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鸿门宴(上)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鸿门宴(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元善见将鲁王元宿、赵王元钦、广安侯元嗣业、桐庐侯元继业以及内府詹事张耳、御史中丞赵佶、中车将军元邵等人都提前集合起来,这些人都是他在朝廷里信得过能托付的心腹,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元继业、元嗣业以及赵佶等人都已经暗通高欢,将此次的暗杀行动提前告知了对方。

    元善见的甲士都伏在堂下间壁里伺机行动,只要元善见摔杯为号他们就一涌而出将高欢等人乱刀砍死。眼看时间已经越来越近,元善见心里很紧张,内侍宦官王寅进来禀报说已经看到齐王和众将官进入东府,此刻通过了正门正朝内殿而来。元善见心里十分激动,当即起身道:“都随我出去迎接他,走!”

    一行人鱼贯而出来到大殿前的台阶上,只见高欢满脸春风的领着贺拔胜。孙腾、司马子如等老臣,后面跟着慕容绍宗、高岳、杨忠、李虎等一批强力诸侯,还有护**师羊侃、内阁大臣杨休之、高隆之、徐明之等人,边上护卫的是程咬银、窦陆光这样的虎将。

    元善见趾高气昂站在殿前台阶上等着高欢,远远的高欢见到皇帝就立刻快步走来,可是来到近前没有行大礼参拜不过是躬身施礼道:“臣拜见陛下。”其他人都纷纷跪下行大礼,元善见很不高兴,再一看只见高欢腰间居然佩戴着护身宝刀。他更加气愤道:“朕已经下令进入东府内殿都要解除兵器,怎么齐王如此模样就进来了?见到朕也不行大礼,这是何居心?”

    元善见心里生气这是手边没有茶杯,不然早就摔了一百次了,让死士出来将他乱刀砍成肉泥。高欢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记事官何在?”这时众人身后司马难消快步走上前来,大声道:“臣在。”司马自如没想到自己的大儿子今天也来到了现场,而且穿的十分正式,这让他心里有苦说不出。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皇帝给高欢摆下的鸿门宴,所以人人都提心吊胆的,这小子早上还正儿八经自称去官署上值,却没想到此刻出现在东府,司马自如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要问他怎么回事,可是司马难消此时目不斜视,十分端正的跪在台阶下等待高欢的命令。

    高欢微笑道:“陛下对之前的事情有点忘记了,你身为记事官有必要提醒陛下,为何我不行参拜大礼,为何我可以佩剑上殿。”“是,臣知道了。”司马难消于是翻开随身携带的记事簿大声朗诵道:“大魏某年某月,皇帝下令赏赐齐王假节绶,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高欢正色道:“原来如此。”

    此刻鲁王元宿,赵王元钦已经不敢说话了,高欢再次将身上的外氅解开,露出里面的锦玉丝绸长衫,又解下腰间的佩剑说道:“将此二物由来说与殿前左右听。”此刻他脸色已经由轻佻嬉戏改为凝重正色。司马难消立刻翻阅记事簿,元善见脸上一片茫然,元宿和元钦已经低着头不敢看人,内府詹事张耳往人群后面站,只有中车将军元邵怒目而视高欢。

    司马难消大声说道:“齐王身披的紫金锦玉长衫乃某年某月贺岁皇帝所赐,身穿此衣如朕亲临之意。所佩戴之宝剑亦为某年某月皇帝御赐,可上斩昏君下斩佞臣。”高欢似乎对答案很不满意,问道:“陛下为何赏赐一一说来。”司马难消点头应诺道:“某年某月齐王大败洛阳尔朱氏逆贼,解救皇帝于危难,所赐宝剑,又与某年某月齐王贺岁上贡国库税银百万两,陛下欣喜赏赐锦玉长衫一件。”

    众人都不说话了,言下之意很明白了,这两件东西都是皇帝赏赐给高欢的,此刻他带着这些东西来,谁敢动他就是跟皇帝作对,跟皇权作对。高欢的手下纷纷松了口气,这回皇帝是不敢轻举妄动了吧。元善见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依赖高欢,可是刺客他不愿意再想起高欢对他的恩惠,他只想将其除掉。于是很不客气的说道:“行了,不要表功了,既然来了,就开始宴席吧。”

    高欢看着他走进殿内,心里非但不生气反而冷笑一声,带头也走进殿内,于是众人也纷纷鱼贯而入,来到殿中大家分官职爵位高低而座次高欢的位子就在皇帝下手的位置,和他比肩的位子是空着的,谁也不敢跟齐王比肩而坐。然后是高欢手下的重臣分列两边席地而坐,鲁王、赵王这样的皇室反而安排在外围,这是皇帝安排的,意思是等下砍人的时候,自己人能快点脱离危险。

    高欢也不在意,就等着开饭,元善见也有自己的心思,等会开始宴席了,他就趁机找茬然后摔杯子,这样高欢必死无疑,到了此刻他还是一意孤行要将高欢置于死地。元善见已经等不及要开宴了,于是下令内侍开始上菜,宫娥们端着菜色纷纷鱼贯而入,游走于皇帝和齐王以及众将面前。

    皇帝第一个举起杯子对高欢道:“朕这次对于齐王的大胜表示祝贺,第一杯酒先敬齐王劳苦功高。”高欢也识趣的把就被端起来很谦虚的说道:“臣不才,侥幸得胜也是全靠陛下的英明神武。”他在这个时代也学会了古人的虚与委蛇之道。皇帝元善见满脸堆笑,高欢看见他跟内府詹事张耳使眼色,他故意装作不知。

    元善见看着高欢喝下此杯后随即话锋一转道:“可是此次得胜归来,朕听说还未封赏这关中的地盘已经被人瓜分了?”这话说得片面且带着责难的语气。元善见说话的时候是冲着高欢的,高欢毫不在意的吃着自己面前的菜色,元善见见他不理自己这茬,很不舒服的大声叱问道:“齐王,朕问你可有此事?”

    高欢这才放下筷子说道:“确有此事,但是陛下为何问臣,关中之地所赏赐的将官都在这里坐着了,陛下不放问他们即可。”元善见看着下面坐着的李虎、杨忠以及高宾、独孤信等人脸色不虞,他怒道:“朕问的是你,你扯上别人何干?再说了这事不是你齐王点头,谁敢这么大胆不经过朕的旨意就把地分了?”

    高欢冷笑一声道:“看来陛下是要找臣的不是,也罢。”说罢他起身手按在宝剑上,元善见还没来得及摔杯,见他这般样子着急的大喊:“你要干嘛?想在殿上造反吗?”高欢闻言冷笑一声也不搭话大声喝问道:“言官何在?”这时殿外一个人跪着回答道:“臣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