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七章 草原的葬礼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七章 草原的葬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土门的丧事被办的风风光光的,阿史那族的强盛使得很多外国的使臣云集与郁督军山脚下的汗庭。孙腾此次来到阿史那族的首都,有着强烈的政治目的:为高欢进攻突厥打响前哨站。和他一起随行而来的是羊侃,他作为副使,更多的是想看看到底这个阿史那一族的突厥人强大在什么地方。

    在看过土门生前所列出的军营、牧场、靶场之后,羊侃不禁对孙腾叹息道:“我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他们指阿史那一族为什么能在突厥里强盛起来,这个是有原因的,你看他们的军营布列,以及马匹装备,都是整个突厥里最精良的,他们的铁器制作完全可以和我们中原相媲美,在加上他们的马匹素的比我们快,适应马背上的战术,咱们以前想要击败他们的确是有难度的。”

    孙腾低声说道:“那军师以为我们该如何破解他们的这种彪悍战术呢?”羊侃摇摇头道:“像这样的强大敌人用外力是很难击败他的,对付他们你必须用巧劲。”孙腾现在对羊侃十分的敬重佩服,于是不耻下问道:“哦,难道羊大人有什么办法了?何不说出来咱们探讨一下?”

    羊侃捋着胡须微微一笑道:“其实这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以现在突厥的强盛,外力是根本无法撼动他的,再说至今放眼天下能和他们对抗的也没有,当然我们齐国除外。所以对付这样的敌人我们的祖先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给出了办法,从内部分化他、瓦解他,这才是最有效的。”

    孙腾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是搞外交的,对于拉拢腐蚀这一套轻车熟路。羊侃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之所愿意跟孙腾说这些心里话,也是因为他想要再孙腾面前显摆一下,展示一下自己的足智多谋。当然前提是他自己对与北伐突厥有着深刻的认识,比如说现在,他就很清楚的看出了汉人和突厥人的问题症结在那里,所以此刻羊侃心里已经有把握和信心可以击败对手。

    当一个你无法抗衡的敌人向你施压的时候,你要首先做的就是保全自己,然后贿赂他。要么给他财物,要么给他美色。糖衣炮弹给足了,瓦解了敌人意志之后,接着从内部在分化他,挑拨他,让他失去盟友失去支持,到了那个时候在强大敌人都会倒在你的脚下。

    孙腾于是和颜悦色推心置腹的问道:“羊大人,我听说这个土门可汗去世以后,他们的大太子科罗即位了,但是好像他们内部有不同的声音,似乎有人对二太子燕都抱有什么幻想。”羊侃闻言欣喜不已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我可要好好的在这里调查一下,因为这个可是问题的核心关键所在,只要我们能掌握这个东西,后面很多事情就很好解决了。”羊侃的意思是使用燕都和科罗分庭抗礼,从而达到分化敌人削弱敌人的目的,这是一个相当有想法的创意。

    孙腾低声道:“羊大人切不可高声说话,此地虽然是突厥王庭,可是鱼龙混杂,很多的细作都混进来,难免隔墙有耳。”孙腾还是比较胆小谨慎怕事的,在漠北草原他不想出什么意外,要不然会比当年徐明之和瑶琴娘娘还惨。羊侃第一次来这里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但是经过他的提点也知道自己不能太高调。

    两人相携走进大帐内,他们离开后不久,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此人正是赵公明。他脸上的脸色阴晴不定变化莫测,只是定定的看着王汗大帐有十分钟的样子,接着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赵公明回到自己营帐内左思右想,一直在作斗争,因为他刚才已经把孙腾和羊侃的对话全部听到了,所以几乎可以说齐国后面的一些策略其实他现在就已经大概齐都知道了。

    但是他烦恼的不是要不要把这些告诉给科罗自称为木杆可汗,而是要不要把这个秘密保存起来谁也不说。他是北魏人,后来算是被人陷害才沦落到柔然,接着又被俘虏到突厥大营,当时要不是阿史那土门好心搭救他,他早就死在做苦役的俘虏营里了,可是他一直以在自己是汉人为自居,帐篷里的摆设用具都是按照汉人的习惯来的,连他的亲儿子虽然姓着娘家的姓,可是他私底下给他取了个汉人的名字。

    每逢佳节倍思亲,他的内心其实还是抱着有朝一日回归故土的强烈愿望的。当然作为报复他是希望自己能带着强大无比的突厥铁骑踩踏着那些陷害他的人的尸骨一路走向邺城,走向洛阳。他希望让那些曾经害他家破人亡的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摇尾乞怜,而他毫不留情的把他们都杀掉,这才解气。

    这时帐篷被人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是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一个突厥人,一个突厥部落里的中层贵族,能嫁给他是因为土门的意思。赵公明还在发呆出身,他的突厥老婆阿伊奴用突厥语开口问道:“夫君,你怎么在这里?王汗还在派人找你,有事情想要和你商量。”赵公明有点傻呆呆的坐在没动。

    阿伊奴以为他没听到,于是走过来一看,发现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于是上前摇了摇他的胳膊,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夫君?”赵公明这才猛的从自己的思绪里拔出来,有点惊慌失措的问道:“啊?怎么了?你跟个说什么?”阿伊奴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于是温柔的问道:“你是不是因为先王的事情而伤心,唉,长生天会保佑他的,你过分的伤心也不好。”

    赵公明心说我那里是因为土门的死而发愣,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阿伊奴继续说道:“你快去王庭吧,王汗找你有急事呢。”“哦,我这就去。”说罢赵公明赶紧起身,忽然他问道:“我儿子呢?怎么没看到他?”阿伊奴回头笑了,说道:“你怎么忘了,他今天早上一早就被我弟弟接走去外婆夹了。”

    招工这才点点头道:“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忘记了,唉。”说着转身出门而去,阿伊奴有点疑惑今天的丈夫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她毕竟是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对于这个汉人丈夫她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他好好的不惹事就行,好在这些年赵公明在土门面前很受宠,所以此刻阿伊奴完全没在意他的异常。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