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吾只为令你醒来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吾只为令你醒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原来的凤九鸢似乎一时半会儿还不敢过来,只用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盯得她全身发寒。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已经去投胎了!这才”若小米道。

    “投胎?”凤九鸢忽然发出一声尖厉的哭声,虽然不大,回荡在这偌大的黑暗中,听起来却足以令人胆寒。“我也想投胎!可是大仇未报,我不甘心!”

    “大仇?什么大仇?”

    女鬼凤九鸢的哭声更厉,双爪捧住脸来,仰头鬼叫一声,“东皇太轩,使尽阴谋,不仅欺骗了我对他的感情,更害死了我父亲!那个贱人凤弦音,与东皇太轩合谋,背叛了我和父亲,还抢走了我后位!我要让他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尖啸声充斥着整个黑暗的空间,若小米忍不住捂起了双耳,眼前的场景忽然一阵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次见她,是在自己的府上,他高贵倜傥、气宇不凡,美如天神降临般不似人间之物,深邃的双目只是浅浅一瞥间,便令她魂牵梦绕多时。

    她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傻傻地盯着走在九曲回廊上的他,直到他感受到她热切的目光,侧过头来与她对视。

    那一刻,听不见风吹落叶,听不见一旁丫鬟的轻声咳嗽,从此,她的眼里只有他,也只能装得下他。

    自这一日起,她便日日期待他的到来,而他,也不负所望,总能在花园的回廊或是小径上与她不期而遇,直到有一日,他主动向她介绍了自己,“在下东皇太轩,不知可否有幸得知小姐芳名?”

    她心中乐开了花,抿起的嘴角笑得令花园中百花失色,“小女凤九鸢。”

    其实她早就知道,他是昭帝国最为俊美的男子,高高在上的五皇子。

    从此以后,他们的关系愈走愈近,他们游湖泛舟,赏花赏月,细雨窗前,吟诗作对

    场景瞬变,她穿上一身高贵无比的凤袍,在他的搀扶下一步步走近皇宫大殿中,坐上了那张紧挨着他的凤椅,受百官朝拜,万民朝贺。

    却也是在这一日,父亲凤鸣血战沙场,敌寇死尽,正急欲回城为女儿贺喜,却在途中遭遇剿杀,最终客死异乡,尸不复存

    而她,在父亲刚死的那个冰冷雨夜,终于被无情的帝王推入了冷宫

    若小米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明明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却莫名的一阵切肤之痛。

    “这个仇,不共戴天!”她心中一派义愤填膺,顿了顿,继续道“我发誓,我会让你亲手去报!”

    她站起身来,缓缓朝凤九鸢走过去,“不过,如果你真能掌控这具身体,我就不可能走得进来,所以你现在就想要拿回去,你做得到吗?”

    凤九鸢黑洞洞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她,若小米仿佛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奇异的笑,不由止住了步伐。

    “当然可以,只要我吃了你”说罢,凤九鸢身体猛然虚化,紫黑的怨气将若小米密不透风地包裹起来,却不到片刻,又被若小米身体里的红光反弹了回去。

    “为什么?!为什么”尖厉的鬼声再次尖声回荡在周围,若小米同情地看着她,周围的黑暗不知不觉中渐渐淡去,浑身怨气的凤九鸢在眼前模糊地消失殆尽,不知去向。

    正发着怔,隐约间感觉到身后有种熟悉的气息,“已经三日了,还不打算醒来吗?”

    若小米转过头,顿时喜出望外,那神宇般高大的玄色身影,稍带几分厌世之色的眉宇,微微抿着的唇,不是药灵还能是谁?

    “药灵!”她拔腿便朝他跑过去,生生撞进他带着淡淡清香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药灵低头看了她良久,第一次没有将她推开。

    温柔地抬手抚上她的头顶,“抱够了吗?”

    若小米连忙摇摇头,“药灵的怀抱好温暖,永远都抱不够!”

    “你要快点醒过来,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了。”药灵道。

    若小米抬起头来,松开他道“可是我也不知道我该如何醒过来。”

    药灵长长的睫毛低垂,看着她的脸迟疑了许久道“记住,吾只是为了令你醒来,并不代表其它。”

    “啊?”若小米不明所以地望着他,下一刻,药灵浅浅弯腰,俯首,两片清亮的唇瓣柔柔地落到她的唇瓣上

    她蓦地睁大眼来,心脏出像是堆积的冰雪被阳光融化的感觉,酥酥的,痒痒的,麻麻的,暖融融的

    緄寧苑的厢房中,小冰凝在凤九鸢的床边哭得双目红肿,汀祖则在一旁叹息连连。如今,凤九鸢的尸体都冰冷了,看来是回天乏术了

    “小小姐,节哀顺变。”

    冰凝依然不停地抽泣着,小手抹着眼泪,嗓子都哭哑了。

    然而,当汀祖正要吩咐人将凤九鸢的尸体抬出去时,床上的凤九鸢忽然睁开眼来张嘴猛吸了一口大气,就像溺水的人憋了长长一口气终于从水中浮了起来一般。

    冰凝闻声看去,顿时大喜过望,“九鸢姐姐!”

    汀祖也回转身来,立刻便过去为凤九鸢把脉,问道“夜妖医,你感觉如何?”

    凤九鸢一醒来便感觉浑身如同被撕裂过又重新拼凑起来般痛得难以忍受。

    “感觉不怎么样。”她揪着眉头道。

    汀祖郎朗笑了笑,“上天有好生之德,夜妖医能醒来,乃是命不该绝啊!感觉不怎么样才正常!但只要醒过来,一切就好办了!”

    冰凝也破涕为笑,抓住凤九鸢的手指,“九鸢姐姐,要是你因为救治父亲而身亡,我与哥哥都要愧疚死的!”

    凤九鸢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头,“九鸢姐姐我是打不死的小强,放心吧,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

    “小强是什么?”冰凝瞬间成了好奇宝宝。

    “小强就是蟑螂啊!”凤九鸢耐心而温柔地解答。

    “那蟑螂是什么?”好奇宝宝继续问。

    凤九鸢忽然感觉有些头疼,干笑了几声,“一种虫。”

    “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