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四章 各安天命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四章 各安天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元欣跪在中堂,此前他也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在敌人脚下称臣。可是现实就是这么讽刺你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真实的发生了以后,你都没有办法去区分这是现实还是梦幻。可是眼前的高欢如此真实的坐在自己面前。两边是他的幕僚和昔日关中的州牧、刺史们。

    高欢起身说道:“王爷何至于如此?我是受不起这样的大礼,快快请起。”高仲明识趣的赶紧上前将元欣架起来。元欣连连说道:“本王请罪来迟,还望齐王恕罪,齐王仁义之师以顺伐逆,我等却螳臂挡车妄自尊大,肇凶元首者非我莫属,还请齐王降罪。”

    高欢哈哈一笑道:“王爷言重了,正所谓各为其主但尽臣事,我不会怪罪你,反而欣赏你的忠心。”元欣低下头去说道:“齐王缪赞,臣愧不敢当。”刚刚还称自己为本王,此刻立马转口为臣,元欣老道的外交辞令让高欢深感自愧不如,高欢大声道:“来人,给王爷赐座。”

    元欣诚惶诚恐的坐在一边,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屁股随时会从椅子上掉下来,因为他只有半边屁股坐在上面。他这次来的目的是要和高欢进行磋商,到底如何安排处理伪帝元宝矩。高欢当然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于是开门见山的说道:“王爷,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来直去,很多东西不喜欢藏着掖着,既然你今天诚心诚意的来了,我也不跟你兜圈子,我们的诉求很简单,你们的皇帝肯定是不合法的存在,是一定要退位的。”

    看到元欣额头上的汗水开始往外冒,高欢说道:“当然,念在他也是曾经的皇室一族,我可以保证他的生命安全,回到邺城以后也一定会极力和圣上求情,免除他的死罪,但是其他的就不能保证了。”元欣有点后怕的问道:“那皇室其他的人员会做如何的处理?”高欢知道他在暗指自己的下场,抬头看了一眼羊侃,羊侃于是起身笑着说道:“王爷说话言重了,既然连伪帝自己的都被赦免了,其他的胁从自然也是从轻发落,当然如果有立功表现的还能以功劳大小加官进爵。”

    元欣抬起头看着羊侃,似乎想知道他有没有骗人,但是此刻殿内这么多人看着,实在不像是在骗人,堂堂齐王首席军师,断然不会在众人面前说诳语的。元欣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回去好好的和城内的皇帝,不对是伪帝商议一下,请给我一天的时间。”

    高欢点点头说道:“可以,那这个事情我就拜托给您了。”元欣起身扭头就走,他要赶紧回去劝说元宝矩交出皇帝的玉玺等物品。这时殿外还跪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宇文辛,他和元欣一起来的,可是高欢只单独召见了元欣,没有召见他,于是他还跪在殿外求见。

    殿内文武商议完军国大事,高仲明这时进来在高欢耳边低声说道:“殿外还有一个人求见。”高欢好奇的问道:“哦,是谁啊?”“宇文护的管家宇文辛。就是此人将宇文护擒杀的。”高欢一听立刻说道:“将此人传进来。”正要退去的文武又回到原位上。

    宇文辛卑躬屈膝四脚着地的进来殿内,三跪九叩道:“罪臣拜见大魏齐王殿下。”高欢没有作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台阶下跪伏的宇文辛。宇文辛以为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再次跪拜高呼道:“罪臣宇文辛拜见大魏齐王殿下。”高欢还是没有说话。这下连羊侃。贺拔胜等都有点纳闷了,怎么回事?

    宇文辛觉得气氛有点小尴尬,原本他以为自己好歹也是对高欢的有功之臣,不求封官拜爵,好歹也能混个平起平坐,不至于如此这般的羞辱,可是此刻高欢却如同视他如无物一般。大家都不说话,这时高欢才缓缓的开口问道:“你就是宇文辛?”宇文辛如释重负一般赶紧回答道:“罪臣宇文辛见过大王。”

    高欢点点头说道:“来人,把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推出去斩首,以儆效尤。”宇文辛没明白自己怎么就被高欢砍了脑袋,总之他就这样死了,那些被他劫持绑架宇文氏一族,有的因为没做什么恶事,且和宇文护关系疏远,反而被无罪释放了。宇文辛的这个下场连青花夫人都没想到,整个长安城内的人都拍手叫好,看来他平时做了很多恶事深受百姓们的“爱戴”。

    对于处决了一个小小的宇文辛,高欢一点都不在意,这不过是他的一个惩恶扬善的手段罢了。羊侃对他的最发也很赞同,长安城内此刻大家都在看高欢会如何行事,会不会拿帝王开刀,此刻他秉公执法的处置了宇文辛可以显示出此人的公正廉明,加上他亲自到现场救急孤老,抚养幼子,又祭奠亡者,这一些列的作秀让他在长安乃至整个关中名声斐然。

    元欣回到皇宫大殿内,元宝矩正跟皇后两人焦急万分的等待着他,三个人一见面,皇帝就屏退众人,随即问道:“怎么样,那贺六浑怎么说?”元欣十分沉痛的叹了口气没说话,元宝矩焦急地说道:“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这样真是即急死朕了。”元欣装作很痛心的说道:“陛下,那贺六浑说要将您和皇后押送邺城,交由他的皇帝处决。”

    元宝矩闻言颓然的跌坐在龙椅上,呆若木鸡一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皇后赶紧劝解他道:“陛下,陛下,你怎么了陛下?千万不要放弃希望啊。”元欣掉了几滴鳄鱼的眼泪说道:“老臣也是极力抗争,无奈高欢还要将臣也一同关押起来,后来幸亏有其他人给我求情。,才幸免逃脱回来跟陛下报信。”

    隔了半响元宝矩才悠悠的说道:“王叔,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元欣就在等他这句话了,于是连忙说道:“臣倒是还有一个计策,就是陛下可能会有点为难。”元宝矩闻言犹如恢复了信心一般,立刻认真的说道:“你说吧什么办法,朕一定配合王叔。”元欣点点头心里暗道:你也别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于是他说道:“据臣所见所闻,那贺六浑无非是想要咱们的玉玺回去交差,事到如今陛下您认为咱们还有保留此物的实力么?再者说这个东西如今肯定是烫手山芋,实在不行,陛下可将此物化作万朵红莲共赴黄泉,省的被敌寇轻易夺走。”元宝矩哭诉道:“这怎么行,先祖将基业传至朕的手中,朕虽不德但也是天命之人,此事万万不可。”

    元欣无奈的说道:“那臣也没有办法了,此刻已经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元宝矩看着皇后,哭道:“此刻竟然到了这般境地了?”看着皇后身怀六甲,他忽然起身拔出随身的宝剑对着城南高欢大军所在的方向恶狠狠的说道:“也罢,既然他如此欺人太甚,我也就不客气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