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别具一格有慧根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别具一格有慧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快走几步,将手中的丹药呈给了监事,监事又呈给三位真君。

    三位真君一一看过,凤九鸢有些紧张,低着头不敢审视三位真君的脸色。

    抬起头来,就见已经将鉴定结果刻在了名牌背面的真君们将名牌交给了监事,接下来,就到了所有弟子紧张的时刻,监事开始宣布丹试结果了。

    “碧霞派,尹柔,上品!”

    顿时,碧霞派所在的位置响起一片欢呼,凤九鸢看向那名生得秀丽娇俏的嫩黄衣衫的女子,头顶绾着两个姝静的环髻,从耳后扎出两束嫩黄丝绦辫着的小辫子来,正笑盈盈地看向为她欢呼的同门师姐师妹们。

    “星罗仙门,岱奇,中品!”

    “碧霞派,胡允儿,中上品!”

    “乾天宗,赵盈,下品!”

    凤九鸢急切又忐忑地听着,期待又害怕听到自己的丹药品质究竟是几等。炼丹师的丹药,一般分为七等,右下至上依次为下下品,下品,中下品,中品,中上品,上品,上上品。而名字才念到了一半,碧霞派进入决赛的名额就已经有了三个,而无极仙宗才一个,炼出来的丹药还是中品,差一点便入不了决赛,足见碧霞派培养出来的炼丹师较其它几派中,能人更多。

    终于,所有的名牌都已翻过,只剩最后一张,此时,无论是凤九鸢,还是无极仙宗的在场其他人,都屏息凝神下来。

    监事翻开最后一张玉牌,目光落定,又抬起来,开口道“无极仙宗,思静,上品!”

    一时间,大殿内在一片诡异的沉寂之后陷入了杂乱的议论声中,无极仙宗所有弟子皆是满脸喜意,那原本紧张得要死的卞恒兴奋得一时忘了形头,“啪”的一拍桌子便站起身来,“好样的!”

    因为声音太大,顿时所有人都望向他,符宗暗中提醒道“卞恒啊,好歹你也是一群弟子的师父了,注意形象啊!”

    卞恒假装咳嗽了几声,默默然坐下。话说,他已经被其它门派碾压了好些年,这还是头一次在丹试中有弟子炼制出上品的丹药,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他能不舒坦能不激动么?

    而碧霞派的女弟子们却并不因此而对无极仙宗刮目相看,那玫红色衣衫的玉姮子睨了凤九鸢一眼,面带轻蔑地对带领她们来太初仙门的莹渊长老道“莹渊长老,您看看他们那副没出息的样子!”

    莹渊长老皱眉看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回头看向无极仙宗那边,喃喃道“寒璟真君闭关十八年,门下的弟子终于有了起色。”

    凤九鸢听到自己丹试结果的心情与卞恒一样,激动得无以复加,可是此时的她,面上却与往常无异,并没有表现出心中那股子跳脱不羁的雀跃与昂扬,只是静静地走回无极仙宗弟子们所在的位置,朝身旁的采卿眨了下眼,采卿暗暗朝她伸了个大拇指。

    丹试结束后,无极仙宗的弟子们都回到了滋古苑西所,而符宗则与三位真君评委去了玄养殿,下棋的下棋,喝茶的喝茶。

    玄养殿内,南斗真君斯文儒雅地坐在一旁看着符宗与白炎真君对弈,菱阳真君则与太初仙门的掌门圣君们谈论着关于这几日比试之事。

    白炎真君下了几步棋后,南斗真君忽然对符宗道“道嵘啊,你们丹宗门下那名女弟子,从哪儿招来的?”

    “南斗何出此言?”

    南斗真君嘴角牵出一丝笑来,“那炉育精拂气丹,若不是少了最后一道温丹的工序,出炉的丹药可就不是上品,而是上上品了。”

    南斗真君语气平静无一丝涟漪,符宗道嵘真君心中却有如惊涛骇浪,他只知道那丫头炼丹别具一格,不按常理出牌,没想到还真是个有慧根的丫头。若是丹宗知道仙宗里藏着这样一个丫头,估计早就笼络起来收为入门弟子了吧?还好她今日是冒充,不知道她有没有做炼符师的资质呢?

    符宗暗自敲着小算盘。

    “你别不是想从自己师侄卞恒小侄那里抢人吧?”南斗真君虽然眼都没瞧符宗一下,却像撬开他的心一般。符宗走了一步棋,“哎!哪里能跟小辈抢人,这若是传出去,岂不是扫了自己的面子!”

    南斗真君笑了笑,就见白炎真君落下一颗子去,“不是便好。只不过,道嵘,你又输了!”

    符宗看向棋盘,瞥见南斗真君与白炎真君互相使了个颜色,正了正身子道“原来你们两个是合了伙儿的!”

    南斗与白炎两人顿时朗朗大笑起来。

    另一边,滋古苑的西所里,卞恒坐在自己厢房的红木大椅上端着一杯茶严肃地审视着低头立于房中的凤九鸢,又看了看环胸立于一旁的采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因为早已过了辟谷期,所以无极仙宗的伙房卞恒是从来未去过的,与凤九鸢仅仅是在髀魃龙撞击无极仙宗结界的那日有过一面之缘。至于名字,一个无关紧要的杂役,他当然不会感兴趣。

    “凤九鸢。”她回答自己姓名的时候总是如此简洁。

    卞恒捏了捏手中的杯子,表情的严肃遮掩不住内心的情切,意图很明显,却略微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之前在丹试场上,他很瞧不起这丫头。

    这看在采卿眼里,就是矫情!

    凤九鸢感觉眼前的丹宗门下大弟子有点怪怪的,看了看采卿,就闻采卿道“大师兄,你该不会想收丫头做徒弟吧?”

    采卿说了出来,卞恒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搁下茶杯,尽量地表现出一脸的亲和来,“正是如此!如此的话,你就不必再冒充我门下弟子了。”

    听闻这话,凤九鸢心中甚为高兴,她之前就想进入丹宗门中修习丹药,从此也有了一个可以安身立命之处,如此甚好!

    然而嘴才刚张开,话还未说出来,采卿居然代替她拒绝了!

    “不行!”

    卞恒不解,“为何不行?”

    采卿睨了他一眼,“大师兄,你也不看看你这些年教出的徒弟,你让丫头进去,一个不慎定会越学越差!说不定几十年后,炼丹的功力还及不上今日,你这不是无端端就摧残了一朵欣欣向荣前景大好的娇花吗?我劝你还是别为难丫头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