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与人类相异的雪妖之脉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与人类相异的雪妖之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安全地进入前殿后,穿过几座宫殿,便来到了城主的寝宫,刚进得宫门,嗅到一股淡淡金栀花香冰敕脚步忽然顿住了,低头看看脸色已经变得不悦的冰凝,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道“待会儿见到母亲,记得要行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冰凝皱着小眉毛,没有说话。

    身边的凤九鸢将他们的神色都看进了眼底,侧眼看向珠帘后,却难以一望到底。

    侍女拨开竹帘,凤九鸢跟着冰敕与冰凝走了进去,最先入眼的便是那精雕玉琢的冰晶大床边上坐着的身着如盛开的芙蓉一般鲜艳盛装的女子。此时,她似乎正要起身离开,一双眉目见到进来的冰敕与冰凝,紫玫瑰一般鲜艳的红唇微微挑了挑,还没作声,冰敕便向她行了一礼,“母亲!”

    而冰凝,面上的厌恶更加明显,在冰敕的暗暗催促下,才不情不愿地勉强行了个礼,却怎么也不愿开口喊一声“母亲”。

    女子笑意渐浓,站起身来,“敕儿,凝儿,不必多礼。”说完,目光打落到凤九鸢身上,感受到目光的凤九鸢微微低头,默不作声地承受着她的打量。

    “城中的妖医不是都来看过了吗?敕儿这又是从哪儿找来的?”她语色温柔,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虽说冰敕已经施法将凤九鸢属于人类的气息掩去,可道行高深的妖对于人类的敏感程度,就算是嗅不到他们的气息,也会有种异于常人的直觉。

    “回母亲,听闻冰灵城东住着一位神医,其医术可起死回生,几番打听,敕儿才好不容易找到。”

    “是吗?我怎么就未曾听闻?”

    冰敕眼中微光闪烁,“可能是因为她常年出城采药,因此知道她的人也不多。”

    “哦?那她叫什么名字?”这位城主一百年前新娶的夫人邢婉肜似乎对凤九鸢颇为感兴趣。

    “夜九鸢。”冰敕答得顺口。改了凤九鸢的姓是因为,雪妖一族中,没有姓凤的。

    “姓夜?不知她与夜家伶潇是何关系?”

    提到夜伶潇,冰凝忽然抬起头来,看看冰敕,又看看邢婉肜。冰敕不疾不徐地答道“敕儿只急着寻妖医,并未细细打听夜妖医的背景,若是母亲想知道,待夜妖医为父亲诊断过后,敕儿再去详细打听。”

    “不必了。”邢婉肜状似温柔地笑笑,“我只是随便问问,敕儿何必当真?”

    她走下床榻前的台阶,“既然是神医,那便快些为城主诊断吧!”说着,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看向床榻上的城主,“城主都昏睡了好些日子,来诊断的妖医皆是束手无策,真希望城主能快些好起来。”说罢,拭去眼角滑下的一滴泪来。

    冰凝瞟了她一眼,轻声嘀咕道“假惺惺!”

    凤九鸢按照方才冰凝的行礼方式朝邢婉肜行了一礼,默默走到床榻上面色正常,面容略显苍老却睡相祥和的城主身边,一旁的侍女轻轻揭开他身上的被子,露出他的左手来。

    凤九鸢缓缓坐到床沿上,伸出右手来,将指尖搭到城主的脉上,静静感受分析了良久,秀气的双眉微微颦起来此脉象细细感受时,平和无异状,没有受伤,没有中毒,可为何城主却昏睡不醒?

    “可有诊断出什么?”冰敕走近问。

    凤九鸢摇了摇头。见此,一旁的邢婉肜嘴角隐隐牵起了一丝笑来,语气中隐隐带着讥诮“敕儿,莫不是庸医故意冒充了神医?”

    “母亲说笑了,敕儿亲自找来的人,哪有冒充之礼?再说,冒充对她有何好处?”

    “敕儿明白就好。冒充对她确实没有好处。”邢婉肜字字清晰,明显是话中有话,意有所指。

    冰敕尊敬地颔首称是,而后便没再说话。

    自跟着冰敕与冰凝进门开始,凤九鸢便感觉这里面的气氛违和,小冰凝好像不太喜欢这个母亲,而冰敕与这个“母亲”的对话更是不似平常母子般亲近,反而隐隐藏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硝烟的味道。

    难道冰敕与冰凝都不是这位城主夫人亲生的?

    邢婉肜走后,凤九鸢收回为城主把脉的手,起身看向冰敕与冰凌那两张失落的脸,微微颦眉低眸沉思了一会儿,又看向城主那张微显霜白平静的脸,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坐下,分别拨开城主的双眼眼睑仔细检查了一番,目光捕捉到他的眼睑内挨着眼珠的边缘一粒稍纵即逝的细小红色肿胀物。

    心中一惊,这是什么?

    见凤九鸢的表情有异,冰敕连忙走过去问道“发现了什么?”

    凤九鸢抬眼看向他,刚要开口说什么,冰敕却防备地用余光扫了一眼殿中近身伺候的侍女们,打住了她的话头道“借一步说话?”

    凤九鸢点点头,站起身来,默默跟着他出了城主的寝殿,朝他自己的寝殿走去。

    来到冰敕的寝殿后,冰敕第一时间便支走了守在门口的妖卫,让他们在远处守着,自己则关了门,请凤九鸢坐下,问她是否有何发现。

    凤九鸢礼貌地问道“少主可否将手伸过来?”

    冰敕迟疑了一下,伸出左手来搁到茶几上,凤九鸢将指尖搭过去细细把了脉,离奇地发现,冰敕居然有两条脉搏!不禁诧异道“你的脉”刚说一般,她就似醒悟过来,又抓过冰凝的手来探了探她的脉,原来妖的脉搏竟有两条!

    她还是头一次为妖看病,竟不知妖的脉数居然与人不同,难怪方才诊断不出病因来。

    “怎么了?”冰敕好奇地问道。

    “额”她犹豫了一下,问道“请问,所有的妖脉数都有两条吗?”

    冰敕怔了半会儿,明白过来凤九鸢方才奇怪的行为,“这倒不是,我们雪妖一族自远古时期便存在,可最初也只有一脉。九万年前,因为天神赋予了我们一个事关六界存亡的重大使命,为了增强我们的力量,天神才为我们另赐了一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