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老三出事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老三出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然不嫌弃!虽然有些旧了,却是干净的,总比我那身臭烘烘的好!”

    老二闻言笑了,露出一口皓白的齿来,“对了,我们的米已经差不多舂好了,再晚点儿便可下锅了!”

    “好!我正好肚子饿了呢!”她嬉笑着走出小堂屋,来到老大边上看他舂米。洗了澡之后的凤九鸢一身清爽,老大不由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对着他一笑,原本五大三粗不拘小节的人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来,唤了一声“凤姑娘”便拘谨地不敢再出声。

    老妇人坐在一旁用簸箕筛着谷壳,看看凤九鸢之后,乐呵呵笑着。

    傍晚,老妇人煮了米饭,又做了几道野菜,这已经算是这些天来吃得最丰盛的一天了。只是饭已经吃完,却还不见老三回来,老妇人有些急了,催促老大道“老大,去看看老三回来没有。”

    “哎!”老大出了门,朝镇子口走去。

    然而没过多久,老大却从外面急匆匆跑回来道“娘,出事了!”

    老妇人和老二同时惊乍道“出什么事了?!”

    “跟老二一起去山里打猎的人出事了!一同进去的五个人,回来的只有一个,还满身是伤!说是遇到熊妖了!”

    “熊妖?!”老妇人顿时面色煞白,双腿一软,坐下便咳嗽起来。

    “娘!”老大老二急坏了,老大道“娘先别急,俺出去打听一下,着急镇子里几个人上山去找,兴许老三没事儿!”

    “怎么可能没事儿!”老妇人说着老眼里泛出泪花来,“我的儿啊!”说着,咳嗽愈来愈重,闷头便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娘!”老大老二慌了,凤九鸢道“快,将伯母扶上床,背后垫高一点!”

    老大老二双双将老妇人扶进屋,躺到床上后,凤九鸢下意识地伸手过去为她把了个脉,细细诊断了一下,心道今天第一次见到她时果然没看错,肺热攻心

    刚要从空间指环中掏出那枚耳坠,取点药出来,但看了看守在这里的老大老二,道“老大,伯母担心老三,你可以先去和其他丢失亲人的人们商量一下解决对错。老二,我待会儿写个方子你去抓药。”

    “凤姑娘会看病?”老二问道。

    凤九鸢点点头,“有没有纸笔?”

    “有!”老二答得干脆,立刻去了自己房间拿纸笔。

    “凤姑娘,你真能治好俺老娘?”老大问道。

    凤九鸢接过老二拿出来的纸笔,边铺到桌面上写字边道“总比你们在这儿干着急强。你们恐怕花了不少钱在伯母的病上,如果这儿的大夫能行,伯母的病又怎会恶化至此?”

    老大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如今也别无他法,只能拜托凤姑娘了!那俺先去找老三!”

    凤九鸢点点头,在老大出了门后,将写完的药方子递给老二,“快去吧!”

    老二接过药方子,刚要踏出门槛,又略有迟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出去。凤九鸢看出了他的心思,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支金钗来出了门几大步追上老二,将金钗塞进他手里道“这个,拿去当了好抓药。不用着急,我会先稳住伯母的病情。”

    老二先是推辞,见凤九鸢不肯收回,于是感激地道了几声谢,快步走出了院子。

    待老二走后,凤九鸢这才将空间里的其中一只耳坠拿出来,将里面的瓶瓶罐罐一一嗅了嗅,打开其中一只红色的玉瓶,从中倒了一颗同样是红色的丹丸来,进了房间让咳嗽不止的老妇人服下。

    “此药名为玉露丸,可清肺热止内血,暂时缓解您的咳嗽及吐血症状。”

    “谢谢你,凤姑娘!要不是你,老妇恐怕”

    服了药丸,老妇人的面色好了很多,咳嗽得也没有那么厉害了,只是呼吸还有些吃力。

    “伯母,您不要说话,此病最伤元气,属于痨病,最重养精,不可大动。因此要多休息才是。”

    “好,听你的。”老妇人皱着眉头稍稍闭上眼来,沉重地呼吸着。

    凤九鸢坐在边上看了看她,又从空间里拿出另外两支金钗来放到桌子上。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老二从外面抓药回来了。凤九鸢教了他煎药的方法,边与他煎药边交代道“往后给伯母吃的东西都不可过热,温凉为最佳。”

    老二点点头,“多谢凤姑娘!”

    “别老是多谢多谢的,你们都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她抿嘴笑笑,“对了,我在桌子上放了两支金钗,伯母这病得慢慢治,往后的药钱不少,你拿去当了,可为家里减轻些负担。”

    老二听了,甚为感动,拒绝道“凤姑娘,今日金钗当回的钱还剩很多,那两支金钗你就自己留着用吧!我们用不了那么多!”

    “给了你们就是你们的东西,如果一定要我收回,那今天我就不住你们这儿了!”凤九鸢放下手中的扇子,作势起身要走,老二连忙阻住道“好好!俺收下便是了!”

    见凤九鸢没再要走了,他又道“天色已晚,凤姑娘先去睡吧,俺娘有俺来照顾!”

    凤九鸢抿嘴一笑,“好,伯母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嗯!”

    回到房间,凤九鸢躺在床上,抬起手来看看食指上的指环,道“药灵,你说奇不奇怪,我承接了凤九鸢的医术,脑子里却没有关于她自己的任何记忆,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此时的灵药空间里,一片片闪着银光的灵气正从药灵身后的老树树冠上源源不断地往外飘着,药灵睁开眼来,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半晌,也没答话。

    凤九鸢以为药灵睡着了,便不再问,吹熄了油灯,渐渐沉睡过去。

    翌日清晨,她是被外面的嘈杂声给吵醒的。出了门,就见老妇人在哭。老二搀扶着她,满面悲戚。老大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各个都像是家里死了人似的。

    见他们好像要出门,凤九鸢赶忙过去问道“出什么事了?”

    “凤姑娘!”老二声音有些颤抖,眼睛红红的,“昨日大哥跟一群人去山上寻人,结果只抬回了几具尸体,三弟没在里头,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俺跟娘正要去看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