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关中往事2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关中往事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正所谓柿子要挑软的捏,正面战场丑奴皇帝的已经有点打不过尔朱天光,但是南面岐州的贺拔胜等人实力很弱,绝对扛不住丑奴的大军压境,所以优先解决南面的围困,让铁桶阵先破一个大洞才是明智之举。

    于是丑奴皇帝在529年秋天,亲率大军南下攻打岐州,又派手下行台大都督尉迟菩萨和尚书仆射万俟仵带领偏军攻击岐州的武功县,防止尔朱天光派军从东面支援贺拔胜。

    岐州州府武都城下,满山遍地都是丑奴皇帝的军队,四面团团把这弹丸小城围得水泄不通,别说鸟,就连蚂蚁都过不去一只。

    丑奴皇帝坐在八个人抬着的步銮出现在阵中,两顶黄色的华盖妥妥的飘扬在他头顶上,身边是身穿华丽彩服的宫女若干人,这阵仗跟真皇帝无异。两军阵前丑奴皇帝如此气派,就算真被砍头灭族,就冲着现在这会的霸气劲儿,值了!

    所以为什么说乱世里有些人胆大妄为,处心积虑想爬到皇帝这个权利最巅峰上来,这上面的风景不是一般人能感受的,虽然痛但也快乐着。当然乱世里快乐会更多一点,因为可以为所欲为做些荒唐事。

    贺拔胜、贺拔岳两兄弟在城楼上看着丑奴皇帝的豪华阵容、天子做派,心里是既惊又妒,惊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这么多造反的流民跟着丑奴,其中不乏原来北魏朝廷的官吏。妒的是一个外邦蛮夷的贱民竟然在中原土地上称王称霸、妄尊天子。这是两兄弟心里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城下丑奴皇帝的“御前大将”婆齐六骑在马上手持两米长的狼牙棒,耀武扬威的要贺拔胜出城决战,贺拔胜略有担心,不想迎战,但是贺拔岳年轻气盛,受不了敌人刺激挑唆,回身对贺拔胜道“大哥,敌人前来犯我疆域,如果我们连出城一战都不敢,谁还能安心替我们守城,谁还有杀敌破虏的胆量,谁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官军?我愿替大哥出战,涨一涨我军士气,也教城下贼寇知我官军威风。”

    贺拔胜原本是不同意出城决战,毕竟敌人人多势众,最好的计策就是安守城中以逸待劳,敌人强攻会花很大力气并且伤亡惨重。但是见贺拔胜沉吟不语,宇文泰出来说话了“小将军气冲牛斗,话虽激进,但也不为一记良策。贼寇刚来根基不稳,此时出去大战一场,或许能逼退敌军,给我们争取一些等待救援的时间。”

    宇文泰因为前面攻打长安有功,已经被尔朱天光破格从贺拔岳的部将擢升到偏军将军,等于现在宇文泰是独立一支部队的将领,不再从属与贺拔岳手下,而是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所以他现在说的话也有一定分量,也会有人赞同。这不,贺拔岳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

    “话虽如此,单单派你出城我怕不妥,这样吧,我让宇文将军随你一同出城迎战。”考虑到两人相处时间长,配合密切,所以贺拔胜才如此安排。

    宇文泰见自己挖的坑也只能自己躺进去,没奈何的只能跟着贺拔岳一同出城来。

    两军对阵,威风凛凛,这边厢贺拔岳和宇文泰英姿飒爽,那边婆齐六也是带人……在跳一种奇怪的舞蹈,贺拔岳和宇文泰坐在马上,十分奇怪的看着对面一群人疯狂舞蹈。

    这是一种阵前祈胜的少数民族舞蹈,只见婆齐六光着此满纹身的上半身,披头散发,口中念念有词,手舞足蹈的,就像一个跳大神的疯子。

    整了半天贺拔岳和宇文泰都看乏了,只听贺拔岳在马上扬鞭一指,大声骂道“兀那神棍,你打是不打?整了半天的动静,我们可没时间看你在这里跳大神,不打就速速退兵。”

    神棍婆齐六听言一愣,随即回身对自军阵中号道“密谋麻吧哞滴答。”然后手中大棒子一挥,飞身上马直冲贺拔岳而来。

    贺拔岳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说的什么鸟语。但马上冷静下来,拍马提刀跃出阵前迎战飞奔而来的蛇精病婆齐六。两军将士自是鼓噪呐喊,丑奴皇帝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场打斗的开始,城楼上贺拔胜亲自给弟弟擂鼓助威。

    婆齐六马快,先冲到贺拔岳面前,加上狼牙棒属于长兵器,一棒子差点就干到他脸上,贺拔岳急忙低头躲过这一棒,两马交错而过之际,贺拔岳反手一刀朝婆齐六的腰部捅去,这一手两耳三尖刀耍的也是凶狠异常十分了的。

    婆齐六急忙倒仰在马背上,手里大棒子随身一招架,堪堪别开这一捅,两军士纷纷拍手叫好。两人马儿背道而驰,相距有三五十步开外,一齐回头,面对面又开始冲刺。

    只见婆齐六满脸刺青,双眼暴睁,口中大喊“嗷币地!嗷币地!”手里的狼牙棒被他舞的风生水起,呼呼作响。贺拔岳也是不甘示弱,举起两耳三尖刀大喝一声“呀喝!”飞速直冲婆齐六而来。

    两人交马一瞬间,只听的乒一声,火花四起,两人手中武器硬生生攒在一处,连坐下马儿都被这股撞击力带的差点打滑失蹄,两人一分开,马儿再度飞速背道而驰。

    第三次两人在马上对冲时,贺拔岳使了一个巧劲,婆齐六的狼牙棒一支过来,他用三尖刀一托一挡,顺势抓住婆齐六的手腕用力一拉,硬生生将婆齐六从马上拽了下来。别看贺拔岳才二十啷当年纪轻,可这力气却大的吓人,这婆齐六怎么说也有两百来斤的体重,一把就给他薅下马来。两边军士都看傻了,只听官军这边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贺拔岳年轻气盛,见婆齐六被自己拉下马来,于是也跳下马步行,要杀你就杀的你心惊胆寒,见我如同见阎王。心里这么想到,贺拔岳丢掉手中的三尖刀,拔出随身佩刀,准备跟婆齐六来个近身肉搏。

    贺拔胜在城楼上见此情景,连忙派人到下面去通知宇文泰,命他注意保护贺拔岳的安全,毕竟是一奶同胞,有此英武的弟弟,贺拔胜心里也很骄傲,自然不愿见他受伤。

    婆齐六惊慌失措的想去拣狼牙棒,贺拔岳比他更快,上前一脚踩住棒子。婆齐六没办法,赤手空拳十分慌张的看着贺拔岳。

    贺拔岳对丑奴皇帝大喊“你的大将连武器都没了,速速给他一把刀,我跟他阵前公平决斗。”此话一出,皇帝的军队士气马上减三成,万俟丑奴很有兴趣的看着贺拔岳,然后挥了挥手,只见步军阵后掠来一员将领,扔了一把弯刀给婆齐六,然后回身走了。

    婆齐六拿起弯刀,想着今日要是不弄死这小崽子,自己以后就没法在军中混了,皇帝陛下和群臣会如何嘲讽我!婆齐六越想越气,当下里恼羞成怒,拿起弯刀暴喝一声,冲着背对自己的贺拔岳就砍过来。

    贺拔岳回身用刀格开婆齐六这一下,然后微笑着把手里的佩刀轻轻往他胸口一推,婆齐六急忙后退闪身,贺拔岳也如影随形,迅速贴上来,左手一把掏向婆齐六的心窝子。

    说时迟那时快,婆齐六哀嚎一声,已经重重吃了贺拔岳这一拳,虽然隔着皮铠甲,但是胸腔里却像被闷了一样喘不上气来,撕心裂肺的痛。婆齐六还想垂死挣扎,用最后一丝力气将手里的弯刀向贺拔岳掷去,贺拔岳轻松的躲开这一击,然后又是一记老拳直接打在婆齐六的面门上,现在杀他都不用刀。贺拔岳心里暗想。

    婆齐六的脸就像被捣碎的药罐子,满脸鲜血鼻歪眼斜的,头冒金星摇摇欲坠。贺拔岳再次飞身一记重拳捶向婆齐六的头上,只听咔嚓一声脖子断裂的声音,婆齐六应声倒在阵前,被这贺拔岳活活打死了。

    贺拔岳脚踩在婆齐六胸前,对着皇帝的军队大声道“还有谁?!”这个舍我其谁的的霸气加上刚刚凶残的拳打婆齐六,已经让敌人心惊胆颤,谁还想跟这个混世小魔王对打。

    就在贺拔岳回身跟军中的宇文泰还有城楼山的贺拔胜耀武扬威的庆祝胜利之时,忽然嗖的一声,皇帝阵中飞来一只暗箭,直愣愣的射在贺拔岳背上,贺拔岳转身有点懵逼的骂道“你们他妈还放暗箭伤人?”刚说完,第二支箭直直的射中他的胸口。

    宇文泰见状赶紧拍马上来抢救贺拔岳,后面官军一拥而上也要来护主。城楼上贺拔胜看见这一幕也恼羞成怒大声道“给我开门出击!弄死这帮不讲道义的杂碎!都跟我上!”他现在也疯了,亲弟弟被人暗算,生死未卜。

    官军一顿不要命的冲杀,反而让丑奴皇帝有点害怕,于是下令退兵五十里地安营扎寨,避其锋芒。

    在众人的抢夺、护送下,小霸王贺拔岳的被抬进城里医治。

    由于箭镞含有剧毒,城内的医生没有解毒剂,只能徒呼奈何。贺拔岳在苦苦坚持了一晚上之后,于凌晨被宣布死亡。贺拔胜等人自是悲痛万分,对丑奴皇帝的恨意再加万分。

    贺拔岳的死虽然是个意外,但是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人活着的时候再怎么耀武扬威纵横天下,只需一箭就能要你的命,生命之脆弱如斯啊。

    退兵五十里的丑奴皇帝也不安生,雍州刺史尔朱天光乘着他不在泾州,帅本部攻打驻守在新平郡的萧宝寅,这个萧宝寅也是个怂货,没几天就被攻破城池,连人带家眷都被生擒俘虏。除了他老婆之外,他和他三个儿子都被弃市斩首。这手以己方下驷对敌方上驷,再拿己方上驷打敌方下驷的策略显然是成功的。

    尔朱天光现在可以腾出手来支援贺拔胜了。首先是打退了正在围攻武功的尉迟菩萨,然后在横水城驻扎,跟武都的贺拔胜遥相呼应,成掎角之势。

    尉迟菩萨率领残兵跟万俟丑奴的大军汇合,当下再度出击攻打武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