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天王之死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天王之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启光殿内,太监宫女们环列,孝庄帝和皇后双双坐在御床上,一个劲朝殿外张望,似乎在等什么人。不一会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到殿外跪拜禀报“启禀圣上,尔朱天王已经在内门了,此刻马上就到殿前。”

    孝庄帝和尔朱皇后赶忙整理衣冠准备迎接尔朱荣。天子迎接朝臣,大势所致实时必然。就连皇帝都要仰人鼻息,何况这宫里大大小小的太监、宫女们,一个个都毕恭毕敬的等着尔朱荣大驾。

    笔者补充说明一下这个尔朱皇后的来历,孝庄帝被尔朱荣拥立即位后,明帝原来的妃子尔朱英娥是尔朱荣的大女儿,明帝死后尔朱英娥被胡太后逼迫削发为尼,再后来尔朱荣领兵进京杀胡后,立新君。把这个苦命的大女儿接出尼姑庵,硬是塞给孝庄帝为皇后,你看皇室堂兄弟之间共妻,这也算北魏发扬光大的弊政。

    就见尔朱荣带领一班文官武将,从远处声势浩荡的一拥而入,尔朱荣一边指指点点还一边呼呼哈哈的大笑,这皇家宫廷犹如邺城自家后花园一般,来去自如。

    进到殿内,尔朱荣一瞅孝庄帝,微微抬了下手道“臣拜见陛下。”孝庄帝连忙起身道“快快免礼。“随即对一旁太监说道“来人,赐坐。”

    尔朱荣大喇喇的坐在锦华御座上,孝庄帝和尔朱皇后则在御床上,三人一时竟无话可说,尔朱荣看不上自己这个皇帝女婿。孝庄帝对尔朱荣战战兢兢,不知该说什么。尔朱英娥有很多话想跟父亲说,碍于皇宫里的礼仪规矩也不能说。三人有点小尴尬的气氛还是被尔朱荣打破。

    孝庄帝的女儿明月公主今年才十四岁,长的是娇小玲珑,姿态优美,十根嫩葱般修长的纤纤玉指放在身前,让人忍不住的想上前把玩。这公主不但长得美,琴棋书画还样样精通,尤其一手绢书写的十分秀美。

    此刻这明月公主也坐在一旁陪侍,尔朱荣越看越喜欢,就问孝庄帝“此乃何人?长的如此秀美?”

    孝庄帝赶忙回答“此乃明月公主,是我今日安排她一同在此迎接丞相凯旋归来。”

    “哦,原来是公主殿下。”尔朱荣说罢起身朝公主走去。这明月公主往日听说尔朱荣凶残狂暴,特别是诛杀朝臣一事宫女们把他描绘成地狱来的勾命阎罗一般,此刻明月公主看着尔朱荣一脸大胡子,身形魁梧体态臃肿,一股胡人莽夫的气质。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一个劲朝孝庄帝看去,眼神里充满了惊恐、求救的神情。

    尔朱荣来公主面前,伸手抓住她的一只小手,一把拉过来,大声笑道“哈哈,公主如此秀美,老夫看的十分动心。”回头对孝庄帝说道“愿皇上成全。”说完就想拉着已经吓得快要瘫坐在地上的明月小公主找个僻静的地方行苟且之事.

    孝庄帝此时被尔朱荣搞得又羞又怒,老丈人要搞自己的女儿,这尼玛什么破事?自古宫闱多淫闻,北魏属鲜卑建国,民风大度随性,哥哥死了嫂子嫁给小叔子,或者父亲死了小妾们可以被儿子继承都是十分平常的事。但是自从北魏孝文帝南迁道中原以后,汉族文化对整个国家的影响是巨大的,皇室和贵族们渐渐学会了汉人的礼义廉耻,尔朱荣本身羯族遗种粗俗不堪,一直沿袭着那些少数民族的奇闻陋习。可孝庄帝接受不了,他是受过正统儒家思想教育出来的。

    孝庄帝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皇后尔朱英娥,这尔朱英娥一介女流,既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也不想让皇帝受委屈,只得说“如果父亲喜欢明月,可以让我给她梳洗打扮一番,晚上送到丞相府。”

    尔朱荣相当满意的哈哈大笑道“如此甚好,还是皇后知道老夫心思。”

    孝庄帝此时敢怒不敢言,门外就站着持刀的军士,全部都是尔朱荣的贴身侍卫。尔朱荣知道皇帝晚上还要设宴款待自己,也不愿意多留,起身告辞,这一晚还有公主陪睡,想想都是愉快的事,就是心理有股莫名的冲动,想找个妇人……

    孝庄帝看着尔朱荣带人离去,见他走远了,才回身对而合租英娥骂道“你这个父亲真是好父亲,五十多岁尽然还想要朕的女儿陪侍,当我是皇帝了吗?我还有皇帝尊严吗?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你父亲一个鼻子出气。”孝庄帝都快气疯了。

    尔朱英娥见他骂的难听,也皱着眉头回道“你的位子都是我父亲给的,他想怎样还是你能阻止的?哪天他兴起也许就去你而代之。”这话真不该尔朱英娥说的,你不安慰皇帝两下里劝和,反倒火上浇油满嘴胡说,这不是添乱吗,毕竟她也只是一介女流。

    孝庄帝听的心惊肉跳,这尔朱皇后说的还真是实话,之前诛杀朝臣时尔朱荣那种阎罗王的气质深深烙印在皇帝心里,现在这份被隐藏起来的恐惧渐渐的变成一种杀心,一种非杀不可不杀不行的急迫心里。

    晚上要给尔朱荣准备盛宴,还要把你女送过去陪侍。孝庄帝越想越气,于是乘尔朱英娥去给明月公主准备装束,其他人都忙着宴会的事情,偷偷把心腹太监召唤过来,想晚上在尔朱荣的酒菜里下毒。

    咱们再回头说这尔朱带着心腹将领在皇宫里四处闲逛,走到一间殿房附近,只听得里面传来阵阵诵经声,尔朱荣是分好奇,这宫里怎么还有人诵经拜佛,于是推门而入,只见这房内陈设朴素,甚至有点冷清,一个体态优美的少妇此刻正背对着自己跪在佛像前,尔朱荣走上前问大声道“你乃何人,在此诵经?”

    那美妇人被尔朱荣的大嗓门吓得一跳,回身起来想看清是谁在这里放肆,抬头一看是个一脸凶相的大胡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胸部。美妇人有点恼羞成怒,生气的问道“大胆狂徒,你是何人在此放肆?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尔朱荣身后的尔朱仲远进来道“这是我们尔朱天王,刚刚大胜南梁凯旋归来,你乃何人还敢这样跟我们天王讲话?”

    美妇人一听知道是杀人魔头尔朱荣来了,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于是连忙委身款款一福道“原来是丞相大人,我乃明帝的宜妃,明帝仙逝后我在此诵经祈福。”

    尔朱荣此时哪还管什么明帝妃子,他脑子里净是这美妇人被剥光赤条条丢在榻上的春光无限,眼里放着绿光的盯着宜妃看,对着身后挥了挥手道“你们都到外面等着,我跟这宜妃娘娘有事要说。”

    尔朱仲远十分知趣的退下,临走一脸贱|笑还把门带上了。

    就听见殿内宜妃大呼丞相使不得,丞相自重之类的话,接着一阵衣服撕扯的声音,宜妃叫了一会里面就没动静了,众人在门外等着有半盏茶的功夫,只见大门一开,尔朱荣出来袒露着胸口,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嘴里骂道“真是扫兴,他妈才开始就昏过去了,跟死鱼一样,坏了老夫兴致,娘的。”说罢啐了一口,穿好衣服带人走了。

    过了好一会这宜妃才悠悠醒来,赤身**的从榻上起身,满脸泪水的穿好衣裤,让门外的小太监把这事禀告给孝庄帝。这又成了尔朱荣和孝庄帝之间不能调和的矛盾之一。

    到了晚上,尔朱荣因为在军中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所以这孝庄帝的晚宴他没来,这算是尔朱荣命大躲过一劫,但是对孝庄帝来说却是个坏消息。为了怕夜长梦多,他一计不成再施一计等第二天尔朱荣来迎接公主之时,赐宴之际再派人下毒弄死他。

    第二天到晌午,这尔朱荣才醒过来,推开左右两个赤身**的宫女,从榻上起来。这两宫女也颇有姿色,是昨天喝酒时尔朱兆抓来给尔朱荣去火助兴的。这一夜五十多岁的尔朱荣竟然如同小伙子一般硬是折腾一宿,将两个宫女弄得死去活来,到凌晨才睡去。

    门外尔朱仲远轻声问侍从“丞相还未起身吗?”

    尔朱荣在屋里变穿衣服边问“门外是谁?”

    “回禀天王,我是仲远,您还未起身吗?”尔朱仲远再闷外恭敬的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尔朱荣在侍婢的帮助下整理衣帽,准备出门。

    “回天王的话,皇帝今日在启光殿赐宴群臣,要为天王贺喜。”尔朱仲远把皇帝的意思委婉的说了一遍,大意就是今日在启光殿赐宴群臣,一是庆祝南方大捷,二是恭贺公主下嫁尔朱荣。

    尔朱荣一听果然是好事临头,就兴冲冲的带着尔朱仲远等人只身赴宴,这也是天要杀他尔朱荣,皇帝在酒力下毒,还让心腹太监在隐壁里持刀藏起来,就等尔朱荣中毒之后上前一顿乱刀砍死这孙子。

    尔朱荣宴会上兴致很高,吃了很多菜,喝了很多酒,不一会毒发身亡,这尔朱兆和尔朱仲远见尔朱荣死了,当下乘乱要逃离皇宫,安置四下冒出好多拿刀的太监要杀他们几个,你们想啊这太监那里是这几个战阵上出来的人屠的对手?尔朱兆杀的兴起,追到殿内,将躲藏在御床之下的孝庄帝也一起砍死之后,乘乱逃出宫去。尔朱兆逃回自己的封地并州,尔朱仲远投奔哥哥北徐州刺史尔朱度律。

    尔朱荣死是北魏王朝的一个重大打击,原本被尔朱荣一手掌控的地区再度沦为军阀割据的战场,刚见一丝和平曙光的天下百姓再度沦为黑暗的奴隶。此乃后话。

    尔朱荣是永安三年九月死的,尔朱家族的人以尔朱兆和尔朱仲远,以及关中的尔朱天光为三大核心,各自混战天下再度沦为战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