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欢哥,这个是你五姑姑和他家的小子,这个是你六姨娘和姨夫,这个是……”高韩氏忙着在酒宴上给高欢介绍满屋子的自家亲戚。高欢一脸懵逼,记得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没有那么多亲戚。怎么现在整个院子坐满七大姑八大姨,流水席的桌子都摆到门外的大街上,附近看热闹的邻居都啧啧称奇。

    府邸大门前两座大石狮子上挂着红花段,门楣上牌匾两龙飞凤舞个金色大字高府。这是高树的杰作,高欢他的便宜爹装X功夫依然了得。

    “欢哥。”高岚一脸害羞的过来跟自己弟弟打招呼,这么久了,看着晒的有点黑的高欢,高岚心里既心疼又欣慰。自己的弟弟在出生入死只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如今终于立下大功高官厚禄的被朝廷封赏,一家人也团聚在一起。

    此时的高岚满脸都是幸福的泪水,做梦都想到两年前还在官窑里服苦役,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锦衣玉食的大小姐。这份感激和自豪让高岚久久不能平静。

    “姐,你别哭啊,这么开心的日子,你要笑,知道吗?要开心的笑。以后再也没人敢小瞧我们,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你的好日子才开始哩。”高欢满是心疼的替高岚擦去腮边的泪水。也许因为前一世自己是独子,从没感受过关于姐姐的爱,加上高岚本身为这个家也吃过不少苦,所以高欢特别对她的事很上心以后一定要替我姐找个真爱她一生的伴侣,太不容易了。

    “大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高琛也怯生生的上前,这小子长个子了,变得越发英俊挺拔,就是英俊的有点……怎么说呢,有点娘。

    “哈哈,你小子又长高不少,我不在家,你是否替我照顾好爹娘以及姐姐?”高欢开玩笑的用力拍着高琛的肩膀开心的大笑道。高琛吃痛的连连躲避,气氛有点尴尬。

    “他大叔啊,这是我家小子,今年十六了。俺想让他跟着欢哥在军中当差,咱可是一家人啊。你可得帮我这个忙。”一个三四十岁亲戚家的媳妇拉个小子来到高树面前想走门路,说话间还把手里的一张银票塞到高树手里。高树米着的双眼先是一亮,然后在看清这个少妇的面容后两眼都放绿光,嘴里含糊道“那不必说,都是自家人,这样,你一会单独来后院找我。”说着还色迷迷的抓着人家少妇送银票的手不停地抚摸。

    这一天高欢陪着那些从未见过面的亲戚们喝了不少酒,他不怪他们,世态炎凉人情世故,这点早在他前一世父亲癌症去世后跟着他妈相依为命时就深有体会,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所以很多时候高欢不埋怨那些势利眼的亲戚,只怪自己不努力上进。

    这天夜深人静,客人们都走了,高欢独自一人在房里窗前发呆,他心里十分想念自己的妈妈,在他记忆中六七岁父亲去世,妈妈含辛茹苦十几二十年把自己拉扯大,还没好好尽孝,自己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北魏南北朝时代,现在回也回不去,也不知妈妈一个人生活的好不好,自己不在她真的是孤单一人了。想着想着,高欢不禁偷偷流下眼泪,这是几乎从未有过的举动,从小就被妈妈教育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所以他从不流泪,也从不对外人轻易认输。

    哭了一会,高欢想喝酒了,又去厨房里拿了点酒坐在房里自斟自饮,此时他很想念一个人,一个女人娄明春。想念她的一切,音容笑貌,身体发肤,特别是身体发肤。男人就是这么么奇怪,亲情爱情和**总是纠缠在一起。

    隔日,高欢带着高岳、李二虎骑马去衙门上值。(古代的将军府不能做办公地,所以另有衙署来处理军务),忽然在路边一个人拦着去路,李二虎正要发问,只听高欢惊奇的叫道“红玉?!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正是娄明春的贴身丫鬟红玉,只听她面无表情的说道“公子,我家小姐请你那边茶楼一聚。”

    又是在茶楼相聚,高欢心想着明春怎么如此有情调,每次都茶楼相会。于是开口问道“你家小姐什么时候来邺城的?既然来了为何不去我府上一聚?”

    红玉默不作声的在前面带路,高欢跟在后面有点尴尬哈哈一笑。

    高欢让李二虎和高岳两人在楼下喝茶,自己随红玉上楼见娄明春,还是二楼雅间。老规矩高欢到了门口连忙整理一下衣服帽子,拢了拢头发,都弄妥当了才迈开步子推门进去。

    只见娄明春身穿一件翠绿薄纱衣,内卓水红拖地裙,一抹淡色抹胸配上雪白嫩肌,一弯秋水般的眸子配上柳叶眉,小巧的鼻子配上一点红的双唇,长长的发盘起后显得韵味十足。高欢整个人都看呆了,这日思夜想的妙人儿,如今站在面前更是说不出惜爱道不完的相思。

    高欢欣喜的开口“明春,果然是你。”上前欲做拥抱,可娄明春却起身十分含蓄的拒绝“公子少坐,容奴家给你沏茶。”

    看着娄明春的冷漠,高欢有点讶然,心里也有点不安,连忙道“我不喝茶,你我分别快有一年,这一年来我是多么想念你……”说罢又想上去搂住娄明春。

    “高公子,还请自重。”娄明春起身做微怒状,可在高欢眼里这发怒发的也是十分的可爱,十分的诱人,嘴里忙道“明春,你怎么了?这么久没见你怎么对我十分冷漠?”

    “高公子你坐好,让我给你倒杯茶,有事慢慢对你说来。”娄明春一双玉手轻轻满上一杯茶,推到高欢面前。

    “你说,你说,我听着就是。”高欢目不转睛的盯着娄明春,端起的茶杯呆呆的放在嘴边没动弹。

    “公子,那年你我一别之后,父亲就给我相亲逼着我出嫁,我是宁死不从,后来父亲知道我私下里时常接济帮助你家,就拿这事要挟我,我本来不会就范,可是……可是……”说罢娄明春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看着高欢。

    高欢感觉后面肯定有事,所以心里十分镇定的问道“后来如何?”

    “后来我竟然发现自己怀有了身孕,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如何担得起如此大的压力,只得同意父亲的要求,想随便找个人家嫁了。老天也是可怜我,教我遇到如今的相公,他一点不在意我怀有身孕这件事,他说他会爱我一辈子,也会照顾这个孩子一辈子……”

    “那孩子是谁的?现在何处?”高欢已经对后面的事情没有兴趣,此刻心里失落和愤怒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表达的。

    “孩子……是你的。你忘了你那年临走时我们在……”娄明春后面的声音已经小到听不见,可高欢此时脑子只有孩子了,女人背叛了自己就算了,孩子我必须要回来,这是我老高家的种。他双拳紧握,声音有点压抑道“孩子现在何处?”

    “孩子……孩子未足月,我便小产了,那孩子已经……死了。”娄明春说这话时明显有点口不对心,眼光也很慌乱的四下乱瞟。

    “所以……”高欢抬起头眼里全是冰冷、心碎的眼神,缓缓说道“你今天找我来是想跟我说现在我们两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嗯,我就是想再见你一面,当面跟你说清楚这事。”娄明春也是眼圈微红,低头轻声道。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既然你早都嫁做人妇,我们又何必再见?路途遥远,你只消派红玉过来与我通报一声便好。我自当与你分道扬镳。”高欢浑身颤抖的低头说道。当一个女人变心了以后,你如何挽留都是没有用的,女人的绝情比男人要透彻,要决绝。这点高欢是有觉悟的。

    “倒也不是特意过来,只是我随夫君去洛阳任职,路过邺城,听闻你在此处,所以就……”娄明春现在说的每一句实话犹如刀片一样,冷酷无情的一次又一次切割着高欢的心。真的心好疼,疼到他都快要无法呼吸。伴随剧痛的还有阵阵袭来的愤怒。

    “呵呵倒也是,你贵为尚书千金,自该配一个门当户对的大户男主。如何能与我这等流民匹夫为妻,岂不是委屈你了?”高欢口气中满冰冷的讥笑,既嘲讽娄明春的狠心背叛,也对自己一厢情愿的痴情感到可笑。

    “公子何出此言,天涯何处无芳草,我也希望公子日后能遇到一个真正爱你懂你的好女子相伴一生。”娄明春抬起头来一脸认真的看着高欢。

    “哈哈,这不劳你操心,我高欢宁愿从此孤单一身也不愿再被人戏弄欺骗!”随即起身仰头一口气喝掉桌上的茶水,一拱手说道“告辞!”

    “高公子……”娄明春也马上起身有点依依不舍的喊道。

    “保重!”高欢背对着娄明春最后说出这两个字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心俱疲,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只知道自己蒙着被子大睡了一天一夜。

    如意是这天下午回来的,一回到高欢身边她就喋喋不休的跟高欢说这些日子回到王府的所见所闻,高欢只是傻傻的看着她,一开始如意只是觉得高欢有点不正常,可到了晚上高欢疯狂的在她身上发泄时,她才隐隐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

    “官人,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总觉的你怪怪的”如意在高欢怀里轻声问道。可高欢眼神空洞,呆呆的躺在那里,没有一句话要说。

    如意爬起身,正色的看着高欢问道“官人?你到底怎么了?”

    这如意也是长的花容月貌、娇小玲珑,两个酒窝一笑显得特别可爱,加上两个机灵明亮的大眼珠显得俏皮里带了几分聪慧。

    高欢好像若有所思的回过神来回答道“如意,这辈子都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好不好?”

    “傻瓜官人,我怎么会离开你呢?只要你别不要我就好了。”如意一脸幸福的倒在高欢的怀里撒娇。此时是幸福的,至少此时我是最幸福的,如意心里暗暗告诉自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