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义军?强盗!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义军?强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路上兄弟几个有说有笑的往军营里赶,高欢身上揣着一千两的银票瞬间觉得天高地阔的,一扫之前的颓废。俗话说得好钱是人的胆。一点没说错。

    高欢心道这下交了差,就可以在义军里立足,后面的事也就好办了。

    大帐里,宇文泰面无表情地看着高欢,案几上放着一千两银票,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英俊小哥很让自己感兴趣他到底想干嘛?

    边上军师一脸吃惊的说道“我滴乖乖,你们昨晚把谁给打劫了?这么多钱够买好多粮食武器装备。”

    高欢自然不会说自己带人去把军粮官的亲戚打劫了,所以胡乱编了个由头就糊弄过去,这年头天下大乱出点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大王已经下令,近日会集合人马攻打沧州,不得不说高将军运气十分的好,刚一入伙就可以建功立业。”宇文泰悠悠的吐出这一重磅消息。

    “我早说过,在下入伙义军只为天下苍生,并非为一己私利……”高欢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场,这是一贯的明确的。宇文泰挥挥手打断他“高将军对大王的任命似乎不感兴趣?”说着手上摆弄着案几上的委任状。语气十分平淡。

    高欢面带喜色的眼睛一亮,随即就恢复平静的说道“大王的任何命令我都会认同并坚决执行。至于职位高低,在下也不十分在意,要升迁是靠立功得来的。”

    “呵呵,好,既如此这委任状我就不替你念了,你自己拿回去看吧。还有一件事,回去之后整顿军马,准备攻打沧州。”

    “末将遵令!”高欢动作迅速的从宇文泰手中抽走委任状,心道“小屁孩在我面前装什么?!”

    高欢因为之前已经有点名气,这次也超额完成入伙任务,所以宇文泰对他很满意,私底下给他提升到屯骑校尉的位置上来,因为葛荣平时对宇文泰十分信任,对于他自己内部人事变动是从不过问的。

    从步兵校尉变成骑兵校尉,虽然俊杰基本不变,但是性质完全不同,这点从高欢看到自己的部队后马上得出结论。

    军营里来回穿梭的三两骑兵到处可见,马厩里的满是马匹,边上堆满粮草,李二虎跟在高欢身后巡营,不停的对身后的关一关二两兄弟训斥“我早说了咱们老大是坐大官的料,你们现在好好伺候咱大哥,以后富贵全在老大手里,懂了吗?”关一关二两兄弟一脸欢喜的连连点头。现在这几个人跟着高欢混好了,从临时工转成正式工,而且还是待遇不菲的骑兵,自然是欢天喜地的。

    “李二虎,你别跟我搞官僚主义,我说我们都是穷苦大众出身,大家应该亲如一家,不分上下级,什么大哥大哥的。”高欢嘴上说着心里乐着,他还是很享受被人围绕着,赞美着的感觉。也难怪,人非圣贤,心中难免有些贪心欲念。

    这里笔者相对葛荣的起家做个简要说明,因为后面的故事会因为他引出更大伏笔。

    这个葛荣原本是穷苦的怀朔镇兵,丁零族的鲜于修礼在定州左人城起义时,葛荣前去投奔他,后来鲜于修礼被主降派部下元红叶斩杀,葛荣乘机灭掉元红叶为鲜于修礼报仇,统帅了其部众在幽州河北一代就食。

    现在北方的几座大城都被葛荣坐吃山空的几十万流民义军榨干吃尽,葛荣不得不想办法去攻打为数不多几座北魏控制的孤城,其中这沧州的刺史薛庆之是个难啃的骨头,几次都机智的抵挡住葛荣的进攻,弄得葛荣心里十分忌惮有很垂涎。

    前面已经杀声震天,高欢骑在马上,远眺着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沧州成,只见他头带钢盔,身披铁甲,手持长矛,腰里挎着祖传的朴刀。英姿飒爽好一个英俊将军!

    “尼玛啊这么重盔甲,走路都费劲,别提打仗了,怎么骑兵比步兵装备还重。”高欢心里对这个军队服装设计师意见很大。他哪里知道,汉代以来步兵都是炮灰,装备烂的很,只有骑兵才是部队的主力,特别是在北方平原之地,骑兵的作战力那是相当恐怖的。

    “禀报将军。”一员传令兵飞身来到高欢坐骑面前,行礼道“传宇文将军令,前方将士即将叩开城门,请高将军率部随时进入城内。”

    “知道了,你下去吧!”高欢回身对后面的李二虎等部众大声道“各位将士,今日就是我等立功夺取富贵的好时机。传我命令进城以后,只要敢反抗的官兵,全部杀掉,但是不得骚扰城中百姓,做到秋毫无犯,树我大齐军威!”

    “末将遵令!”李二虎带头答道。

    先头部队已经全部进入沧州城,高欢在李二虎等人的护卫下骑着马缓缓进入城内。

    只见城内残垣断壁,火光四起,尸横遍野,随处可见个别来不及逃脱的官兵被十几个义军围住,长矛捅死,乱刀砍死,遍地哀嚎。

    高欢第一次见到巷战的惨烈,脸上也不尽煞白煞白的,但是硬装也要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这些乱兵你要是怂他们就欺压你,何况自己身为将领决不能作出丢脸丧气的举动来。

    沿着大路街道,高欢一行人正飞速往城中太守府前进,忽然边上的名房里传来妇女的凄惨呼喊,高欢等人都驻马停下,只见几个义军从里面扛出粮食,正在抢夺财物,好不热闹。

    高欢眉头一皱刚要喝止,只听李二虎高声骂道“娘的,给我住手!”我去,你是老大我是老大,啊?

    几个义军乱兵纷纷停下手里伙计看着这几个不知道什么来头骑马的大汉,只见其中一个貌似领头的人出来作揖答道“不知大人驾到,我们正在清理城中乱匪……”

    “你们清理乱匪都清理到老百姓的家里了?”高欢是很不满的打断了那人话,说道“谁下令让你们这样干的?”

    “奉宇文大人军令,只要进的城中,城里的财物便是谁抢的归谁!”那人还一脸自得。

    屋里老人妇女小孩看着这一幕,都给高欢跪下,嘴里道“大人给小民做主啊。我们都是寻常百姓,不是乱匪。”

    高欢嘴里怒骂我日!手里一挥劈头盖脸的就冲那人打去一马鞭,那人没来及的反应招架,硬生生吃了这一鞭子,啊的一声倒在地上,手捂着脸哭道“你这厮怎么说着说着就打人?现在满城义军谁不在打家劫舍,偏用你来做这好人?”几个步卒放下手里东西,都不敢动,傻傻站在一边看着。

    “都给把东西放回去!”看着高欢凶神恶煞的骑在马上,几个乱兵纷纷拿起东西放回屋里。就在这时,忽然身后传来女孩的呼救声。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被两个乱兵从房屋里追出来,两个乱兵满嘴脏话“妹妹你别跑啊,陪我们哥两到屋里玩玩,哈哈哈。”

    高欢不禁眉头皱的都拧在一起,这什么义军啊,跟强盗土匪没区别。

    女孩步履蹒跚的边坡啊边向高欢呼救,衣裤也被拉扯的都撕烂,身上几处要紧部位倒还好,只是若隐若现的很让人又不好的遐想。

    李二虎待人上去就把两个色胆包天的乱兵围住。

    两人见状一愣,问道“你们想要干嘛?知道我们是谁的部下?”

    高欢下马上前扶住那女孩,刚一接触那女孩边昏倒在高欢怀里。高欢抱起女孩转身对关一说道“找个干净的屋子安顿好她,顺便拿把我们随军的大夫找来给她看看有无大碍。”说完这些后,高欢冲着两个气焰嚣张的乱兵就走了过来,手上还多了一把祖传的朴刀。

    地上的血水顺着街道旁的水沟缓缓流动,高欢拿块布不紧不慢的擦着刀上的血迹,现在对于杀人,他已经不再心有余悸,轻车熟路的一刀下去,让被杀的人感受不到痛苦。高欢此时心里已经无所畏惧,杀个把贱人对他来说不是天大的罪过。

    边上的人都被高欢的冷静吓的不敢动弹,这两个可是宇文将军亲卫队的人。

    “禀报将军,宇文大将军要你速速带人到城南大门处集合,不得有误。”一个传令兵骑马飞奔过来道。

    大家不禁为高欢捏了把汗,这么快消息就传到宇文泰那里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高欢十分淡然的把朴刀插回刀鞘里,转身上马大声道“李二虎,集合全部人马,城南大门集合。”然后哒哒哒骑马一溜小跑朝城南门去看了,关二和李铁柱也紧随其后。

    “不知将军这是何意?”高欢看着眼前满地被双手反绑坐在地上的官兵,疑惑的转脸看着宇文泰。

    “奉大王军命,这沧州城里只要年满十二的,不乱男女都要被斩首,一个不留。”宇文泰再说出这句话时显得很冷淡,屠城被他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正常。

    “这是为何,要说他们抵抗也只是各为其主,我们进城就大杀特杀,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以后还怎么攻打其他城池?他们不得死命抵抗?”高欢不禁对葛荣的部队有另外的看法了这就是一只野蛮残忍的屠杀机器。

    “这是大王的命令,自有他的道理,你我既然身为齐国将领只有遵从指令行事,其他的不是我们能管的。”

    高欢上辈子最不喜欢听得就是同事说这句话,动不动就拿领导的命令说事,领导的命令固然要执行,但也要看是否合理,如果是危害群体利益的指令,即便眼前是正确的,也不能去操作执行啊,所谓杀鸡取卵非可取也。

    “大王可知这样做的后果是寒了天下人的心,自古欲成大事非不得民心而可成,这样下去我们齐国很快就被孤立起来,人人得而诛之,为天下人唾弃。”高欢此刻已经对葛荣和宇文泰内心充满失望,一个是昏庸残暴的割据军阀,自私自利。一个是惟命是从的冷血杀手,浑浑噩噩。天下未定就这样滥杀无辜齐国还能有未来?

    “大王知道,所以才我们才要你来执行这一命令!”说罢宇文泰转头微笑的看着高欢,那表情似乎在说这件事与我无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