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十九章 不按套路走

章节目录 第四百十九章 不按套路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韩兆武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四个人都是一阵的奸笑,韩林、韩霸就起身出发提前去找柴延屏的部队。王文德因为带着五千人马行动肯定要比他们两个慢,况且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准备,所以韩林、韩霸两人都到了旬阳了,王文德的部队才刚出来。

    柴延屏没有跟高欢借一兵一卒,他以友军的身份带着本部三千人马南下支援高岳。从桓农出发经过义川南下到上津,再折而向西经过旬阳抵达安康,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或者袭击,所以军队走的还算快的,比原本计划的时间还提早了半天就到了旬阳附近了。

    王文德的部队埋伏在旬阳至安康之间的大路两侧,按理说在这个范围内,因为是高岳的主力背后,一般没人会想到王文德胆子这么大敢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伏击柴延屏,包括柴延屏自己也没有想到,所以高岳也是疏于警戒自军背后,柴延屏也有点疏忽前方的打探。

    三千人马一路悠然的就进入了旬阳,柴延屏走在最前面,和他并肩而行的是他的妻子冼英。柴延屏笑着问道:“怎么样,再次回到你的家乡有什么感觉?”冼英摇摇头道:“小的时候印象比较模糊,这些年过去了,对家乡的意识很模糊,想不起来太多东西,倒是感觉很陌生。”

    柴延屏安慰她道:“没事,没印象也是好事情,毕竟你在这里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等这次咱们完成了任务,我带你回你的老家,我亲自给岳父岳母上坟,咱们一起好好的祭奠一下他们。”说到这里冼英眼眶红了,自打有记忆开始她对父母双亲的印象就是母亲很慈祥父亲很威严,可是具体长的什么样子她却一点概念都没有,好像这些事情都是前世的事一样。

    高宾能这样说她心里自然高兴,柔声说道:“那谢谢你了。”柴延屏怜惜的说道:“你我二人既然都是夫妻了又何必这样客气,你的父母就如同我的双亲是一样的。”这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忽然前面树林子里一支冷箭朝着柴延屏就射过来了。柴延屏还没反应过来,冼英已经大喊一声小心自己往前扑想要替他挡住这一箭,可是暗箭不过是射在他们的马蹄下,并非冲着人来的。

    愣是这样也罢柴延屏夫妻两人下了一大跳,两人赶紧下马躲避起来。手下的军卒纷纷杀进树林里捉拿刺客,冼英看到地上的箭枝上好像绑着什么东西,于是委身伏下把东西捡起来,原来是一张纸条。她把纸条取下来递给柴延屏道:“相公,你看这是什么?”柴延屏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冼英见他脸色有异常着急的问道:“怎么了?”柴延屏把纸条递回给她说道:“我们不能这样前进了,前面有埋伏。”冼英没听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低头一看纸条上写着:前方有埋伏,身首要异处,小心听人劝,方可保性命。冼英半信半疑拿着纸条问道:“这是谁写给咱们的?我看着上面也没落款也没具体指向。”

    柴延屏道:“不管是谁写的,也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就冲他刚才可以暗箭伤人而我们都没有发觉,我就觉得是我们自己太松懈了,太大意了。此乃兵家大忌。”冼英说道:“那这样的话,我们就需要停下来等待时机?”柴延屏摇摇头道:“非也,我们先在这里假装休息,然后派人偷偷往前面去打探一下。不管是真是假,警戒一下总是没有错的。”冼英点点头道:“嗯看来只能如此了。”

    于是柴延屏派出了十几个斥候同时出去打探警戒。王文德的人马早就在官道两边埋伏下来,他找来一个很适合伏击的地方藏起来,这里的地势正好是两边环山,中间一条大路蜿蜒而过,路的两旁全是茂密的植被,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五千人马。前方打探的斥候回来禀报,原本按照计划柴延屏他们此刻已经要进入伏击圈了,可是却莫名的在前方两三里地的地方停下里休息。

    王文德一听这个消息,心里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又不能贸然出击,万一人家是真的休息一下罢了,自己就等于暴露了目标,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所以他又让斥候探子们继续去盯紧柴延屏的动向。正当他焦急的等待着柴延屏踏进自己设的陷阱的时候,手下人忽然跟他汇报说是抓到了一个敌军的探子,王文德当即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事估计有问题了。

    柴延屏的探子斥候被带到王文德面前,王文德拔出刀来威吓他道:“说,你们怎么不前进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探子吓得当即跪在地上说道:“大人饶命啊,小的不知道,只是走的好好的,忽然有刺客袭击了我们主将,然后主将就让我们出来打探消息了。”

    王文德暗暗叫苦道:娘的,是哪个孙子提前暴露了目标,让柴延屏产生了怀疑,现在不在前进了。他满脑子都是疑问,于是挥挥手道:“把他带下去看好,要是此人要跑就地正法。”那人吓得瑟瑟发抖的被押下去了,王文德过了好半天才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糊涂啊。”怎么回事呢,他此刻才想到如果柴延屏已经对这样的事情产生了怀疑,并且派出了斥候,那他肯定不可能只派出一个探子出来打探消息,只怕此刻柴延屏早就知道了自己设下埋伏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王文德脸上的失望之情流于言表,这下可怎么办?好不容易自己不惜跟韩兆武撕破脸抢来的机会到现在却忽然发现完全没有的手的可能,甚至还有点危险了,因为这一代是人家的地盘,他随时可能被高岳和柴延屏夹击,是进是退到底怎么办,王文德此刻心乱如麻。

    就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喊杀声,王文德把人喊来问道:“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敌人还没进包围圈你们就暴露了自己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情况?”手下也很纳闷,这时一个将领狼狈的跑上半山腰来找到王文德道:“禀报大将军,大事不好,我们被敌人袭击了。”

    王文德闻言都面无血色了,到底怎么回事,明明是自己在狩猎,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变成了别人的猎物,此刻喊杀声已经响彻一片,他没时间细想赶紧说道:“集合人马组织抵抗,边打边退。”此刻自己的伏击计划依然破产,只有溜之大吉走为上策,不然被高岳反应过来只怕到时一个人都走不掉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