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禽兽葛荣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禽兽葛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中军帐中,高欢悠悠醒来,高岳李二虎等人见状马上围了上来纷纷道“大哥,你醒啦,你还好吧?”

    “我睡了多久?”看来每次力战之后高欢都累得不行,一是因为心情紧张压力大,再一个是因为体力严重透支导致。所以此时高欢暗想以后要开始坚持每天锻炼,不能每次都指望侥幸生还。他现在对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也有了新的认识每一场战斗的胜利都是靠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步一步走出来、一刀一刀砍出来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诗词真实而又形象的展示给高欢战争的残酷。

    “贺拔胜呢?”高欢此时心里还对他有气娘的,差点害死老子。

    “他正在接收葛荣的降兵,大哥,这回我们是真的发财了!”李二虎一脸兴奋的表情。

    高欢挣扎着坐起来道“葛荣死了吗?”这是他目前最关心的。

    “老匹夫没死,现在关押在军营里。”高岳上前扶着高欢道。

    “带我去见他!”高欢眼中露出纷乱复杂的神色。

    “大哥,我有事禀报。”关一从帐外进来,看他脸色不虞,似乎遇到什么事情。

    “什么事,重要吗?“高欢脸色蜡黄,十分疲惫的样子。

    “额,你最好还是跟我去看看吧。”关一面露难色。

    在一个葛荣的大帐前面,高欢等人站住了,门口有两个高欢的亲兵在把守,见来了众将都躬身执礼。高欢转头问关一道“到底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大哥,你进去看了就知道了。“李二虎和高岳似乎早就知道这事。高欢心里纳闷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还要装神秘。难道又是如意小丫头搞什么生日派对的惊喜?不对啊,他们都不知道我的生日才对。想到这里高欢也不愿多想,掀起门帘进去一看,呆住了。

    昏暗甚至有点黑暗的大帐里,绳索一个接一个的捆着许多女人,这些女人个个身着暴露的服饰,头发散乱、神情木呐,人数有近三四十个之多。

    高欢皱着眉头有点气愤回头质问关一“你搞什么名堂,抓这么多妇女关在这营里作甚么?”

    关一马上一脸委屈,大声道“大哥您说哪里话,这些是我们接手葛荣降兵时发现的,我哪里敢关这许多妇女在此?”

    高欢回头眼神凛厉的看着李二虎,之见李二虎上前轻声道“关一说的是实话,我们一开始发现第一个帐篷时也没在意,以为是葛荣的侍婢们。可后面又连续发现这样的帐篷有好几个,就觉得不对劲,抓了一个投降将领一吻才知道,这些都是葛荣这些年到处烧杀掳掠抢来的妇女,不但在军中同男子一般服役,还时时要陪葛荣和他的将领们睡觉,那些不愿受辱的或者没有利用价值的妇女,全部被这魔头当军粮发给下面的部队吃掉了。”

    李二虎说完这些话,帐篷里哀鸿一片,有的小声抽泣有的放声大哭,高欢此时双眼圆睁,双拳紧握,关节嘎嘎作响。脸上的寒意连李二虎、高岳等人看了都害怕。

    “葛荣这等禽兽的举动,比汉末董卓更甚,简直泯灭人伦。难怪要伙的义军都要去劫粮草,枉我……唉”高欢心里的愤怒换做一声哀叹,随即问李二虎“这样的妇女还有多少?”

    “还有七八个帐篷之多,这还不算葛荣的童子营。估计沧州葛荣大本营还有许多这样的人。”李二虎也不禁倒抽凉气,这是在太耸人听闻了。

    “童子营是什么意思?”高欢有点没听明白。

    “就是……”高岳附耳轻声对高欢道,只见高欢咬牙切齿骂道“这个老变态,糟蹋了这么多良家女子不够,居然还娈童!猪狗不如的畜生!”

    “李二虎,我命你马上将这些女子登名造册,核明原籍之后全部遣散回乡,有档案闹事阻挠的,斩立决。”高欢回头对高岳关一道“走,带我去见那老畜生!”

    高欢一行人面露凶色直奔关押葛荣的大营,卫兵见了都不敢阻拦,只见一员守将跟上前问道“不知高将军来此所为何事?”

    “葛荣在哪?带我去见他!”高欢脸色铁青面无表情的问道。

    “回将军的话,葛荣是逆反贼首,贺拔将军已经下令没有他的手谕,任何人不的随意闯入。”小将躬身执礼挡在高欢前面。

    “我贺六浑什么时候行事还要看他贺拔胜的手谕?”高欢眼神冰冷,淡淡说道“这没你的事,给我滚!”

    守将一脸为难还不肯让路,只见高欢身后高岳、关一上前左右架住那守将就扔到一边,高欢带人就直冲大帐,一掀门帘进去了。守将赶忙去禀报贺拔胜。

    进了帐篷,只见葛荣此时怀里抱着一个女的,正在喝酒。见高欢等人面色不虞的进来,那女的连屁都不放,自己站起来躲到帐篷外面去了。

    “贺六浑,你想干嘛?”葛荣此时也是十分心虚,有点木呐的起身想往帐篷里面躲。

    “干嘛?老子来送你这个老匹夫上路!”高欢一脸冰冷的神情,手里拿着祖传的朴刀慢慢的靠近葛荣。

    葛荣惊叫道“你敢杀我?贺拔胜说要送我去邺城见尔朱荣,你要是杀了我,尔朱荣不会轻易放过你。”

    高欢把葛荣逼到床榻边,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瞬间葛荣满脸是血,倒在床上口中不尖叫的,高欢顺势一脚踩在他胸口,一手拿刀一手按住葛荣的一只白白嫩嫩的手,嘴角微微一笑道“那就让尔朱荣来找我吧!”随即手里的刀轻轻往上一提,只听得啊一声惨叫,葛荣的小拇指掉了一截在地上。

    葛荣满脸是血大声尖叫救命,眼里尽是惊恐之色,高欢想起之前还在沧州是葛荣那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气势,此时心里充满鄙夷,也有报复之后的快感,忽见葛荣裤裆里一股热流顺势而下,滴滴答答的把床榻都弄湿了一片。

    高欢一脸恶心的骂道“你这个徒有其表的怂货,我干脆一刀送你上路罢。”说完举起祖传的朴刀要往葛荣心口扎下去,葛荣已经吓得失去反应,张开大口木等等的看着高欢。

    只听有人身后大喊一声“住手!”高欢一回头,原来是贺拔胜带人来了,身后还躲着那个守将。

    “高将军,天王有令,要我带葛荣活着回去交由圣上裁决,你不能杀他!”贺拔胜也是一脸正色看着高欢道,葛荣忽然像收到大赦一般,赶紧捂着双手躲到贺拔胜身后,惊恐地叫道“将军,这个疯子要杀我,快救我!”

    “我他吗不管谁下的令,葛荣今日必须死在这里,你没见他的所作所为吗?”高欢十分愤怒的看着贺拔胜。

    “高将军,我何尝不知这老匹夫事情,可是作为军人必须以服从为天职,况且擅自处决这么重要的俘虏,你我都无法向天王交代。再说你何必为这么一个不值得你亲自动手的人而毁掉大好前程,不值得。”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贺拔胜轻轻的把高欢握住朴刀的手按住,把刀缓缓放回刀鞘。

    高欢渐渐冷静下来,刚才确实差点杀了这个老贼,真要是杀了他自己还真如贺拔胜所言,轻则功过相抵自己还很有可能失去现在的一切,重的那就算是抗旨,那是要满门抄斩的。为这样一个怂货真是不值得搭上我全部身家。

    所以年轻人做事一定不能莽撞,冷静的想清楚事情的重点再行动,才不会发生让自己后悔的事。

    高欢也不多话,一拱手带人就出来营帐回军中去了。这老匹夫今日被自己也算教训够了,等回到了邺城再跟他细算帐。高欢暗道。

    葛荣这只几十万的大军本来就像天边的乌云一般压在高欢头上,但是命运就是如此,当幸运女神无限眷顾你时,说明你身上担负着某种责任,就如同我们男主高欢一般,本来乌云压城城欲摧,却一朝云开雾散却晴霁,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此役高欢以少打多,战功赫赫,所以粮草辎重贺拔胜全由着他自取,想拿多少拿多少,高欢不但赚回了本钱,还顺势收编了葛荣部下进两万余人,地盘也扩展到整个相州和冀州北部,他这个相州刺史总算当的名正言顺。

    很快尔朱荣的命令下来了,要贺拔胜和高欢押着葛荣回邺城述职。

    这贺拔胜也是年轻有为的将军,年纪也和高欢相仿,所以高欢倒是对他也颇有几分敬重,一路上两人因为曾经共同浴血奋战,平日称兄道弟,时时一起喝酒吃肉。

    “兄弟,这个宇文泰如今在你哥哥手下当差,此人我是知道的,你们需要小心为妙。”乘着酒兴高欢给贺拔胜点拨关于宇文泰的闲话。

    “哥哥此话怎讲?如今这葛荣都被我们活捉了,难道他宇文泰还能颠倒乾坤?”贺拔胜明显有点醉意,这满脸通红目光略显呆滞的看着高欢。

    “宇文泰此人面和心不善,为人处心积虑,诡计多端。我是吃过亏的,所以才提醒弟弟你。”高欢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宇文泰还在,自己就会寝食难安。他们之间恨意太深杀气太重。高欢心里明白,宇文泰何尝又糊涂?

    “哥哥放心,如果宇文泰真如哥哥所说,哼,我不用二话,一刀结果那厮便是。”贺拔胜说完往桌子上一倒,酒杯菜碟散落一地,他睡过去了。

    “希望如此吧。”高欢也有几分醉意,口中喃喃道,步履蹒跚的起身出门喊军士来把贺拔胜带回房中休息。自己回到房内,衣服都懒得解开,躺在榻上倒头呼呼大睡。

    回到邺城的第一件事就是交差,然后是尔朱荣的封赏,高欢又升一级,从镇北将军升任征北将军,爵位从关内侯转封为章门亭侯兼相州刺史。尔朱荣还是一个老江湖,爵位封号随便给,但是牵涉到地区实权,相州刺史就已经可以了,暂时不会让高欢进一步做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