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姓甚名谁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姓甚名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欧阳滢手扶着巨石在一旁心惊地看着他们飞天遁地,就见那五人中的一人放出一只飞貂来,闪电一般冲向空中的南宫一伦!

    此时,巨大石剑的隐阵中,阎罗大人正在一片黑暗之处行走着,这飘虚的四周,悬浮着一块块碎裂的巨石,巨石上刻着符文,符文上的光芒若隐若现。

    他放开视线望向远处的一块巨石平台,身影眨眼间便沿着碎石一路走了上去。

    平台上躺着一具被一把阔剑贯穿的妖躯,浑身黑气萦绕,没有毛,一颗皮肤褶皱分不出是雌是雄的头颅上,同样生着凹凸不平的褐色疙瘩。眼窝深深地凹陷进去,似是沉睡着。

    这样貌,与他捕捉的那只鬼面猁獾极为相似,不用猜,这应当就是那只鬼面猁獾的母体。

    他刚要伸手过去,忽然又停了下来,狭长的凤眼盯着深深刺入这只鬼面猁獾身体里的利剑——这剑的凹槽里有符文在窜动,那些符文穿过这鬼面猁獾的身体,又连接上地面上所刻的一圈符文,将这鬼面猁獾封印在此,等闲触碰不得。

    若是他要取出这只鬼面猁獾的胆,势必要拔掉这把剑,据古籍记载,鬼面猁獾因其亦妖亦魔的特质,只要达到一定的修为,灵魂可以不死。既然有人将其封印却未屠杀,那便明这只鬼面猁獾已经达到了那个境界,他若贸然拔出此剑,稍有不慎,恐就会给凡间带来一场腥风血雨。

    巨石剑阵外,南宫一伦忽然被击落到地,狠狠撞到一块巨石上,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而那五名修士已经有两人身亡,眼看其中一人已经执起法器追击过来,欧阳滢连忙御风挡到他身前,一道利光横扫过来,血影飘起的同时,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她猛然摔倒在地,因承受不了剧痛与黑暗的猛然冲击,昏厥过去。

    “欧阳滢!”南宫一伦狼狈地爬起身来,正要朝欧阳滢走过去,那剩下的三名修士眼底杀意狂卷,齐齐攻去!

    “砰!”

    一声巨响,罡风四起!

    修士们的法器就在即将刺穿南宫一伦的身体之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拦截并猛地反弹回去,其中一人被刺中身亡。

    大风停下,欧阳家族大长老欧阳昊的的身影出现在了巨石林里。

    他将欧阳姝放到一边,朝前走了几步,锐利的眼紧锁着剩下的那两名修士,二话不,祭出宝剑便击杀起来!

    南宫一伦跌跌撞撞地走到欧阳滢身边蹲下,将她心翼翼地抱起来探了探她的鼻息,俊眉深皱,泪光里是深深的自责。

    他颤抖地从空间尾戒中取出一支药瓶来,倒了一粒褐色的丹药给她服下,将她心翼翼地拖到一边,摸了摸她的头,心里颤道:“本少爷向你承诺,绝不会让你有事!绝对不会!”

    他转头看向突然冒出来的欧阳昊,如今那两名修士已然受伤,再加上修为与欧阳昊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三下五除二的,便一一被欧阳昊撂倒在地,一剑一个给宰杀了。

    收回宝剑,欧阳昊并不理会重伤的南宫一伦,甚至连看都不看上一眼,便开始去观察空地中央的巨石剑。

    ……

    巨石剑阵里,阎罗大人伸手握住了封印鬼面猁獾的阔剑剑柄,五指收紧的同时,一阵金光从指缝中乍泄出来,沿着剑柄爬向剑身,跟着剑身上的符文穿过鬼面猁獾的身躯抵达地面,不过几息,巨剑封印骤然瓦解!

    伴着一道清脆的剑鸣,他将阔剑抽出了鬼面猁獾体内,一阵黑气迅地从鬼面猁獾体内窜逃出来!他凤眼微促,扔掉阔剑,右手手心金光一闪,那支收服过另一只鬼面猁獾的金瓶再次出现,瓶塞飞离瓶口的同时,左手不疾不徐地捏起了一个印伽,一串法诀念出,那逃窜的黑气便被一阵金光束缚,往金瓶中钻来。

    待到收服,他塞好瓶塞,将金瓶纳入袖中,右手一张,那阔剑便又回到了他手中。

    他看准位置提剑一挥,一阵刚猛的剑气泛出,将鬼面猁獾的身躯一斩为二,一颗如同心脏一般鲜红的妖胆顿时飞溅出来,被他堪堪接入了手中。

    他心翼翼地握住妖胆,对药灵道:“鬼面猁獾的胆已经拿到,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进来吧!”药灵沉声道,指间一丝银蓝色的神力飞出,空间之门立刻便出现在了阎罗大人身前,早已心急如焚的他立刻便抬脚跨了进去。

    他跟着以前的记忆绕过药圃,走过田埂,穿过果林,来到药灵所在的那棵老树边,见凤九鸢就躺在药灵身边,心中一紧便要走过去。

    忽然一阵无名之风猛烈而起,将老树上的树叶卷为一团,形成一堵强挡在了阎罗大人身前,药灵道:“将胆交给我,你便可以走了。”

    阎罗大人皱起了眉,虽心中极为抵触,却并未反抗,而是乖乖伸出手来,让猩红的妖胆飞进风墙,入了药灵的手。

    转身刚要走,药灵道:“等等。”

    阎罗大人顿足,不知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想干什么。

    “谢谢你。”

    阎罗大人微惊,转过身来看向药灵。此时,那堵风墙已经无声无息地坠地消失。

    药灵掀起眼睑瞥向他,“不光是为了九儿。”

    “甚么意思?”

    药灵收回目光,手中泛起片银蓝色的光来,带着妖胆轻轻覆盖到凤九鸢的身上,没过多时,那妖丹便渐渐渗透到凤九鸢的身体里。她的唇微微张开来,吐出一丝猩黑色的气息,那猩黑色的气息遇到空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收回手来,道:“做了一万多年的阎罗王,你可还记得自己姓甚名谁?”

    无端端的,药灵竟问出这样一句话来,阎罗大人心中甚是困惑,下意识地去回想自己叫什么名字。

    只是,做鬼府之王太久,别人对他的称呼除了“阎罗”便只有“王”,从未有人问起过他在飞升之前叫什么,更不会有人记得。时间太久,就到连他自己竟都忘了。

    “想不起来了?”药灵仍是一脸古井无波,“回去好好想想罢。”

    阎罗大人不一语地看了看他,目光又落到沉睡了一般的凤九鸢身上,竟然没有出疑问便转身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