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誓言与未来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誓言与未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总之女儿非他不嫁,父亲您若是再逼迫我,我就……我就……”娄明春也是上火了,小脸急的满脸通红,但是气势凌然,丝毫不畏楼内干的威胁。

    “好,你要真与他私定终身,我就与你断绝父女关系。你给我滚出家门自力更生去。”老头也拿出杀手锏。真是一对亲父女啊。

    眼看要鱼死网破,高欢转头向段长求救,听了半天大戏的段长此时再也不能沉默“在下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算个屁!给我闭嘴。我们的家事你掺和什么?”老头这是气疯了。

    段长没料到这老头这么不斯文,刚要与他理论几句,高欢连忙拉住,转头对楼内干到“大人,你消消气,听我高欢说几句?”

    老头刚要抬头骂人,只见娄明春眼色凛厉气鼓鼓的瞪着自己,话到嘴边又别回去。

    “大人无非是担心小人日后没有能力养活小姐,俗话说男儿顶天立地志括四方,我高欢堂堂七尺男子汉,现今虽在军中任八品偏将,但是如今天下纷扰,贼人四起,民不聊生,正是我辈匡计天下建功立业的好时机,我今日在此立誓待我他日封侯拜将位极人臣,定要高头大马前来迎娶小姐。大人还请应了我此誓。”说罢正气凛然的看着楼内干。

    楼内干本来不愿搭理他,可转念一想,自己这个丫头是个倔脾气,真要闹个两败俱伤,丢面子的最后还是自己。何不暂时答应了,做个缓兵之计,日后再慢慢开导相劝。想到此处,楼内干也起身说道“好一个男儿志在四方,我且答应你,两年为期,届时如果你做不到位极人臣,就别怪老夫没给你机会。”说罢拉着娄明春道“给我进去!”转身对管家大声道“送客!”

    娄明春依依不舍的被半拉半扯的拖进后宅,高欢望着娄明春的背影大声道“小姐莫急,等我努力两年,挣出家产后再来迎娶你。”

    高欢和段长几乎是被家丁们轰出来的。

    “贤弟,我今日算是看出来,你是个人才,志向远大。这辈子定会位极人臣,也许我是不可能看到了,但是我的儿子、孙子辈还希望你到时多多照顾。”段长一脸认真的给高欢作了个礼。

    本来也是气上心头随口胡邹的几句愤青话,没想到段长倒认真听进去了,这点让高欢既意外有感动,抓住段长的双臂道“老哥说的哪里话,日后我高欢真要发达了,定会与你共享富贵。你就瞧好吧!”

    笔者在这里要多说几句,从这里开始,我们男主高欢(程录)叱诧风云改写历史最终成就帝王之业的英雄事迹就此起航。

    杨钧等六镇的败军退到平城没多久,卫将军元彧的大军就全部集结到位,全军包括步军十万,马军两万,后勤给养部队八万,共计二十万大军,克日挥师北上扫平六镇。高欢改受破虏将军元渊节制分配为左翼第四队进攻武川,其本部下辖八百余人,其中军司马四人,队正八人,军卒包括骑兵一百二十,步军七百人。驻扎于平城北门的军大营。

    段长甚至为了和高欢亲近,自动降级到高欢营里当一名前军司马,当然高欢是很愿意接受这样的调动的。在自己还不是很熟悉军务的时候有一个前辈手把手指导,这个成长速度是相当大的。

    正在营房里巡视准备工作的高欢和段长忽然一个小卒前来“禀报司马大人,营门外有个姑娘要见高将军,说是尚书府的人,有急事求见。”

    “哦?快快带进中军大帐。”还不等段长回答,高欢迫不及待的说道,肯定是娄明春这个小妮子派人来。

    一个身披红色斗篷的婀娜女子跟着小卒缓步走进大帐,这不是朝思暮想的娄明春本人还能是谁?段长倒也知趣,带领闲杂人等全部退去,让二人好好叙一番相思之苦。

    “你这冤家,若不是从父亲口中得知大军即将开拔到前线,我都不知你我都要分别。”说罢双眼微红,垂头轻声道“枉我一心还等你来府上寻我,你怕是早已忘记那日誓言。”听声音都快哭了。

    高欢瞧着眼前弱小的美娇娘,试想她平时的坚强和此时的柔弱,心中不禁犹如刀割,上前一把将小人儿搂在怀里,低头歉意道“怪我怪我,那日立下誓言,我自觉不达目的誓不相见,所以日日在军中操练,夜夜苦读兵书,想早点成就事业,好娶你过门,不成想倒冷落了你,是我不对!”

    两人拥抱温存了半响,高欢才放开几欲窒息的娄明春低声问道“今日有何事到军中着急寻我?”

    好不容易脱离高欢“魔爪”的娄明春大口喘息,掩着樱桃小口,胸脯上下起伏不停,看的高欢哈喇子又流一地,这娄小姐的馒头山比那王淑芬不差分毫啊。

    假意狠狠瞪了高欢一眼,娄明春才道“我……我听说你们马上要去北面打破六韩拔陵,想当面与你话别,就给你送这个来了。”说罢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这个是我自己做的,里面是给你在关帝庙求的平安符,你且贴身存放,能包你平安。”说罢便给高欢带上。

    看着刚刚还梨花带雨此时却花容满面的娄明春,高欢满心欢喜乘机又偷吻了一下,心满意足的说道“其实我妈和我姐前天也来过,但就送来些衣物和吃的,看来还是你有心了。”

    “那是自然,谁让你这个冤家时时欺负我,而我偏又自己满心里装的都是你。”小人儿那一脸傲娇的模样实在可爱,原来古代的女孩儿也跟现在差不多,撒起娇来一点不含糊。

    “答应我,一路小心。我宁可你不要功名,也要安全回来。”娄明春情深意意道。

    “答应我,从此保重。我要你在我回来之时不变分毫。”高欢深情款款说

    (笔者插一句这两个人,我是真醉了,呕啊。)

    第二天,军队集结开拔。

    高欢雄赳赳气昂昂的骑马走在本部最前头,身后是前军司马段长,以及余众兄弟,看着街道两边欢送的各军家眷,心里热血沸腾,此去战场定要破灭敌军立下大功。

    高家一门也在路边欢送高欢一行,当然在不起眼街角处,还有一个人也在默默目送高欢等人远去。

    大军到达白道战场已经是六月底,天气十分炎热,高欢部被分配在白道城左侧的青狼山驻扎。因为有段长随行协作指点,安营扎寨自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情况不像高欢想的那么轻松,六镇的起义军已经达到近五十万,各镇的头头们共推贺六韩拔陵为盟主,磨刀霍霍的冲着官军大本营白道城就来了。

    因为官军主力长期缺乏锻炼,匆忙之下集合起来,没有协作配合的意识,甫一接战就纷纷溃败。

    七月中旬,官军溃退至离平城西面的云中郡,元彧因指挥无方被撤职,火线救场的北讨大都督李崇走马上任,崔暹和元渊被任命为副手。高欢开始因为都没有进入战场就被迫大溃退而恼羞不已,现在军队重新集结在云中,直属上司还成了副指挥,这下立功机会应当十拿九稳。便到中军大帐主动请缨做先锋。

    一个男人的成长是离不开一个又一个的深坑,这高欢(程录)也不例外,这次他就为自己的信心满满收到了沉重打击,但这次打击也让高欢从此以后更加成熟稳重。当然这是后话。

    高欢满心欢喜的回道本部行营,段长和其他几个下属正好也在议事,高欢一脸兴奋的说道“诸位,我去中军讨了个好差事,咱们被任命为先锋军,与左部的司马子如将军同行,迎击来犯的胡琛部。”

    “这……行吗?”段长和其他几个司马面面相觑,这不胡闹吗!且不说自军人员配置不足,这刚到战场应该是安顿下来稳住军心,伺机而动。

    军令如山,也不是段长等几个低级军官反抗就可以逆转的,明知是去送死还要大伙一起去,这心中的懊恼也只段长知道,高欢倒是满脸不在乎,欣欣然似霸业自此成。

    “禀将军,我军左翼发现敌人大量骑兵。”一名斥候探马气喘吁吁的道。

    “将军,我们右侧也出现大批敌军骑兵,我们被敌人包围了!”又一个斥候说道。

    “将军,该怎么办?”左军司马和右军司马问道。

    刚进入北方草原,就被敌人大量部队包围了。

    高欢着急的转脸向段长求助,此时段长也是一筹莫展,要不是高欢一开始打几次小的胜仗,贪功冒进,带领部队进到敌人势力范围内,也不至于和友军司马子如部失去联系,导致现在首尾不能相顾。

    “现在只能孤注一掷,往南突围!”段长无奈道。

    “那俘虏和这些缴获的战利品呢?还说带回去大家分了呢!”

    “事到如今只能全部舍去,现在只有祈求我们能顺利突围,其他的管不了了,将军下令吧!”段长焦急的看着高欢。

    犹豫了半天,看着大家都在等他最后表态(再不表态军队就要哗变了),高欢一咬牙一跺脚恨恨道“撤,全部撤,只带干粮和必要的武器装备,其他全部丢弃,快!”

    全军立马掉头,段长负责殿后(老爷子执意要给全军做个表率),高欢骑在马上头也不回的往南跑,一路上有敌军小股的骚扰部队,都被其他几个司马率部挡住,就为了让主将高欢逃跑。

    高欢带着几十个骑兵一路狂奔,在离云中还有十里的地方,忽然路边闪出一彪军马,一员大将手持大刀正横刀立马等着高欢他们近前。

    到距离三四十米的地方,高欢勒住马匹,手指对方问道“什么人敢挡我去路?不要命了?”

    “哈哈哈……”对方一阵狂笑,笑完大声道“老子在此本想捉个大鱼,没想到遇到几个斥候散兵,也罢,老子将你们这些杀掉,马匹牵回去也能换点钱。”

    高欢愣了,散兵斥候,一看自己的衣服,乐了。自己逃跑的时候换了身小卒的衣服(还是段长要求的),好庆幸,好家在的段长。

    “你这厮报上名来,大爷刀下不收无名鬼!”高欢边对贼将喊道,边轻声对身旁的骑兵说道“列阵,准备弓箭!”

    “哼,老子让你做个明死鬼,听好了,老子乃高平王(胡琛自立的称号)手下第一猛将赫连恩是也!”赫连恩大声回道。

    “好,你说我们是单挑还是群架?”高欢问道。

    “什么单挑、群架?老子听不懂!,来来来,咱也别废话,就我与你,一对一捉对厮杀。赢了你带人走便是,输了……哼哼!”说罢赫连恩便拨马走上前来。

    这时高欢有点慌了,这马上功夫他本就是稀松平常,跑路都费劲,别提说马上PK了,那准是死无葬身之地啊,可事到临头现在认怂等于白给,还不如搏一把。

    “行,我跟你一对一,别人不许插手,但你先等下,我要热身!”说罢高欢下马开始做早操,嘴里念念有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来一次……

    赫连恩没见过这套,在马上等的昏昏欲睡有点不耐烦了“你他娘的整好了没有,打个架墨迹半天,老子都困了!”

    一听对方有松懈,高欢不露声色道“好了好了,马上就好。”刚说完,高欢飞身抓起随身朴刀用力往前一掷,回身道“射箭!”

    就听见嗖嗖几声,高欢身后箭如雨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