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九章 鸿门宴(中)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九章 鸿门宴(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高欢很满意的说道:“陛下,臣正好趁着今天文武百官都在要弹劾几个人,言官上前宣读我的奏折。”元善见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此刻言官匍匐进来跪在面前从怀里取出奏折来看着高欢,高欢点点头说道:“念。”自己随即坐下一边喝酒一边吃菜,似乎此刻发生的事情与他毫不相干一样。

    言官小心翼翼的念读起来:“臣齐王高欢弹劾宗室鲁王元宿,赵王元钦,此二人狼狈为奸卖官卖爵贪污受贿抢占良田,实属罪恶滔天,再弹劾内府詹事张耳秽乱宫闱与中宫宫女有染且胁迫旧宫人供其淫乐,此等丑闻令人发指。上书三人当力斩不赦。”元宿和元钦两人当即跪下求饶,张耳没想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一夜驾驭三太妃竟然被人查出来了,当即面如死灰颓然的坐在位子上。

    中车将军元邵这个人不是皇室宗亲,但是为人正直有为,且忠心玉皇帝,所以高欢没有抓到他的把柄。这时高欢淡淡的说道:“还等什么,都说了力斩,人呢?拖出去行刑。”程咬银和窦陆光两人闻言及要上前,元宿大声喊道:“齐王饶命啊,本王罪不至死何至于此?”元钦也脸色煞白不停的磕头的求饶道:“齐王饶命齐王饶命齐王饶命。”他已经被吓傻了,只会说这一句。

    这两个人原本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元善见因为和他们两个分属叔侄,觉得可以信得过,但是这两人实在太草包,加上自身本来就很不检点,被高欢抓着把柄整死简直易入反掌。这时元善见起身喝止道:“住手,朕的子侄你们这些佞臣也敢欺辱?贺六浑,我看你今日是要造反。”

    高欢淡淡的说了一句:“陛下,臣可是奉命行事,怎么说是造反呢?”元善见怒了大声问道:“奉命?你奉谁的命?朕现在是在弹劾你,你尽然敢这样跟朕说话?”高欢面无表情的说道:“记事官何在,跟皇帝陛下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司马难消再度登场,他翻出记事簿来大声朗读起来:“齐王殿下受西太妃之命奉旨捉拿佞臣元宿,元钦,以及奸臣张耳,谕旨在此。”

    说罢他真的从怀里取出来一份黄纸递到内侍官手里。内侍官赶紧接过来转交到元善见手里,元善见一看果然是西太妃的谕旨,只是这个西太妃早就不做主不当家了,高欢竟然把她搬出来,这点让元善见万万没想到,其实在皇宫里论辈分西太妃的确算是高的,可是自打元善见做了皇帝,前朝的皇后妃子们都纷纷进了冷宫,平时他连问都不问的,此刻却被高欢利用了。

    元善见看着程咬银一手一个夹起元宿、元钦两人往外走,窦陆光则一把将已经瘫软成烂泥的张耳提起来也跟着往外走。皇帝此时也急了,这三个人一死自己身边就剩四个人可以托付了,他当即想要撕毁谕旨,高欢立刻阻止道:“皇帝您可想清楚了,擅自损毁太费谕旨这可是大不敬啊。”

    话音刚落只听到殿外三声惨叫,程咬银提着三颗人头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往酒席宴前一丢,不是元宿,元钦和张耳还有谁,在场的人都是跟着高欢出生入死,要么都是身经百战的,所以对死人头都习以为常,倒是朝中那些随行赴宴的大臣都闻之色变,瑟瑟发抖的看着地上血淋淋的人头发怵。

    这下手也太快了,元善见当即就怒从心起,站起身来指着高欢的鼻子骂道:“贺六浑啊贺六浑,你真以为朕拿你没有办法了?”说罢他拿起酒杯就要往地上砸,这时殿外值守的禁军将领风风火火的跑进殿来大声说道:“陛下不好了,大门外大批的军队正在朝大殿而来。”元善见惊奇的问道:“谁的部队这样大胆?”

    高欢这时才起身淡淡的说道:“是微臣的左右护卫军。”元邵这时站起来大声说道:“大胆,你擅自调兵围攻东府,意欲何为?”高欢转头看看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如果我死可以换来天下太平,我虽死无憾,但是我要是现在死了这天下你们觉得真的会太平吗?”

    元邵看着坐着的这些封疆大吏们,哪一个手里不是握着重兵称霸一方,高欢似乎说中了他的心里话,可是此时他还是不能苟同,于是起身说道:“没有谁说要伤害您啊?”高欢这次是正色眼神凌厉的盯着他,盯的他都有点毛骨悚然,高欢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真的认为没人想要害我?”来人!“刚说完高欢手下之前那些坐着的人此刻都纷纷站起来。

    高欢指着殿外东西两侧的回廊说道:“贼在那里!”话音刚落这些人纷纷露出自己之前藏在袖子里怀里以及裤管里的短刀、匕首之类的武器。元善见此刻也是破釜沉舟,既然被高欢察觉了只能将错就错,于是他也拿起酒杯使劲往地上一摔,大声道:“给我把这反贼高欢拿下就地正法。”

    高欢回头冷笑一声,腰间的宝剑唰一声抽出来,殿外的五百死士一听到号令纷纷拿着武器冲进来,程咬银和窦陆光两人往前一站,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些不相干的朝臣们此刻早就吓得满地乱窜纷纷找地方躲藏起来。杨忠、李虎、慕容绍宗、高岳纷纷往殿外杀去,连羊侃也手持匕首往外走,要知道他在南梁就是带兵上阵的武将。

    这时高欢大吼一声都住手,店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只见他的宝剑已经架在元善见的脖子上,而皇帝本人已经被吓得跌坐在龙椅上动弹不得。高欢此刻这时造反了,明显的以下犯上了。连皇帝都劫持了还能说什么。这时东府的大门已经被孙凤珍和贺拔仲华的军队打破,大批大批的武士全副武装的持刀往里冲进来,孙凤珍其在马背上一扬手里的朴刀大声疾呼:“清君侧,正视听。”

    五百死士当即化作鸟兽想要四散逃散,他们万没想到今天的刺杀行动会是这样的结局,原本是本方胜券在握,谁知道到最后他们尽然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五百死士大部分都是斩首,零星逃跑的几个之后也被全数抓回来于市曹当中杀头。

    羊侃此时上前说道:“齐王殿下,既然此刻已经清君侧了,咱们就送皇帝回宫吧。”高欢本意就不是要杀元善见,只是想把他的党羽都剪除,元善见看他收起手里的宝剑,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看到元继业和元嗣业俩兄弟,赵佶等人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所托非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