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偷取符箓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偷取符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五夫人点点头,“谢谢四嫂,谢谢四哥!”

    四夫人微微莞尔颔首,目送两人千恩万谢后出得门去。

    她侧头温柔地看向欧阳剑清,道:“老爷,这个恐怕是查不清的吧?二哥想要杀的人,就从来没有活下来的。”

    欧阳剑清眉色凝重地走了两步,缓缓从袖中取出一根雪白的羽毛来,道:“此尾羽乃是我在后山塔楼的废墟中找到的。”

    四夫人将那羽毛拿在手中仔细审视了一番,眼底一惊,“这……是枭鹰的羽毛!”

    “不错。这说明塔楼倾塌前,大长老也去过那儿。如果君侄女确实去过后山塔楼,那打个比方,如果说她是与大长老一起去的呢?”欧阳剑清道。

    四夫人闻言,开始推敲起来,“大长老去塔楼,有足够的原因,可君去那儿作甚?”

    “去那儿做什么,暂时还无法猜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一定知道了什么,否则家主为何要急于置她于死地?”

    “你是说……她有可能知道了什么宁华园中我们所不知道的事?”

    “是啊,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家主要杀她的理由。”

    听此一分析,四夫人抬眼定定地看住他,“如此的话,我们更要保住那丫头了。”

    “不错。另外,大长老可能也知道了些什么,只要他肯告诉我们,一切也就明了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不,现在去太惹人注目,上回闯入宁华园差点就被家主发现,他一直都在暗暗监视着我,不可明目张胆。”

    “那……我们只有夜半偷偷去访了。”

    欧阳剑清点点头,缓缓凝眉看向屋外……

    ……

    兰华园。

    二夫人刚走进寝房,一丝黑雾便跟着钻了进去,在她身后悄无声息地飞了一圈,化作一颗头颅的模样汇聚到她身前,道:“考虑得如何了,灵兰花精?”

    二夫人见到他,怔忡了一下,连忙反身掩紧了门,压制下内心的不平静,垂下闪烁不定的眼睛,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再给你一点时间?我也想,可我给了你太多时间,这回还真是给不起了。”

    他又飞到她的身侧,凑近了她的耳朵道:“欧阳松正在回兰华园的路上,约摸还有半盏茶的功夫便能走入兰华园的大门,在他入门之前你若是还不行动,我便将你与他所有的秘密都一字不漏地宣扬出去。”

    他一阵邪笑,继续道:“真想看看到时候你与他的下场究竟有多惨。毕竟,欧阳松虽然做了一百多年的家主,可欧阳禹东才是欧阳家族中人真正的家主。”

    “你!”二夫人不知是气的还是害怕的,身子除了发抖,还莫名地燥热,以至于口干舌燥。

    她走到桌边,抑制住玉手的颤抖,为自己倒了杯水润了润喉。

    趁她心绪极度不宁,防御最为薄弱之时,诛玹再次飞到她颈边,用低沉勾魂的声音道:“打开封印的法器就藏在欧阳松房的密室里,只要取到他身上的钥匙,便能将它拿出来,你轻而易举便能做到……只要你打开封印,我定会走得远远儿的,永远为你们保守秘密……”

    二夫人目光一颤,整个人像是着了魔一般,待诛玹静悄悄地快速消失后,眼中的光芒又恢复了正常,转身看向正推开房门的欧阳松,僵硬的脸庞立刻便挂起一脸笑来,“老爷,你回来了。”

    欧阳松并未发现她方才一瞬的不正常,点点头,结果她为他倒的茶饮了一口,又递回到她手中。

    “怎么样了?”她问道,“那丫头承认了么?”

    欧阳松轻哼一声坐到桌边,“她承不承认都篡改不了毁了塔楼的事实,想跟我作对,是找死。”

    二夫人搁下茶杯,走到他身后为他按起肩来,低眼偷偷瞧了眼他的腰间玉带,长长的指甲不着痕迹地划过他的衣领,那衣领立时便出现了一道口子。

    她惊道:“哎呀,老爷,你这是在哪儿弄的,这领子怎么破了?”

    欧阳松闻言,挑眉侧头去看,“是吗?”

    二夫人装作仔细看了看,“我看这件衣服还是别穿了,先换下来,待会儿我去坊市为老爷订做一件新的。”

    “行。”

    欧阳松站起身,来到隔间的屏风后,将腰间的玉带解了下来搭到屏风上,脱了外套下来。

    二夫人将一件干净的外衫拿来给他套上,整理好,又伸手将屏风上的玉带拿了下来,走到他身后,手指悄悄伸进玉带所携的储物空间里,微微一勾,便有什么滑进了她的袖子里。

    她将玉带温柔地套进欧阳松的腰间,扣好,又转到他身前为他整了整衣襟,“好了。”

    欧阳松理了理自己的袖子,道:“我要去一趟紫霞堂,今日我便会联合长老们去请紫雷缚。”顿了顿,他又道:“……与那丫头一同进入后山塔楼的,恐怕就是我欧阳家族之人吧?”

    “老爷怀疑谁?”

    “你说在欧阳家族中最想进入后山塔楼的,还能有谁?”

    “老爷怀疑大长老?”

    欧阳松走出屏风,“这个欧阳昊,隐忍多年,终于有所行动了!此次,我要将一切不服从我之人一网打尽。”

    他又眯了眯眼,眼中带着迷惑,“直觉告诉我,这个欧阳君一定是冒充的,只是,她混入欧阳府究竟是何目的?还有,为何那个叫娴儿的丫头会突然失踪?这其中一定另藏蹊跷!看来在凌迟之前,还得好好逼问逼问她。”

    说罢,朝房外走去。

    二夫人送到房门口,待欧阳松走得看不见了,眼中微波一闪,迈着步子朝欧阳松的房走去。

    她沿着回廊往前走到尽头,朝四周看了看,见四周无人,轻轻推开房的门,走进去,反身掩好。

    她来到房东边的一排玉器架子前,轻手一挥,一阵灵力挥出,那架子便缓缓往一旁挪去,露出一道门来。她从袖中取出一把圆形钥匙,插入门上的圆孔中,往右一拧,门便应声而开了。

    <!--gen3-1-2-110-9367-247018086-1490973235-->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