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火烧火燎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火烧火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连忙朝周围望了一圈,却分辨不出声音是从哪儿飘过来的。

    “娴儿,你在哪儿?”她大声喊道。

    大长老也仔细听辨着方位,生怕漏掉一点什么。

    可是话问出去半晌,却无人答话。凤九鸢又喊了几声“娴儿”,依然无人应答。

    而地狱锁魂图外,欧阳松已经到达了第九层,他睁大眼看向地狱锁魂图上被白泽妖图斩打开的缺口,促狭了双眼,眼中厉光更盛。

    待看清缺口上的法器后,不禁眼角一跳,“白泽妖图斩?!这不是擒王会的彩头吗?”

    擒王会作为一年一度的悬赏大会,一旦有谁赢得此次悬赏彩头,不到一日便会闹得满城皆知,此刻除了一日都未曾走出明华园中的五老爷与五夫人,恐怕这衢仙城中就没有谁不知道,最后赢得这彩头的,便是欧阳府十小姐欧阳文君了。

    他眯眼沉思了一会儿,抬手运起一股醇厚的真元力,那真元力缓缓覆上白泽妖图斩,不过片刻,便将那白泽妖图斩从地狱锁魂图上收了回来。

    他冷冷一笑,“那个丫头还有帮手吧?哼,好好在里面享受,永远也别想出来了!”

    就在白泽妖图斩被取下的一瞬间,大长老与凤九鸢所在的空间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就像是顷刻间倒了过来一般,两人一兽陡然间往高处坠落而去!

    凤九鸢没来得及反应,“砰”的一声重重砸落到地上,而大长老则反应机敏,眼见头顶即将着地,袖袍一挥,一股罡风落地,将他反托上空中,一个旋身,缓缓踏到地面上。与此同时,他的枭鹰也正好撞到地上,“砰”的一声,像是撞懵了,半晌没了动静。

    “咳咳!”凤九鸢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缓了好一会儿才颦着黛眉坐起身来。

    “姐姐?”

    一道声音从她的右边传过来,她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立着一个影子,除了一双没有瞳仁且泛出月色光芒的眼睛,便什么也见不到了。

    一旁的大长老警惕地防备着,却没有立刻进攻,因为另一边,他也看到了另外一个影子,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被封住了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影子。父子之间的感应令他变得异常灵敏。

    凤九鸢取出火灵石,在灵力的催动下,火灵石渐渐放出光芒来。

    她缓缓走过去,看向那个漂浮着的月魂妖。

    她黑色的丝自头顶服帖地垂到腰际,仍然是一双属于人类的耳朵,可眼睛却是月魂妖的眼睛。

    然而,凤九鸢走到一半,当看清那月魂妖身上捆缚着的细丝一般的黑色藤蔓时,陡然停了下来!

    她低头看向脚下的万丈裂缝,这才现这个空间充满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地面上都是黑色焦土,寸草不生,就如同刚经历过一场烽火大战,四处都被焚焦了一般。

    地面上竖满了影子,每一个影子都被同样的黑色藤蔓囚困着,有的已经裹成了一个粽子,有的已经裹成了坟头。他们似是非常痛苦,出一阵阵微弱却瘆人的哀呼与丧嚎。

    “你是娴儿?”凤九鸢轻声问出口。

    “姐姐,我是娴儿!”娴儿带着哭腔道,挣扎了一下,脚底下便又生出了更多的黑色藤蔓,从她的小腿往上爬,爬到头顶,将她的嘴给封了起来。

    “娴儿!”凤九鸢心中一紧,刚欲飞身过去,就觉脚底有异。低眼看去,只见他们所站的地面上一阵黑烟燃起,一束黑色的细藤抽丝一般从土里钻出来,以肉眼可见的度攀上了她的腿!

    “大长老,小心脚底!”凤九鸢喊了一声,真火一出,焚向脚边!

    然而,脚边的黑藤才刚焚毁,地底又冒出了更多的黑藤!

    凤九鸢腾空躲过,腰间的沉渊剑倏然出鞘,伴随着剑的嗡鸣,在黑藤中飞行穿梭起来,寒锋所过之处,一斩便是一大片。

    大长老的灵兽枭鹰一声长啸,展翅飞入空中,然而还不待大长老飞上它的背,那些黑藤便像长了眼睛一般,不一会儿的功夫便也爬上空中,哧溜溜地将枭鹰绑了个结实,押回了地面。

    刚开始,凤九鸢还是应付得绰绰有余,但时间一久,便开始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娴儿在一旁干着急地看着,看着凤九鸢的剑被黑藤吞没,紧接着像病毒一般快地缠上她的手,以及整个身子。

    凤九鸢挣扎了几下,脚底又涌出了更多的黑藤,便越动弹不得了。

    “敕儿!”这边,大长老不停地想要摆脱那些缠人的黑藤,可每一次刚飞到半空,还未落到欧阳敕的魂魄面前,便又被黑藤缠住!那些黑藤跟着他的身影层出不穷地从地底冒出来,他往东,它们则往东,他往西,它们则往西,烧不尽,斩不绝!

    地狱锁魂图里所蕴含的力量由画下此图的人来决定,它所能挥的最大力量至少是画图之人的两倍。而欧阳松是衢仙城中整个欧阳家族里实力最强之人,就连天资聪颖的四老爷欧阳剑清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说大长老欧阳昊了。

    大长老自是很清楚这个道理,进来前他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能见自己儿子一面,即便是死,也值了。

    见凤九鸢被困,他袍袖挥舞间一剑劈过去!刚烈的剑气猛然肆虐,将捆缚着凤九鸢的黑藤砍得四分五裂!紧接着,他立刻便落到了凤九鸢身边,手中结起印伽撑起了一个结界道:“文君侄女儿,你怎么样了?”

    凤九鸢扯出钻进耳朵里的一根黑藤,将其焚成了黑灰,一时间腿一软,撑着沉渊剑跪在了地上,一手捧住腹部,不过多时便大汗淋漓。

    “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此藤有毒?”大长老道,结界外,细如丝麻的黑藤将结界一层又一层地将结界裹了起来,不停地挤压着。

    凤九鸢只觉得腹部火烧火燎,却紧咬了唇,摇摇头道:“没事,我没中毒。”

    她狼狈地盘坐下来,将沉渊剑放到一边,双手捏了个印伽放到双膝上,开始阖目调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