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泽钰上神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泽钰上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出了空间后阎罗大人才反应过来,心中一阵气愤,总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人训了一顿似的,那人是谁?凭什么对他如此话?!

    不过他心中更为困惑的是,为什么空间里的那个人他越看越觉似曾相识?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何要问他如此奇怪的问题?

    他手轻轻一抬,那柄封印过鬼面猁獾的阔剑便飞进他的手中,消失不见了。

    巨石剑阵外,欧阳昊手中已经酝酿起了一股醇厚的真元力,南宫一伦刚要开口阻拦,巨石剑里便走出来一人。

    前脚才刚踏上实地,后脚那巨石剑便瞬间塌了下来!

    欧阳昊见状,往后飞离一丈多远,南宫一伦连忙聚起真气,阻挡住溅来的碎石。而阎罗大人,只是不疾不徐地往前走着,浑身一阵隐隐金光环绕,那些碎石根本就靠近不了他。

    他瞥了一眼欧阳昊,道:“你们要找的剑我已经拿了,都回去罢!”

    罢,脚底一阵清风卷起,青丝衣摆飞舞间,袖袍一挥,负起手来飞上空中,再看时,只见一点残影飞入云里,不多时便完全看不见了。

    欧阳昊双眼怔地望着天空,一时间竟讶异得不出话来,喃喃道:“刚才那气息,是上仙……?”

    而南宫一伦更是诧异,正垂眸思索间,耳廓依然一动,敏锐地看向山下,对欧阳昊道:“不好,群妖攻上来了!”

    也就是在这时,他身边的十字匕忽然晃动起来,一声清鸣,飞上空中稳稳地悬浮着。

    他心中一喜,飞行法器竟可以用了!

    思及此,立刻将欧阳滢抱起来,飞身踏上法器,绝尘而去!

    欧阳昊望了一眼他消失的方向,也立刻祭出自己的飞行法器来,一手将欧阳姝提起飞了上去,在群妖攻上山顶前逃之夭夭了。

    是夜,红灯黑瓦,高月无声。

    鬼仙圣医秋灵的居所里,凤九鸢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阎罗大人则坐在院子里,借着月光细细端详着凤九鸢的那枚空间指环。

    “我曾经是谁?我叫什么名字?”他反复在脑子里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秋灵从屋子里走出来,远远地候着,不敢过去搅扰。

    不知道为什么,这枚指环拿在手中,心中竟会生出一种微妙的不可明述的感觉,这种感觉若有若无,放开了便感受不到,拿在手心里时,这种感觉又会回来。

    真是奇怪。

    “你可知泽钰上神?”空间里的药灵突然出声道。

    阎罗大人愣了一下,道:“听过,可惜不曾亲睹其尊容。听他九万年前因犯神诫,被打下了九重天。”

    “那你可知道他的故事?”

    “五百年飞仙,五千年成神,乃是修士中的奇迹。听只要他在的战场,无不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不过万年便跻身为天界第二战神,乃是神界中的神话。”

    “神话……”药灵似是笑了一下,“神话终归是陨落了,而今成了一个愚钝的仙,只知盲从天神之命,护卫芸芸众生,却忘了自我。”

    药灵的话太过深奥,阎罗大人完全听不明白,刚要出疑问,药灵继续道:“你可知你为何修行上万年,却总跨越不了神的级别?你可又知,一个仙的级别,是根本不配做鬼府之王的。你是否有思考过这些问题?”

    阎罗大人闻言,正了正色,“这两个问题很简单,吾很清楚自己的资质,吾之所以跨越不了神的级别,乃是资质愚钝所致。而之所以成为鬼府之王,乃是因万年前吾刚飞升入仙,正值鬼妖两界为争夺地界而大乱,吾有幸以谋略将妖族从鬼族地界内驱逐出去,因而被神看重,赐封为鬼府之王。”

    完之后,他又觉得内心有些不畅快,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向这个空间里的阶下囚作诸多解释。

    药灵出一声朗笑,笑声里似乎带着看破红尘的苦涩。笑声落幕后便沉默了下来,不再与阎罗大人交谈。

    凤九鸢是次日清晨醒来的,醒来时秋灵身边的童正好端了盆热水进来,站在屏风外道:“凤姑娘,您醒了?”

    原本正睁着眼睛对着帷帐愣的凤九鸢闻声坐起身来,只觉得这里有几分熟悉,还有这童的声音……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穿着亵衣就出了屏风,当看到立在屋中的童时,当即恍悟过来,原来这里是鬼仙圣医的居所?

    童看了看她,将热水盆置放到洗脸的架子上便出去了。

    她杵在原地,心中困惑不已,明明自己还在婆罗岭中寻找擒王会悬赏的那把剑的,怎么这会儿却回到衢仙城中了?中间究竟生了什么,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此处为秋灵的居所,难道……是阎罗大人带自己回来的?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想必问问阎罗大人就知道了。

    她回头看了眼挂在屏风上的衣衫,拿下来穿上,走到洗脸的架子前,撸了袖子准备洗把脸。她缓缓将手伸进水里试了试水温,目光接触到光秃秃的手腕,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脑子一跳,一阵大惊,脸都没洗便连忙跑出了屋子!

    院子里,秋灵正拿着一把黑色的阔剑端详来端详去,童则默不作声地侍在一旁看着。

    凤九鸢跑出去急切地问道:“圣医,阎罗大人呢?”

    秋灵转头看向她,将剑递了过来,“阎公子让我将此太灵剑交与姑娘后,便走了。”

    “回地府了?”

    “这个……他并未交代。”

    闻言,凤九鸢心中惶然不安,摸着空空的手腕,眼中蒙起一层雾气,道:“我的指环,是他拿了吗?”

    她想,指环是套在药灵送她的骨镯上的,以药灵的力量,是没有人可以从她的手上将骨镯取下的,除了阎罗王。

    然而秋灵只是摇摇头。

    “你真的不知道?”凤九鸢睁大眼满含期许地看着他,他再次摇了摇头。

    凤九鸢恛惶无措地就要往院门跑去,秋灵道:“凤姑娘,你的剑。”

    止住步子,凤九鸢转身将剑取来放进储物戒中后,急匆匆地便朝外跑去了。

    秋灵别有深意地望着凤九鸢消失的门口,门扉被凤九鸢开得太猛,人都走了一会儿,还在摇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