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火焰蚣之毒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火焰蚣之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原来如此!”凤九鸢顿了顿,“可是城主现在,却只剩了一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怎么可能?!”冰敕惊慌地站起很来,冰凝也跟着睁大了眼来,面色十分不好。

    冰敕道“以往的妖医并没有跟我反映过此事!”

    “我没有骗你。”凤九鸢也跟着站起身来,“这也是我为何从脉象上看不出异常的原因,我以为你们与人类一样,都只有一脉。”

    冰凝眨了眨眼,氤氲满眶,“哥,怎么办?”

    “你们先别急。”凤九鸢声色柔缓沉静,让人听了顿时有种心安之感,她道“我方才检查城主的眼睛时,发现有什么东西能顺着他的血丝游走,我想,这就是他老人家沉睡不醒的原因。”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冰敕问,冰凝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要想知道,只有一个办法。”

    “是何办法?”

    “放血。”

    半个时辰后,城主的宫殿中,凤九鸢盯着碗大的银盆中浅浅的一层猩红鲜血颦了颦眉,用一支精巧的小镊子夹起一颗鱼籽般大小的虫卵来仔细瞧着。这虫卵成橙黄色透明状,软软的,似乎一捏就会破。

    冰敕与冰凝在一旁震惊地看着,“这是什么?”

    沉了沉眸,凤九鸢将那虫卵放回银盆中。

    冰凝眼中光芒闪过,忽然道“冰凝有办法知道它们是什么!”

    说罢,小丫头一转眼便出了殿门,小短腿呼呼去,呼呼来,不一会儿便又回到城主的寝殿中,揭开手中的一只细银瓶来,往银盆里倒入一些黑色粘稠的液体来。

    “这是冰凝,你去了禁花园?”冰敕忽然一脸严肃道。

    冰凝朝她眨巴眨巴眼睛,一副犯了错的样子低下头来。冰敕又道“禁花园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该如何跟父亲交待?!”

    “哥,冰凝知错了,冰凝只是想为父亲找药”

    冰敕微微愠怒,“还有你此次私自出城,等父亲醒来一并责罚!”他这个妹妹,妖力自生下来便是整个雪妖族里最弱的!看起来乖模乖样,实则骨子里顽劣泼皮得很,稍微不看好,便开始胆大妄为,什么都敢干,哪里都敢闯!换成别人,恐怕已经死了千百回了,也不知她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冰凝仰头巴巴地看了自己哥哥一眼,嘴撅得老高,看得凤九鸢忍俊不禁。

    再看向银盆中时,那些小小的虫卵居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陆续裂开,蜕变成了一条条细长的黄虫。那虫身躯极软,只有一只比芝麻还小的黑眼,身躯两旁,长满了足,看着便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火焰蚣!”冰敕破口而出,“父亲体内怎会有火焰蚣的虫卵?”

    火焰蚣?听起来好熟悉。

    沉思了一会儿,她终于想了起来,伸手在空间耳坠里找了许久,终于翻出一本关于各种毒虫的药籍来翻开,未过多久便找到了关于火焰蚣的记述。

    看了一会儿,她关起书来,放进空间耳坠中。

    火焰蚣,是一种火性极烈的毒虫,常常生于离地火最近之地,繁殖力强,生命力强,即便是埋葬于冰雪之地上百年,也不会被冻死。所以药师常常以火焰蚣来做药引来治极阴极寒之症,但入药之前,必须先剖开其背,割出一根从头顶连接到尾巴上的烈筋,否则会无法与病者体内的寒毒中和而导致病者反中热毒。

    可是一旦中了火焰蚣的毒,以寒毒攻之却是无法彻底清除其毒的

    “我想起来了!”冰敕忽然道,面上又有些不可置信,缓缓道“一百多年前,正好是冰凝出世的那日,母亲因为难产而昏迷,稳婆抱着冰凝出了寝殿,父亲喜出望外,可刚踏进寝殿要去看母亲便发现,母亲的榻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火焰蚣!父亲为救母亲,一时情急,不小心被一只火焰蚣蛰了一下母亲也是在那天去世的”

    冰敕语气悲伤,小冰凝更是流下豆大的眼泪来,她自生下来便没见过母亲,她总认为,是自己的出生害死了母亲。若不是难产,母亲就不会昏迷,就不会连小小的火焰蚣也收拾不了。

    凤九鸢也被他的话感染得情绪低落起来,原来现在的城主夫人真的不是他俩人的亲生母亲。摸摸小冰凝的小脑袋安慰道“逝者已矣,你们如此悲伤,你们的母亲地下有知,也定会很伤心的。她必然希望你们活得开开心心的!”

    小冰凝点点头,冰敕勉强勾起一抹笑来。凤九鸢见他们情绪稍微好了一点,想到方才自己又为城主仔细把了一脉,结果是,城主的另一脉不是没有了,而是十分微弱,微弱到不使用灵力感知就根本探不出来,道“看来城主的另一脉的脉搏之所以微乎其微,是因为这些虫卵堵塞其中。这些虫卵还真是无缝不入。”

    “火焰蚣的属性与我们雪妖相抗,难怪父亲会克制不住而长久昏迷。只是为何被蜇一口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而且过了一百多年才发作?”冰敕不解。

    “火焰蚣在极热之地繁殖速度才快,这里常年冰寒,且又有城主的妖力压制,自然繁殖得慢。我需要你们做一件事。”凤九鸢道。

    “姑娘尽管说!”

    “这大千世界,万物相生相克,所谓弱肉强食,火焰蚣在食物链中也有专爱捕食它的物种。”

    大致能听懂“食物链”是什么意思的冰敕急切地问道“姑娘所指的是?”

    “五弦金钱蛇。”

    “蛇?!”冰敕与冰凝同时惊愕失声,冰敕道“你是说将五弦金钱蛇放进父亲的身体里?”

    凤九鸢挑眉,点点头。

    “可是五弦金钱蛇剧毒无比,不行!”冰敕当即拒绝。

    凤九鸢拍拍他的肩,“放心吧,我不会害了城主的!五弦金钱蛇是毒,而且中了它的毒比中了火焰蚣的毒死得更快。可也是如此,五弦金钱蛇在吞食了火焰蚣之后才不会被火焰蚣毒死。况且五弦金钱蛇乃金钱蛇中的贵族,其体型能随着空间的大小变化而变大或缩不至于使城主的血管脉络遭到破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