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口出狂言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口出狂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告诉我,你昨夜去了哪儿?”他身躯微微朝前倾着,摄人的双目令人不敢鄙视。.

    而凤九鸢却偏偏就敢坦然直视,不疾不徐道:“昨夜侄女儿出门如厕时恰好听闻后山塔楼倒塌的声音,便想着去看看。回院子后便一直都在房中休憩,我院子里的两个丫鬟可以作证。”

    “好!那你说说这个是怎么回事!”“啪”的一声,欧阳松将一柄银白色的圆盘法器重重搁到桌上,将一旁的五老爷与五夫人吓得双双一震。

    “白泽妖图斩?”五老爷惊道,紧接着又看向凤九鸢。今晨听下人说,此次擒王会中夺得彩头的竟是自己的闺女欧阳文君,刚开始他还不信,明明她说的是去仙云寺祈福,什么时候又去了危险的婆罗岭?只是尚未来得及去问明白,家主便上门来了。

    凤九鸢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看了那白泽妖图斩一眼,“没想到侄女儿遗落的白泽妖图斩竟被二伯伯给拾到了,多谢二伯伯送过来!”

    “遗落?这白泽妖图斩可是我在后山塔楼的废墟中找到的,如此说来,摧毁塔楼的便是你了?塔楼作为尊祖建立家族的标志,毁坏之便是犯了家族的头号重罪!必须承受家族中一等罪罚,并以死来恕罪!”

    五老爷瞪大眼站起身来,五夫人惶恐地看看凤九鸢,膝盖一软,跪下求道:“弟妹请求家主从轻责罚!”

    五老爷浑身都有些颤抖。塔楼是尊祖开族之初建的不错,可族中从未有过毁坏塔楼便要以命相抵的规矩,这个欧阳松竟如此歹毒,竟要置他们的闺女于死地!

    他攒紧拳头来怒瞪着欧阳松,却在与欧阳松片刻的对视后,膝盖一屈,与五夫人一样跪了下来,“求二哥,留文君一条命,她可是你的侄女儿啊!”

    凤九鸢眼睑微颤,微微掀动眼睑看向地上的两位长者,她一直都在欺骗他们,却没想到他们竟为了她,向欧阳松下跪。

    她想对他们说,不要跪这个麻木不仁、心狠手辣的人,他杀了你们的大哥啊!

    可是她不能说,五老爷五夫人本就在家族中最受人歧视的一对,若是知道了这些,恐怕命将不保矣。

    “爹,娘,文君对不起你们,你们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女儿。”她眉心里打着结,将他们的颤抖不安的身躯深深地看进眼底。

    抬起头时,眉心已经舒展,对欧阳松道:“二伯伯,不如我跟您打个赌,赌这次是您赢,还是我赢。”她微微勾起唇来。

    欧阳松促狭了眼,不知这丫头哪里来的自信,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如此张狂!听她这话的意思,难道她什么都知道了?或者,只是单纯地赌她死不死得了?

    不过,这个丫头还真是不简单哪,他布下的地狱锁魂图,进去过的人比她修为高的比比皆是,就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从里面走出来的,可她不仅从里面出来了,还跃上了筑基期!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与她一同进去帮她的,又是谁?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不过我倒是有兴听听你的赌注。”

    凤九鸢的唇勾得更深了,一手拂住袖子,一手缓缓抬起手指轻轻指向他,“就赌……你的命。”

    在场之人皆为一震,五老爷厉声道:“文君,放肆!还不快向家主赔罪!”

    “文君啊,你……是不是昨夜未睡好,怎么能胡言乱语呢?”五夫人急急道。

    “好大的胆子!”欧阳松拍案而起,“来人!将这家族罪人拖去囚仙池,择日凌迟!”

    话刚落音,欧阳松带来的两个奴才便一左一右将凤九鸢给扣住了,他身边的老仆姜士鄙夷地扫了一眼慌张的五老爷与五夫人,对那两个奴才道:“走!”说罢便率先出了门。

    “文君!文君啊!”五夫人哭趴在了地上,五老爷将她扶住,与欧阳松对视一眼,却没再说个“求”字,因为他知道,这次,欧阳松是真的对他们的闺女动杀心了。文君这次,一定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亦或是,知道了什么他见不得人的秘密?

    待欧阳松走后,五老爷扶着五夫人从地上站起来。

    “老爷,怎么办啊?文君可怎么办啊?若是当初我们不认她回来,她就不会犯了如此大错,如今……如今可怎生是好啊?”五夫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五老爷在门口往外瞧了一眼,见欧阳松已经走远,低声对五夫人道:“夫人,看来为今之计,我们只要去找四哥帮忙了。”

    五夫人抹了把泪,连连点头道:“这个家族中,也就只有四哥肯帮我们了。”

    一刻钟后,景华园欧阳剑清的书房中,五老爷与五夫人将早上明华园中生的一切告知了四老爷欧阳剑清,站在欧阳剑清身边的四夫人颦了颦,与欧阳剑清对视了一眼,若有所思。

    门外,四老爷的三个儿子欧阳宇、欧阳靖与欧阳铭在门外偷偷听着,听完之后,各个一脸凝重,再打算继续偷听,雕花门上倏然间伸出一片长刺来,将三人吓了一跳,知道是被自己父亲现了,于是悻悻地出了院子。

    房间里,欧阳剑清手指只是轻轻一动,那门上的木刺便隐进了门里,他朝五老爷与五夫人道:“五弟与五弟妹莫急,我会尽快想到办法,弄清楚真相,若是文君侄女儿无罪,我会尽量保她无事。若是有罪……我尽量保她一条命吧。”

    五老爷与五夫人一阵激动,双双连连道:“多谢四哥!”

    “且先莫要言谢,我也只能尽力试试,要知道,二哥不比大哥……”

    “我知道。”五老爷眼含热泪,“那就拜托四哥了!”

    他与夫人对视了一眼,刚欲双双跪下行礼相谢,四夫人见状,香袖一挥,一股清风阻住两人膝盖下跪的趋势。四夫人道:“五弟与五弟妹切莫行此大礼,文君那丫头我与剑清都很是瞧得来,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