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三章 合战记(下)4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三章 合战记(下)4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个伏击打得很漂亮,加上他的军队占有人数优势,因为崔猛为了追击高岳也和自己的主力大部队脱离了,眼下他也只有三五百的军士,打打高岳的残兵败将还行,可是王桃汤以逸待劳,没怎么冲杀过的部队明显他这点人就不够打,况且王桃汤的主力就在这附近,很快就能支援过来。

    崔猛正是想到这个可能,才立刻醒悟过来,千万不能跟高岳一样阴沟里翻船,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划不来了,于是组织人马有序的边打边退和王桃汤的部队很快脱离战斗。王桃汤的目的只有一个:解救高岳,所以对于崔猛他没有兴趣追击,他也不知道崔猛是谁,因为此刻崔猛的确只能算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王桃汤扶起高岳,把他送上马一路护送到自己抢夺的寨子,这还是之前达奚武建造的。

    高岳这次的死里逃生是他感触良多,加上钱邈父子的为他而战死也使他感到心灰意冷无心恋战,于是更高欢写了一封自责的奏折,自己弹劾自己,要求连降三级的官职,带着所剩无几的残兵再度退回子午谷南段的汉中地界。高欢对他的失利也感到很恼火,但是知道他死里逃生的经过后,也只好顺着他的意思,一面将他贬职为建康行台,镇南中郎将,让他代行江南行台和镇南大将军的职务。

    高敖曹在东秦州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因为一直在等待高欢的指令,冯诩的陷落使他更加心急如焚,眼看战事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自己却还安好的坐在石堡城内每天无所事事。终于高岳在长安南部的大溃败使得高欢想从长安正北发动攻击,以策应慕容绍宗在正面的攻势。

    高敖曹得知自己可以出兵以后简直是欣喜若狂,他早就想把对面元欣的部队杀个一干二净了,这下总算是可以得偿所愿。高宾的部队有柴延屏和秃发乞历仁作为两军先锋,率先道石堡跟他汇合,但是高敖曹不想跟高宾分享战功,很明确的表示元欣的部队交给他来主攻,高宾可以再侧翼攻打独孤信的豳州军。

    高宾自然不敢跟高敖曹争先,毕竟他是高欢最得力的干将,又是当下红人。但是他跟独孤信没什么好打的,因为他早就知道了独孤信私下里在跟高欢在接触,并且双方连条件都谈的差不多了,独孤信此刻是绝对不会主动进攻自己的部队的。

    元欣手下的大将田八能此刻正巧驻防在和高敖曹隔水相望的铜管城,高敖曹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这里,他指挥着手下三万多的剃头军杀气腾腾的就冲过来了。田八能根本没想到东魏军来的这么快,他还没来及把敌军进犯的消息发送出去,铜管城已经被剃头军四面围住,连一只鸟都飞不过去了。

    田八能早先也听说过高敖曹的名声,但是他的心气也很高,习武之人历来喜欢挑战强者,他对于高敖曹更多的是嗤之以鼻,总觉得此人被人们传说的神乎其神,有很大的道听途说夸张的成分在里面,所以看到剃头军围上来,他也点齐人马披挂上阵出城要给高敖曹一点厉害瞧瞧。

    高敖曹没想到在自己的威名之下还有人敢出城和他列阵一战,这让他感到很意外,也觉得是不是田八能此人真的有点本事,于是也不敢大意,排兵布阵下来打算和他比试一下。田八能先使部将出战,不料高敖曹上前一刀就把他斩于马下,横刀立马点名指姓的说道:“对面主帅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田八能知道自己不能在窝着不动了,于是拍马出阵上前抱拳拱手道:“在下泾州大将田八能,敢问对面是谁?”高敖曹哈哈仰天大笑,随即说道:“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乃你高敖曹高爷爷是也。”说罢拍马直取田八能。田八能被他的话气的怒从心起,当即也举着大刀往前接战。

    田八能挡住了高敖曹的一击,心说这人好像也一般,正在思量的时候,忽然他感觉眼前寒光一闪,自己好像飞起来了,这时后面自军一阵惊呼,那边敌军纷纷欢呼雀跃,他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两招就被高敖曹斩下了人头,原来刚刚感觉自己飞起来是他的人头被砍飞了。

    田八能的死尸倒地,高敖曹大喊道:“投降免死,胆敢抵抗的一路就地处斩,给我杀!”剃头军早就按耐不住了,纷纷一拥而上抢夺敌军人头,因为他们的战功是靠人头来计算的,所以每杀死一个敌军,他就需要砍下对面的人头。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高敖曹对那些抢夺人头的军士大声呼喊道:“今日一战不以人头计算,谁先登入城是为头功。”

    剃头军一听他的话,纷纷丢下人头一个劲的追着西魏溃兵杀进城去,有些个还在用刀子割取人头的也赶紧丢掉身上的累赘的人头,轻装上阵追着溃兵杀。城内的守军早就看到田八能被阵斩的事情,此刻他们想要关上城门死守,可是城外还有大批自家的军士正在被追杀,一时间城内守军开始犹豫不决,到底是放自己人进来,还是立刻关上城门了事?

    就在这时高敖曹一马当先举着长刀一路挥砍朝着城内杀进来,他身后一百多个近卫骑兵也跟着杀过来,城门根本来不及关上城门的守军就被全歼了。铜管城不费吹灰之力就被他拿下。消息传到正在池阳坐镇的元欣那里,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立刻给独孤信休书一封,要他从后面包夹高敖曹的部队。

    这个时候独孤信怎么可能帮他,便以高宾的大军在侧他不能轻举妄动为理由拒绝出兵,继续死守隔岸观火。元欣这时也感觉到绝望,看来独孤信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出手,之前他来试探自己的话渐渐都成为现实,高欢的大军果然势不可挡,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坚持的对不对。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作为皇室宗亲,在皇帝受到威胁,宗室要被消灭的时候他绝对不能第一个投降,不然世人将如何看待他以及他的后代。高敖曹迅速集合部队又拿下了频阳,顺着河水南下,直逼池阳而来。元欣压根没有把握可以打败凶神恶煞的高敖曹,这时他收到两封信,一封信是来自豳州独孤信的,信中独孤信以一个亲家的身份对他好言相劝,并且直言不讳的说自己已经和东魏高欢达成了协议。

    元欣气的把这封信撕碎了一扔,把信使大骂一顿赶走。另外一封信是冯诩城的羊侃写来的,他在信里对元欣的过往功绩做了一番评论,并夸耀他还可以继续为皇室创造辉煌,劝说他在东魏元善见的朝廷里,他还能有立足之地,关键就看他此刻如何的选择了。元欣手里拿着这封信来回看了好几遍,心里五味杂陈心神不宁,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