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九章 密约相谈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九章 密约相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随从把皮毛和纸条一起递过去,羊求接过皮毛问道:“这是什么意思?20人是干吗的?”随从把掉落在地上的纸条捡起来说道:“老爷这个才是重点。”羊求于是接过纸条说道:“你怎么不早拿出来?”随从心说你自己瞎啊没看见纸条还怪我咯。羊求看着纸条上说的:今晚某时登门拜访还望赐教,三斤金。

    羊求不理解三斤金是什么东西,但是知道今晚什么时刻会有人来拜访他。于是问道:“那个皮毛商长的什么样子?”随从努力回忆了一下说道:“那个人没有胡子,个子不高,长的比较黑,说话不结巴。”所以说什么样的主子找什么样的仆从,羊求笔记哦啊马虎、大大咧咧的,所以找的随从都是那种说话等于没说一样的人。羊求闻言还点点头道:“听起来很平常啊,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随从附和嗷:“老爷你说的真对,我看那人长的确实很普通。”主仆二人在屋里聊了一会,随后羊求说道:“我让你去找赵公明的,趁着现在天色还早,你速速快去。”随从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要做,于是立刻答应着转身出门而去。羊求则拿起桌上的吕氏春秋继续研读起来。

    赵公明这个人是很会察言观色的,这么多年在突厥政权的核心里摸爬滚打,没有这点基础本领只怕他早就被清洗掉了。所以他不用猜也知道燕都对于羊求的想法,当羊求的随从来自己家想要登门拜访时,他一得知这个消息立刻拒绝了,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身体偶然风寒不方便见客,一推了之。

    在他的心目中羊求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官,根本没有什么结交的价值,除非是他亲爹羊侃来了,或许还能让自己心动,再说了他估计燕都早就派人在监视羊求的行踪,所以也不敢擅自跟他会面,在科罗葬礼这个敏感的时期,谁会不要命了私下里跟外国使臣接触,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随从很郁闷的回去了,他没有完成羊求交给他的任务,要知道这次漠北行,一路上羊求就不断跟他灌输此行的重要性,要结交拉拢至少一个突厥的高层官员,可惜的是自打到了这漠北草原,他们的行动就一直受挫,没有一个突厥的王公贵族愿意和他们会面的,羊求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挫败感。

    赵公明原本不在他的计划名单上,自己是堂堂汉儿,对于想他这样反身为奴屈膝侍奉蛮族的卖国贼,羊求内心十分瞧不起他,不屑于和他结交,他甚至还想到了如果要是赵公明主动来找自己,要求跟他会面,自己会毫不留情面的予以拒绝,而且是义正言辞的那种。其实他自己想多了,赵公明不但不会来找他,甚至压根没有注意到他这个人,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随从很委屈的回来跟羊求报告,羊求问道:“怎么样,那个卖国贼答应跟我见面吗?”随从很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他家的小厮说,卖国贼最近身体不好,沾染风寒了,不方便会客。”羊求闻言一拍着桌子大怒道:“放屁,真把我当傻子了?那天在葬礼上我还看到了他呢,身体好的很,哪有什么染上风寒的样子?他这是看不起我羊求啊,这个王八犊子。”随从立刻说道:“老爷,淡定,咱们不骂街。”

    羊求怒不可遏道:“我淡定什么?他一个卖国贼,我都不好意思去找他,他现在长脸了,跟我面前摆谱,他算什么玩意儿?”随从低头没吱声,羊求真是气坏了,一种被人羞辱的感觉,被人戏耍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浑身**被人看光了的羞耻感,这让他这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一时半会绝对接受不了。

    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随从和正在骂骂咧咧的羊求都停下来,他对随从使了个眼色,随从于是转身出去问道:“谁啊?“门外没人搭茬,随从心里也有点不高兴,心说那个孙子逗我玩呢,你等着我的。于是上前去开门,他刚把门打开一条缝,外面那个人就像是急不可耐一样直接从门缝里挤进来,力气有点大,随从吓得要死,赶紧闪到一边,嘴里说道:“哎哎你谁啊?”

    这时闯进来的人回身把门又关上了,这才笑着说道:“是我。”随从一看笑了,这不是之前塞纸条送皮毛的小商贩吗,于是对羊求说道:“老爷,没错就是他。”羊求被他的话弄得莫名其妙,他起身走过来问道:“这人是谁啊?”这时沂金对他脱毛行礼道:“想必这位就是齐国特使羊大人,我是阿史那沂金,突厥部阿史那族的一个酋长。”羊求一听嘴巴的长的很大,随即惊喜道:“哦,有失远迎酋长大人,来来来,这边请。”

    随后他又让随从去烧水沏茶。沂金东张西望的似乎在屋子里找什么东西似的,羊求很好奇的问道:“酋长大人,您在找什么吗?”沂金闻言笑笑说道:“没,没事,我就是看看这屋里有没有其他人。”其实他是在看这屋里有没有暗藏什么偷听的东西,屋里有几条路可以逃生。这是他多养成的好习惯。

    羊求于是笑着说道:“哦,这里就我和我的随从,没有其他人,但不知今天酋长大人登门找我所为何事?”沂金确信没有其他人以后,才低声神秘的说道:“我找特使大人其实是有一件天大的事情,想要贵国帮忙的。”羊求随即十分热心的说道:“哦,什么事您说来听听,只要是我们能做的我们一定可以帮你。”

    随从把沏好的茶水端了上来,羊求对他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门口盯着点。”随从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毕竟人家是主子,没奈何的只好低头应诺转身出门。羊求把茶杯往沂金面前一送,于是说道:“现在您可以放心大胆的说了,你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的?”

    羊求其实心里心里很清楚这个酋长能找到他办的事情多半都是棘手无法解决的大事,否则谁会跟一个外国特使寻求帮助?沂金也是鬼迷心窍,居然跟羊求说出这件事情,只见他神秘的说道:“我怀疑我闷得木杆可汗是被人害死的,但是一时半会还没找到证据,我发型有一股黑暗邪恶势力在暗中阻扰我,这个实力很强大,我没有办法独自解决,所以才想到找你们帮忙。”

    羊求好奇的问道:“那你怎么不找你们的新任可汗说说呢?”沂金闻言笑了,说道:“如果你们的新皇帝只有三岁,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他说呢?”羊求点点头道:“哦,我明白你的意思。”话虽这么说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有矛盾。但是沂金继续说道:“我希望可以借助你们的力量帮我清除杀害我们可汗的凶手。”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