人。

    他抬头望了一眼婆罗岭的山巅,抬起左手,一只袖珍的赤红苍冥犬在他手心里现出形来。他从袖中取出那支装了鬼面猁獾的金瓶来给它嗅了嗅,道了声“去吧”,那苍冥犬便往前一跃,蓦地变成一条大狗,朝山巅的地方奔去。

    原本他是早就想利用苍冥犬来找出另一只鬼面猁獾的所在的,然而这婆罗岭的浓雾诡异得很,居然能让苍冥犬的嗅觉失灵,于是害得他在这该死的山林里转了一夜,顺便灭了十几只碍眼的妖物。

    此时,南宫一伦与欧阳滢也正往山下走,南宫一伦走在前面,欧阳滢则一瘸一拐地跟在后头。

    远远地,南宫一伦便看见了一身宝蓝色华服的阎罗大人,心中不禁倍感疑惑,面对面地走了下去,停在了阎罗大人的身前,审视了他一会儿,指着他道:“我记得你,赛花灯那夜,我见过你。”

    阎罗大人微微昂头,细长的凤眼看着他,刚要绕道前去,却被他只手拦住了,问道:“你来婆罗岭作甚,难不成你也揭了擒王会的榜?”

    阎罗大人没有耐心回答,只道:“本公子有要事在身,烦请南宫少爷让道,否则,本公子可就不客气了。”

    南宫一伦放下手来,目送他擦身而过后,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身问道:“我记得你认得欧阳府十姐,方才走来时,可有碰见她?”

    听到关于凤九鸢的话,阎罗大人不自觉顿住了脚步,他记得这子好像是喜欢凤九鸢的,转过身来道:“碰见了,她婆罗岭太危险,已经回去了。”

    “啊?”南宫一伦震惊了一下,见阎罗大人又转身走了,忙不迭跟了上去,“你骗人,文君才不是个半途而废的女子,她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她看中了白泽妖图斩,就一定会完成此次擒王会的任务!”

    欧阳滢一瘸一拐亦步亦趋地跟在南宫一伦的身后,也附和着点着头。

    阎罗大人双手负在背后,停下步子来,眯眼面向南宫一伦,“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表现出一副很了解她的样子?我她回去了,她就是回去了!”

    “不可能,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我当然了解她!她绝非一个临阵逃脱、贪生怕死的女子。”南宫一伦边跟着他走边与他争执着。

    “很好的朋友,能有多好?她怎生从未在本公子面前提及过你?”

    “你跟她很熟吗?”

    “当然!”

    “那你跟她是何关系?”

    “这用得着你管吗?”

    “当然用得着,我可是她的结拜大哥!”

    ……

    欧阳滢跟在他们身后听着他们的争论,左右没听出个关键来,心中急得直冒烟。要知道,方才她与南宫一伦是准备去找她的文君姐姐的,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南宫少爷与那个来历不明的男子争执着一个不必要的话题,完全忘了去找文君姐姐才是正事。最气人的是,两个人争得起劲,她根本就插不进话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