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手刃仇敌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手刃仇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尔朱仲远被关在一个无法站立,只能弓着身子的牢笼里,像条丧家之犬一样,披头散发带着手铐脚镣,眼神里充满了惊恐的神色看着来来往往的军卒。

    高欢带领着慕容恒、高岳、高乾和高仲明等人快步向他走来,尔朱仲远甚至都能听到高欢的朴刀摩擦在铠甲上发出的咔咔声。他越发惊恐了,可是这个像鸡笼一般大小的牢笼让他无处可逃。

    “是你杀了我的如意?”高欢冷冷的看着尔朱仲远问道。他在降卒口中已经问出事情的整个经过,虽然心中抱有一丝如意尚在人世的希望,但是最后听到确认死亡的消息时,他内心的痛苦和愤怒已经让他快支撑不住。

    此时看着尔朱仲远,高欢表面上居然出奇的平静,似乎只是在审问一个普通犯人。

    尔朱仲远知道自己死期不远,但心里还是有点期望自己是尔朱氏的一门,高欢也许并不敢杀我。于是撩开头发对高欢道“人,是我杀的,临死前老子还玩了她,怎么地?识相的赶紧放大爷出来,我会让尔朱兆和尔朱天光饶你不死。”事到如今还如此嚣张。

    高岳早就按耐不住,上前拿手里的棍子使劲往笼子里捅去,嘴里骂道“你TM狂!我让你狂!老子捅死你!”尔朱仲远在狭小的笼子里根本无法躲避高岳手里粗大的棍子,每一下都捅到他哭爹喊娘,还不忘咒骂高岳几句。

    高欢一把拉着正要使劲捅死尔朱仲远的高岳,铁青着脸说道“别这么轻易弄死他。”随后对尔朱仲远说“你今日先行一步,我随后会把尔朱度律和尔朱兆他们送来陪你。”说罢派人把笼子抬到如意她们被杀的那个军营。

    一行人来到军营前,只见里面一片狼藉,到处散落的都是衣物、器械和旗帜。高欢让人竖了一根柱子在营门前,没有多余的东西,他让人把尔朱仲远从笼子里放出来,捆在柱子上。尔朱仲远一脸惊恐的说“你要干什么?贺六浑你别狂妄,杀了我你绝对没有好下场。”

    高欢此时心里恨不得上去直接一刀弄死他,可是他忍住了,心里暗暗说道不要这么轻易弄死他,要让他生不如死。

    高欢面无表情的在被扒光衣裤,捆的结结实实的尔朱仲远面前,缓缓拿起一把杀猪放血用的尖刀,尔朱仲远被吓得刚想尖叫就被高欢一拳打在面门上,一下就满脸是血,让人把他嘴巴堵上。

    他缓缓割开尔朱仲远大腿上一条条细长的口子,这些刀口很浅,但是血流不止。尔朱仲远痛的嘴里呜呜作响,无奈叫不出来。高欢在伤口上撒上蜂蜜,慢慢放出瓶中的蚂蚁开始在尔朱仲远的脚踝、小腿、大腿上爬满。他要让他明白什么叫万蚁蚀骨锥心痛。

    这些蚂蚁是高欢派人捉来的,常年食死尸腐肉,所以对鲜血特别敏感,加上蜂蜜的诱惑,疯狂的啃噬这尔朱仲远的大腿,只见尔朱仲远惊恐的表情加上疼痛使他的脸斗牛曲变形。

    “别急,这才刚刚开始。”高欢冷冷的对他笑了一下,那种笑连一旁的高岳都不寒而栗。

    下半身两条腿像是穿了一条黑色毛茸茸的秋裤一般,尔朱仲远体会到蚂蚁的疯狂啃咬,鲜血慢慢的流淌到地上。

    高欢让几个赤膊上身的大汉拿出从坟地棺材上找来的寒骨钉一根一根的钉在尔朱仲远的上半身,按穴道来点。这些寒骨钉常年埋于地下,尸气和寒气让这些钉子显得锋利无比,又透着一阵阵阴气。一打到人的身体上,马上开始腐蚀鲜肉热血,立刻化血为侬,散发出一阵阵恶臭。高欢把堵在尔朱仲远嘴里的布条拿走,他现在要听一听他的惨叫,让自己受伤的心释放舒缓一下。

    尔朱仲远声嘶力竭的喊道“饶了我吧,给我个痛快,别再折磨我。啊~~!”

    高欢看他脸色开始发白,怕他失血过多死了,于是拿来火把,在尔朱仲远眼前一晃说道“别急,我们的游戏才进行到一半呢,我为你准备了很多节目。”然后在他充满哀求的眼神中,在他像狗一样的低声下气的求饶声中,高欢一把火去烧烤那些蚂蚁,蚂蚁们受到火的炙烤,都纷纷脱落下来,尔朱仲远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

    高欢怕他死了。于是派人给他喂点水,看着他的双腿被火把炙烤红一片黑一片,腿上零星的挂着几只蚂蚁,便回头对高岳说道“把我的猎犬牵来。”

    之前高岳还在纳闷,为何这次出阵高欢要带上打猎用的猎犬,原来他早就想好抓到尔朱仲远以后如何折磨他了。

    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尔朱仲远,高岳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马上去牵猎狗上来。

    三条毛色通体发黑的猛犬被牵上来,这几条猎犬是从西域买来的,平时只吃牛羊肉,养的身高体壮,每条猎犬整的跟一头牛犊子一般大小。满嘴锋利的犬齿正口沫横飞的冲着尔朱仲远狂吠不止。

    放开手中的绳索,三条猎犬发疯了一样扑向尔朱仲远,高欢在他身上浇上狐狸的尿,来刺激猎狗,一阵惨叫响彻云霄,在一旁看着的人都吓尿了,这三条猎狗没几下就把尔朱仲远双腿上的肉一块块撕扯下来,血淋淋的大腿上白骨都露出来,阴森森的泛着让人心悸的光。

    狗叫声和人的惨叫混在一起,看着三条猎犬分食着尔朱仲远的大腿肉,有条猎犬因为抢不到又到他腿上撕扯下一块鲜肉。高欢看着这一幕,心里稍微舒缓了一点,可是他不满足,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空了一块一样,这个空白不是靠残忍的折磨后的快感能填满的。到底哪里不对?高欢问自己。

    看着昏死过去的尔朱仲远,高欢让人把猎犬牵走,然后上前一根一根的拔出插在他胸前的寒骨钉。一边嘴里大喊“醒醒,你不能死,我还没玩够,你还不能这么轻易死去。”钉子已经嵌入肌肤,一拔一拉都连皮带肉的扯出一大片血肉,尔朱仲远嗷的一声从昏死中被痛醒过来惨叫一声。他现在才知道高欢的可怕,这生不如死的感觉太糟了。

    看着苏醒过来的尔朱仲远,高欢眼里闪过一丝兴奋和残暴,他现在已经病态的在报复了。趁着尔朱仲远还有气,他还有好多拷打虐待的毒招,他也不知道自己好像天生就是个心里变态的刽子手,前世有个开膛手杰克,高欢觉得自己跟他比不差分毫。

    高岳实在看不下去,杀人不过头点地,虽然这尔朱仲远确实该死。但这么折磨一个活生生的人,让在场的人对高欢心里有了另一种看法,于是走上前去,在高欢耳边轻声道“大哥,他差不多了,就给他一个痛快吧。小姐的仇,我们算是给她报了。”

    高欢面无表情的抽出祖传的朴刀,刀光一闪,尔朱仲远觉得胸口一热,自己就被高欢开了膛。只见高欢放下朴刀,伸手进了他的胸腔,一件一件的扯出还在冒着热气的内脏、肠子。尔朱仲远就这样被开膛破肚的活活弄死了。

    高岳上前一把拉住还在尔朱仲远肚子里捣鼓的高欢说道“大哥,够了!这畜生已经死了。”高欢茫然的看着已经死去多时的尔朱仲远,心里不但没有一丝快感,怎么反而还像被人用刀子剜去了一块,空灵灵的疼到不行,都快喘不过气来。

    高欢四肢无力的跪倒在营门前,眼里的泪水和心里的失落终于抑制不住的往外翻腾,他仰天长啸一声,泪水不断的从脸庞滑落,这是第二次如此疼彻心扉,甚至比第一次的时候还要疼,疼到无法呼吸。

    高岳此时也眼圈一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不知那是未到伤心时。男人处理痛苦和悲伤的方法比女人更要内敛深沉。人前从不显露半分,但是独自一人时却痛哭流涕,高欢此时内心已经完全崩塌,他已经压抑不了这股强烈的情感,他需要释放和舒缓。

    在场的将士没一个不闻者落泪的,高欢把如意去世的地方围成一圈,日后要在这里建一座空冢和思念台。都说仇恨会蒙蔽人的心智,影响人的决断,真是一点没有错。

    高欢留下慕容恒和高乾几人驻守洛阳,维持秩序重建都城。自己则率领余部三万人退回邺城,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回家,睡觉,最好一睡不醒,这样就不会心痛。

    尔朱采凰早就听人回报说齐王大胜,近日班师。但是她还是很担心高欢,虽然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般,可是如意却真实的消失了,自己心里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高欢回到府上,进门连鞋子都没脱,倒头就睡,一直到第三天上午才悠悠醒来。高韩氏和高岚在尔朱采凰的陪同下,进屋来看高欢。

    老娘上前一把抓住高欢的手,老泪纵横的哭道“儿啊,娘知道你心里苦,如意这丫头跟了你她不亏,你要保重身体才对得起她。再说我们一大家子还指望你支撑,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说罢让佣人给高欢去准备吃的。

    高欢看着老娘和高岚尔朱采凰,一屋子的女人都在为他哭泣,那些佣人们也是一脸悲哀的神色,于是艰难的开口道“娘放心,我没事。”说着没事,但眼神空洞,神情呆滞,怎么看都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具。

    “欢哥,这次替如意妹妹报了仇,想必妹妹在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高岚满脸泪水的跟高欢说道“可是欢哥还要为我们这些活着的人着想……”这是变相的在劝导高欢。

    高欢转头木呐看着高岚,似乎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官人这是怎么?”尔朱采凰发觉有点不对劲,连忙让门外伺候的高岳去请邺城最好大夫来给高欢看看。高欢现在的身份真是不容有一点闪失,他身上背负了太多,家族、亲人,兄弟、下属乃至黎民百姓都压在他的肩头,一旦他倒下,那整个国家将再度陷入无休止的混战中,百姓的生活更将倒退几十年甚至一百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