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雪妖来访

正文 第八十三章 雪妖来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走着走着,人已经来到紫金殿前,见广场前的入口处,有人从千层台阶下走了上来,不禁定睛看了看,“咦,是采卿师兄!正好,我去问问九鸢在做什么!”

    刚要走上去,就看见紧跟着采卿上来的,竟然还有两人。这两人装扮一看便不是无极仙宗弟子,一男一女,皆为一头雪丝。男子一身蓝色冰丝长袍,眉间一抹淡淡的忧郁,却英姿飒爽。女子美如花中仙子,眸若灿星,肤色雪白,纯澈如冰。

    “哇!这就是无极仙宗啊!要是能见到九鸢姐姐就好了!不,现在我可以省略掉姐姐二字了,毕竟我要比她大一百多岁呢!”女子纯真地笑着。

    芸花站在一旁疑惑地看着,很明显,对方收敛了自己的气息,除了发色,其余都跟人类长得一模一样,芸花判断不出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但他们竟然认识九鸢?九鸢是什么时候结识的这样的朋友?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一般人。

    正走着的采卿发现了她,出于礼貌,远远地朝她点了点头,芸花也微笑着点头回礼,目送他们进了紫金殿。

    采卿带着一男一女进入紫金殿时,无极仙宗的四大宗主早已等候在了大殿中。女子看了看四位宗主,临行前,父亲为了不让她在人前丢人,曾特意带她在冰灵镜前认清了无极仙宗这四位宗主,告诉她哪位是掌门,哪位是其余三大宗主,因此,她一踏进门便认了出来。

    她朝四位宗主盈盈拜了一礼,旁边的男子也一同行礼。

    “晚辈冰凝拜见掌门,拜见符宗、丹宗、器宗!”

    此时,四大宗主的脸色皆带着凝重,冰灵城中发生的事,他们早已收到了消息。

    “你便是冰灵城城主的小女儿?”掌门剑宗问道。

    冰凝一笑,却抹不去眉间的焦虑,“正是!因家父还有要事处理所以没能亲自前来,望长辈们见谅!”

    “无碍,无碍!”掌门说罢,吩咐殿中的弟子道“赐座!”

    待座位搬上来,冰凝与身边的夜伶潇坐下,冰凝道了一声“多谢”便开始道明来意,“想必四位长辈已经知道晚辈此次前来的目的。魤商逃走,还掳走了我的姐姐!我们雪妖一族追捕至今,仍然杳无音讯。一筹莫展,只能联合封印魔神娄辰十大护法的看守者们一起想办法,阻止六界悲剧的重演!”

    四大宗主互相看了看,除了器宗较为急躁,其他三位皆为一脸沉思。

    想到多日前伏魔塔的一场暴动,十万年眼看就快到了,难道要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出问题吗?

    符宗道“冰凝侄儿莫急,此事其它八大看守者们皆已知晓,必然会加强警戒防止再度发生。西方黑暗极地乃魔都所在,已被惩罚封印近十万年,魤商出逃,必然会第一时间归往西方!我们已经联合其他八大看守者们派人往西方追捕,其中还有不少仙门仙派的弟子相助,相信不日便会有消息传回!”

    芸花点了点头,符宗又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冰凝侄儿先在我无极仙宗小住几日,静候消息?”

    “正有此意!”焦虑过后,芸花露出一抹笑意,看了看身边的夜伶潇,朝四位宗主道“这段日子我们四处奔波,也着实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符宗笑了笑,丹宗朝殿中的采卿道“采卿,去交待弟子为他们安排两间客房!”

    “是,师父!”

    采卿朝四位宗主行了一礼,朝冰凝与夜伶潇做了个请的动作,冰凝点点头,朝四位宗主道“那冰凝先告退了!”

    夜伶潇也朝四位宗主行了一礼,随着冰凝朝殿外走去。

    冰凝蹦蹦跳跳地走下台阶,问采卿道“采卿,你说九鸢正在闭关,那我可以去看她吗?”

    采卿彬彬有礼地笑了笑,“冰凝小姐,丫头她现在谁都见不了,等她出来了,我会告诉她你们来过。”他眼中微微闪烁,又略有暗沉,思虑着要不要将魤商逃出封印他与九鸢有莫大责任这件事告诉师父,虽然当时九鸢是无心的,可释放了魔族护法这件事,非同小可。

    但如果说了出去,不知道师父会怎样惩罚丫头,她好不容易才拜师父为师,他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或是有任何的不开心。

    “嗯,没事,我现在知道了她是无极仙宗的弟子,有时间的时候我会随时来找她玩儿的!”她边走边看看跟在自己身边的夜伶潇,自从跟着她出了冰灵城,一张脸上除了那若有若无的忧郁与眉间的坚毅,就没出现过其他的表情。

    “夜伶潇,父亲派你出城做我的护卫,你是不是不太高兴?”

    夜伶潇微有错愕,“小小姐何出此言?”

    “自从你与我一同出了冰灵城,就从来没见你笑过,整日板着一张忧国忧民的脸,不是不高兴,难道是高兴不成?”

    “伶潇惶恐,伶潇绝无不高兴!”

    冰凝停下步子来,叉腰娇嗔道“夜伶潇,我说过,出城后你就不必再称呼我为小小姐了!你直接叫我冰凝就行了!”

    “伶潇不敢!”夜伶潇低着头抱拳道。

    见他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冰凝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跺了跺脚,跟着采卿继续往前走。

    夜伶潇看了她一眼,抬步跟上。

    西面高空中的禁地三清池中,凤九鸢额头上冷汗涔涔,时不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饶是她已经费了很大的心力不去想那些心欲杂念,可这三清池中的水就是非同一般,总能勾起她无穷的欲念,就像沉睡在层出不穷的梦魇中一般,前世的,今生的,拔都拔不出来。

    悲怆在心底孜孜不倦地蔓延,她仿佛又回到了三岁那年,爸爸妈妈双双死在她面前的那一刻,那时候她是那么的懵懂,虽然在哭,可十几年过去,残存在心底的,竟然没有半点悲痛与伤情。可现在,这种感觉清晰得不能再清晰,除了悲痛,还有一种不可明述的孤独无助。

    明明不记得亲情是什么感觉,却为何记得当时的悲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