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拜师理由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拜师理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说罢,符宗笑呵呵地走下台阶,在第一排中选了一个资质不错的男弟子后,来到后排凤九鸢与芸花的跟前,摸了摸下巴,这两个丫头,一个灵根非常,一个聪慧非常,倒不如一起要了!

    想着,他将一片五角宗铃叶递到凤九鸢面前,“丫头,本宗主见识过你在炼丹上的灵慧,只可惜,丹宗此次并不打算收徒。其实炼符也很不错,虽然你灵根是差了那么一点,但勤能补拙,五灵根的伪灵根者踏入仙路的并不是没有。只要你肯做我符宗的入门弟子,我保证你将来的成就绝不比其他弟子差!”

    凤九鸢面色有点白,丹宗此次不打算收徒?

    芸花有些着急地看着她,心道九鸢,这么好的机会,倒不如答应吧?

    见凤九鸢面色为难,无甚反应,芸花暗暗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道“九鸢,答应吧!”

    凤九鸢憋红了脸,朝符宗行了一礼,“多谢符宗赏识!”

    拒绝之意很是明显,符宗心中可惜地叹了口气,也不为难她,将五角宗铃叶递向芸花,“丫头,你呢?”

    芸花看向那叶子,伸出去的手又被自己强忍住地收了回来,凤九鸢小声对她道“芸花,收了吧!”

    见芸花想收又忍住的样子,凤九鸢一把抓起她的手就像那叶子接过去,符宗哈哈一笑,转身走上台阶,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九鸢,我说过要跟你一起的!”芸花嘟囔道。

    “在一起不一定要入同一个宗门啊,只要都在无极仙宗不就行了吗?况且丹宗都不收徒,我”说到这里,她失落地低下头来。

    这时,卞恒也已走下来,将手中的五角宗铃叶递给了除凤九鸢外的最后一名少年,在经过凤九鸢时,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所有的人都已经有了自己所属的宗门,唯独凤九鸢。

    她抬头看向面色微冷的丹宗,只感觉此时孤零零的,无助感袭遍全身,如跪针毡。

    无极仙宗的弟子大选还从未出现过今天的情况她这个宗门不愿入,那个也不愿入,她究竟想怎样?

    凤九鸢只觉得脸颊发烫,估计脸都红到了耳根子。可是丹宗不收徒,她就要这样坐以待毙么?不试试,怎么知道他就一定不会收?

    她站起身来走出来,在丹宗正前方跪了下来,伏首叩地道“求丹宗收凤九鸢为徒!”

    声音回荡在大殿中,轻细嘹亮,带着些因为紧张而致的颤抖。

    所有人都微微一惊,在首的掌门与符宗、器宗皆朝丹宗看去。

    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压抑得凤九鸢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过了许久丹宗都没说一句话。

    无极仙宗的宗主长老及年长的弟子们都知道,丹宗收徒一向都很讲究原则,若非资质奇佳者,他是决计不会考虑的,这回,这个丫头恐怕

    “师父!”采卿忽然跪下了,朝丹宗拜了一礼,“求师父收她为徒!”

    丹宗看向自己的三弟子采卿,没想到,这个资质平凡得与废材无异的丫头,居然能让采卿为她下跪。

    “丹宗,我看你倒不如收了!虽然这丫头灵根差极,可炼药的天赋那是比你这三个徒弟都不差,我可不是骗你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菱阳、南斗与白炎三位真君!”符宗传音道。

    丹宗侧头瞥了他一眼,沉眸斟酌了一会儿,问道“你为何非要拜我为师?”

    这问题问得就跟去一家公司应聘时人事主管问你为什么要选择这家公司一样,回答得太敷衍显得不够诚意,回答得太有诚意又显得浮夸不真实,回答得太真实又她总不能回答说是药灵非要她选他的吧?

    她脑袋一片空白,关于丹宗的事迹,她知之甚少,她总不能虚伪地说自己仰慕他的济世为怀,因为想拜他为师吧?

    符宗见凤九鸢迟迟不开口,心中有几分急明明是个聪颖的丫头,怎生此刻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倒是说啊!

    凤九鸢自己也很急,眼看着丹宗站起身来就要走掉,尽量平稳了呼吸道“人,学其所长乃为常理。九鸢想拜丹宗为师,只为了让自己在炼丹迷途上有人教导,精益求精,帮助更多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人。九鸢实在不知,丹宗究竟要一个怎样的理由才肯收九鸢为徒?”

    以上之言她都是凭心而说,虽然“帮助更多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人”说的是前凤九鸢的理想。她想,既然她有前凤九鸢精通药理的优秀基础,又渐渐懂得了多种丹药的炼制,在起步上已经胜过许多初学的丹试,又为何要背离此道而去选择其它她没接触过的?

    她的这番话,说得在场之人无可辩驳。人,学其所长本就是常理,除非有不得已的理由才会放弃其所长,比如说,为了生存。

    丹宗默默看向这女子,她的话说得很平凡,却句句在理,说到了人的心坎上,似乎无可反驳。

    “那,我为何又一定要收你为徒?”他问道,面色依然冷淡。

    凤九鸢一时语塞地望向他,掌门与另两位宗主对丹宗的这个问题也是哑口无言,这个问题不好答啊!是根本无从回答!

    符宗心想唉,这个丹宗,可真会为难一个丫头!这下,她该死心了吧!

    谁想凤九鸢却偏就回答了,“因为自古以来,凡是讲究阴阳调和!丹宗门下三位入门弟子皆为男子,多年以来造成了阴阳失调,所以才会导致宗门里失了蓬勃之气,每年的丹试都会技不如人!”

    众人一听,顿时“噗嗤”一声低声笑起来。

    卞恒反应过来后,双目圆睁,面色不太好看,“你!”攒着拳头就要下去,被一旁抿嘴笑着的凌长给拦住了,“师兄,何必跟一个丫头计较?”

    丹宗一步步走下台阶,边走边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凤九鸢,最后不发一语地便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凤九鸢一时情急,黔驴技穷,不管不顾便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师父!师父你就收了我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