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为你活为你死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为你活为你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郁久律早就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就夺过婀娜手里的匕首骂道“怪我平时对你太娇惯,把你的脾气宠的跟你死去的娘一个臭德行。”公主到底还是怕她阿爸的,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高欢在一边冲孙腾挤眉弄眼的小声骂道“你丫到时替我说话啊,好歹也是二哥二哥的叫着。”

    孙腾第二次想上前想跟郁久律解释问题,可是还没开口,就见郁久律已经手持马鞭舞动起来,照着高欢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后背就是一下,啪的一声,高欢的背上瞬间一条长二三十公分的血痕赫然再现。

    啊的一声尖叫也随之响起,高欢以为是自己叫的,可是他都快疼晕过去了哪有力气叫。是一旁的婀娜公主替他叫的。郁久律回头一看公主那副样子,心里更加来气。我给你安排的好路你不走,现在为了一个贱民跟我这丢人,你心疼他是吧,好,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想到这里,郁久律再次扬起手打算重重的给高欢来一下子。

    孙腾和婀娜公主两人同时挡在高欢面前,不同的是孙腾是跪着的,公主是手叉腰站着的。孙腾都快哭了,对郁久律道“可汗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

    公主也快哭了,不过她忍得住,也声色俱厉的对郁久律说道“你再打他我就死给你看!”俗话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愁,婀娜十四岁那年有个北方蛮族的部落酋长打算跟郁久律搭个亲家,当时送来不少牲畜马匹作为嫁妆,还有土地和人口作为附带条件,早知如此当时自己就该把她嫁出去,也省了今天这桩丑事。

    郁久律看着两人,抬起的马鞭始终无法落下来,转身重重的把鞭子丢到一旁,深深的叹口气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就当大家以为这是到此为止时,忽然嗖一声箭翎的响声,一只飞箭直冲高欢而来。“有刺客!”这是孙腾第一反应,只听见啊一声,大家都惊呆了公主飞身替高欢挡了这一箭。箭镞深深射入公主右胸前。婀娜就像一团棉花一样,轻飘的倒在了地上。

    现场顿时乱成一锅粥,武士们抓刺客,郁久律抱着婀娜公主痛哭流涕的喊大夫。孙腾着急忙慌的给高欢松绑。看热闹的人群乱作一团的四散逃散。

    郁久律两口子焦急的站在大帐外等候,侍女们进进出出的忙活着,装着干净水源的铜盆和白布条进去,出来的时候变成红色的血水,白布条也变成红布条。郁久律拉着一个侍女问道“怎么样公主没事吧?”侍女摇摇头道“回禀大汗,高大夫还在为公主取出箭头,奴婢说不清楚,您再等一会,应该没事的。”

    这最后几个字让郁久律夫妇两松了口气,至少女儿是平安的。孙腾也站在一边一脸郁闷的表情,这是他心里有百万个为什么想问郁久律,首先是凶手为什么要杀高欢?难道是宇文泰派来的刺客?再有就是怎么就决定让高欢给公主治疗箭伤?不怕他两那个什么吗?最后就是会不会秋后算账,等公主治好了又把高欢绑起来杀猪?

    可是目前这个情况孙腾就是再好奇再想问,也不敢吱声。他和高欢等人的小命在人家手里,万一说错话郁久律一言不合就动刀子,可就再没人能救他和高欢了。

    丞相左贤王绑了一个人推推搡搡、边打边骂的从远处向他们走来。郁久律一看绑着的人就是左贤王的宝贝儿子,于是纳闷的问道“这个什么意思?”

    “大王,这不孝子就是拿箭射人的刺客,不过他不是要射公主,你也知道他和公主从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的,主要是那个汉人骡子惹的事,我这不肖子他……”郁久律听着左贤王的无奈的解释,心里明白了这是一桩为情所困的悲剧,但是现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的是他的宝贝女儿,这个绝对无法原谅。

    “至少三百头牛,五百匹马。”郁久律报了个数字给左贤王,见他面露难色于是又说道“外加奴隶两百口。”左贤王明白了,这可汗是在坐地起价,自己再犹豫估的话计还要被坑更多钱财,于是连忙抓住郁久律右手竖起来的三根手指,满脸痛心疾首的说道“我答应你,大王。请别再加价了。”

    “哼,我没拿你儿子开刀你就知足吧,还跟我讨价还价,就算你是我的丞相,咱们也要明算账。”郁久律满脸不耐烦的神色说道。草原上的人就是这么豪放洒脱!

    看着左贤王一边踢打儿子一边骂骂咧咧的离去,孙腾感觉郁久律脸上有喜,上前谄媚的问道“大王就这样放过他了?”

    “那你看还想怎么样?他毕竟是左贤王,我的丞相。总不能撕破脸闹僵了。”郁久律这个人看来很实际,知道分寸,该要钱的绝不跟你要吃的,该讨债的绝不让你拖着。

    孙腾对他们柔然的规矩还在心里翻来倒去的思量,这边帐篷里高欢正紧张的给婀娜做外科手术。箭头射的很深不好处理,公主已经疼的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昏死过去,这样也好,没有麻药我还怕她撑不住呢。高欢心里暗想。

    缓缓地剥开婀娜的外衣,高欢心里有点担心,以前大学里曾经选修过医学,不过那都是给小兔子小猫小狗做一些基本伤口处理,自己从没给人做过手术。拿过剪子来,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剪开公主那件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内衣。

    此时在他心里已经对这个小丫头发生变化,一个女人能为认识没几天的男人去死,这种爱让高欢有点承受不了,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可以救下她,你不能死掉,不然我心里会一辈子带着对你的歉意活着,我的心真的无法在承受你们的爱了。

    如意是为他死的,现在婀娜也是深陷险境,她们的爱是那么纯净那么美好那么的让人心疼。高欢忽然觉得背上一阵剧痛,汗水沾湿了被皮鞭打破的伤口,一阵钻心的疼让他瞬间清醒,现在救人要紧,不能有杂念。

    先把箭枝用剪刀绞断,然后破开内衣,公主雪白的肌肤印入眼帘,和鲜血的血红色配在一起显得特别醒目,高欢的手此时有点发抖。额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在战场上杀人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紧张,到底怎么了?

    箭头拔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引起血管的破裂造成大面积出血,幸好他准备了不少止血用的药膏和棉花,箭头的位置在偏肩胛位置,锁骨位置下来一点的地方,幸好不是致命处,应该问题不大。

    高欢连着呼呼呼深吸三口气,轻轻地快速的把箭头一下带出来,左手把棉花堵在伤口上,还好自己下手快,伤口基本没有扩大,血也没流多少。不过公主的脸色还是一样的煞白,一旁的侍女不停的给她擦汗,换布条。

    箭头拔出来就好办了,高欢连忙用擦了药膏的棉花替换掉止血的棉花球,然后仔细的给她包扎伤口,一个侍女想要帮忙,高欢不让她靠近。此时他眼里只有她,心里也只有她。不会让不相干的人来触碰她。这时高欢才发现婀娜公主的眼睫毛好长好美,她的鼻子和嘴都娇小可爱,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薄薄的嘴唇看起来十分诱人,让人忍不住的想低头偷吻。细细的脖子很白很白,耳朵藏在乌黑的秀发里显得那么娇嫩剔透。

    婀娜不光是人长的美,心也美。为什么自己现在才发现她的美,高欢心里暗自懊悔。男人总是这样,得到的总不珍惜,对于失去的才追悔莫及。

    他在婀娜耳边轻声说道“你要醒过来,我和你还有许多事没做,有许多话没讲,你一定要醒过来。”说完他起身想出去休息一下,顺便换身衣服,刚一起身他就感觉天旋地转,眼冒金星的差点晕倒。这才想起来,一直蹲着的人不要猛的站起来,容易被闪到。

    郁久律现在在对高欢既爱又恨,听他出来说完公主的伤情,连话的都懒得跟他说,直接拉着老婆进帐篷去看望女儿,身后几个早就等在一边的草原赤脚医生也集体紧跟进去。高欢在孙腾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挪回自己的帐篷里,背上的口子火辣辣的疼,让他连脱衣服的力气都没有,是孙腾帮他脱掉的。

    古代医学不发达,受重伤的人被医治以后只能刚靠自身体质熬过去才能醒过来,当然如果这个伤者的意念够强大也能醒过来,所以大家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婀娜公主虽然心里着急但却没有一点办法,只有耐心的等。

    门口的侍卫是郁久律派来的,高欢有点生气的对孙腾“什么意思?我不需要保护,让他们走!我要安静的休息。”

    “额,他们不是来保护你的,他们是派来监视你的。”孙腾无奈的实话实说。

    “监视我?什么意思?”高欢愈加不明白了,自己不是刚救治了婀娜吗?“他们不去守着公主监视我做什么?”高欢有点恼怒了。

    “是可汗的命令,怕公主万一醒不过来就……”孙腾欲言又止。

    “就怎样?二哥你有话就直说啊,怎么现在变得吞吞吐吐婆婆妈妈的?”高欢对他到了草原后的“高原反应”早就不满意了。

    “万一公主醒不过来,可汗要把你跟公主做陪葬。”孙腾看着一脸惊悚表情的高欢哭着说道“主公,不行咱就跑吧,我看估计是凶多吉少啊。”

    “他凭什么活埋我,他怎么知道公主醒不过来,这龟孙儿!”高欢气得直跳脚,他可不管外面的人听得懂听不懂的,都气懵了。气归气但转念一想公主为了自己受了重伤,到现在生死未卜的,作为父亲心疼女儿是人之常情,高欢心里的火气被汹涌而来的愧疚瞬间淹没。当下颓废的坐在毯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妈的,让我找到那个暗箭伤人的孙子,老子非慢慢折磨死他不可。”说完眼露凶光,这高欢的残忍孙腾不知道,但是他听高岳说起过尔朱仲远的事情。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孙腾这会子不但没有劝解安慰高欢,反而火上浇油的跟高欢打小报告“那个射箭的人听说已经找到,是左贤王的二儿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