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铜雀楼里锁春闺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铜雀楼里锁春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邺城的铜雀楼是按照魏晋时期的铜雀台而建造的著名歌姬坊,在高欢迁都道邺城后这里成了全国闻名的风流场所,雅俗共赏之处。里面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名妓歌姬云集,此处的老板是当今皇帝的小舅子,背后大老板却是孙腾,而孙腾的上级是高欢,所以说到底这铜雀楼每个月如同流水般的资金都流入了齐王府的腰包。

    高欢现在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自己手握天下了,怎么会在意那些凡尘俗物,到时娄明春和尔朱采凰两人替他把家产看的牢牢地,算盘的打得精精的,不过在军务上只要高欢需要用钱,她两是毫不犹豫的掏腰包绝不会吝啬的。

    所以在贺拔胜的北军,高昂的南军,慕容绍宗的西军,高岳的东军,高欢麾下四大军部里不少人都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一些低级军官为了功名利禄甚至战场上进行自杀式攻击,这样渐渐形成一种高欢的齐军打仗凶残的氛围。

    话在说到宇文泰,由于关中今年接连发生蝗灾、旱灾,导致农民歉收,关中和西部一些边远地带甚至发生了人吃人的窘境,所以他一时间没有余力出关袭扰高欢的豫州地区,忙着安抚百姓开仓赈粮扶贫救灾。大家不要以为他心地善良乐善好施。

    关中是他的根据地,一旦出事只要处理不当很可能造成百姓暴动,流民回迁道高欢的辖区,这两件事都是宇文泰所不能接受的,那样他的实力会大受削弱根本无法抵抗高欢的入侵。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只能废寝忘食的奋战在救灾第一线。

    但是民众们看到宇文泰亲历灾区心里很受感动,各地百姓对宇文泰式感恩戴德,都给他纷纷立了庙宇日夜供奉祭拜。这阴差阳错的一招反倒使他在关中地区大获人心,稳固了他的政治地位。

    所以综上原因,高欢可以暂时不用担心宇文泰出关骚扰,可以安享一段时间的太平。

    咱们继续回来说铜雀楼的事情。经过半个月的修养,青萝的伤势已无大碍,鉴于阁主南霸天一直在催促她关于刺杀行动的结果报告,她只能伪装成舞倾城的歌舞伎,跟着她们来到邺城,想找机会刺探高欢的情报,伺机进行暗杀。

    铜雀楼如今最红的头牌是郑大车,她也是迫于无奈二十五六了还要出来抛头露面,以她这个年纪正是退居幕后从良寻夫时候,也不是没有豪门大家的男子追求她,甚至一些色迷心窍的公子哥愿意让她做正室,只是她自己心里好像藏了个人似的,把所有的追求者都放在冷板凳上。所以一时间倒是把自己耽误了。

    郑大车每每照着镜子,看着镜中人顾影自怜唉声叹气的,连一旁的小丫鬟都搞不清楚自己这个女主子的心思。其实她心里只希望有一天这铜雀楼的真正的主人来看自己唱一回戏,陪她喝一口茶,此生便无遗憾。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高欢的影子,到后来心灰意冷的暗自思量都说齐王英俊潇洒,风流不羁,光王府里就养着五个美人娇妻,哪里有时间会顾得上当年救过的小戏子。

    索性自己也就做了个思春的怨妇,每每我自犹怜唉声叹气的。

    又到了一年一次的选秀大会,每年孙腾都要为铜雀楼新选一批年轻的歌舞伎,一是新老接替,裁汰那些老人,二是增加铜雀楼的竞争力,有了竞争才有活力。所以普天下那些从事歌舞伎的穷苦人家的孩儿们都指望着这一天能有幸被铜雀楼选中,从而改变家庭的命运。

    今年的主选官原本是楼主,孙腾临时起意,打算亲自当一回主选官。这天傍晚孙腾正在铜雀楼忙着办公时,小厮进来回禀“老爷,门外有个齐王府的仆人来传话。”

    孙腾一听连忙放下手里的文书和笔,然后说道“快带进来。”小厮有点为难的看着孙腾又说道“老爷,来传话的人说要您亲自出去,他不方便进来。”

    谁啊摆谱摆的这么大,还要我这个齐王的二哥亲自去接见他。孙腾心里有点恼怒,不过怕高欢真的有事找自己,所以就拉下脸来亲自出去看看。这就是孙腾不同常人的地方,搞外交的没有一点缜密的心思,宽宏大量的气度,是搞不来的。

    走到门口孙腾一看来人,心里的怒气没了,脸上全是笑意,一拱手正要喊出对方名讳,只见高欢和贺拔胜两人连忙上前捂住他的嘴。高欢轻轻说道“我乔装出来微服私访,你别走漏了我的身份。”

    孙腾以为他是出来找乐子的,当下心知肚明的点点头,连连说道“好好,你放心,高大爷,我懂。快里面请吧。”说罢让他两就进了二楼。

    高欢看见楼下大厅里歌姬舞姬们跟那些达官贵人莺莺燕燕的,回头问孙腾“这里每日都这么多政府部门的人员在此消遣?”

    “嗨,这不是赶上太平年月嘛,再说了现在都什么点了,下值了回家前来此消遣一下也是情有可原嘛。”孙腾可不是在为这些低级官员开脱,你就说当今现世吧,就是公司职员他也有下班之后三五成群出去K歌吃饭的。古代官员甚至百姓没有那么多娱乐活动,解决漫漫长夜的寂寞无非就是上妓|院喝花酒,去赌坊打发时光。

    高欢一想也是,自己都忍不住换了衣服出来闲逛,家里实在无趣,娄明春一心只有孩子,婀娜时而跋扈时而多情的勾引让高欢欲火焚身,怕还没结婚就做下不妥的事情。采凰现在身体不适合饮酒作乐,那李氏动不动就要和他欢好,让他倒有点受不了,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出于无奈高欢去找贺拔胜一起出来道孙腾的铜雀楼玩玩。

    为什么不带上慕容绍宗?他是自己的大舅哥,碍于亲戚和辈分的关系,他不愿意带他来这种烟花之地,万一回去跟姐姐高岚一说,自己回家那不得鸡飞狗跳。

    “我想明天上朝奏一本,把大哥调回来,这么多年他苦守寒窑,不是,他坚守边疆吃了不少苦头,是该让他回来享享清福了。“高欢吃着桌上的点心说道。

    “谁说不是呢,咱们兄弟四个真的好多年没有团聚了,如今我们和柔然结盟,北方宁靖,是时候让大哥回来了。”贺拔胜也颇有感叹的说道。

    这话孙腾听了也是不住的点头,嘴里感慨道“想当年你我四人在这邺城外的饮酒作乐,骑马射箭,好不快活。如今却鲜有机会这样的洒脱开怀。”说罢竟然眼圈有点红了。

    三人此刻正在房内感慨万千,那边青萝也在发愁。她到邺城已经三天却连高欢的边都摸着。经过多方打听,最后得知这铜雀楼是高欢的产业,正好最近他们在组织一年一度的选秀大会,青萝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唱歌跳舞,托人去走后门也想浑水摸鱼混进去。

    经过多番努力运作,青萝倒是也混进去了,不过不是以歌姬舞姬的身份,而是以保洁丫鬟的身份进去的,说白了就是给那些个整日唱歌跳舞的女子们洗衣服专用的。得知这个消息青萝都愣住了,她自己的衣服都是别人洗的,现在让她进去给那些下贱的妓女们洗衣服(青萝这么认为)简直是对她刺客身份的侮辱。

    她瞬间不想干了,想回关中的逍遥阁总部,可是一想到南霸天色迷迷不怀好意的淫|笑,还有弟弟妹妹们渴望吃饱穿暖的眼神,她又没有勇气回去,进退两难啊。这是铜雀楼里一个分管内务的小头目偶然间说了一句最近他们的头牌郑大车想招一个贴身侍婢。青萝一听眼睛都亮了,她不知道郑大车是谁,但是她觉得目前得情况下与其伺候一帮人倒不如专门伺候一个人,反正给自己的可选项目并不多。

    管事的于是又收了她二十两银子说保证让她做郑大车的侍女。青萝冷哼一声心想这个高欢被人夸赞为全国百姓的父母官、领路人,在我看来连一个铜雀楼都贪污成风贿赂成行,他的集团内部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样子。看来当官的没一个是好人,这话果然没错。

    青萝如愿以偿的进入了铜雀楼,她第一次见到郑大车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妖艳魅惑的女人存在,让人垂涎欲滴的身段,勾魂夺魄的眼神,让男人骨头都酥了的娇声,一颦一笑都让那些公子哥为之疯狂。

    她就如同潮流巨星一般在邺城风靡一时,连她的穿衣打扮,用的胭脂水粉都有贵族家的妇女买来效仿。青萝对这个女人的评价是外表柔弱内心坚强,一旦发起狠来也挺让人害怕。当青萝是不怕她,只是觉得她这种身份的女子活着的确不易。

    “青萝,把我梳妆台里的银盒子取来。”郑大车对着铜镜正在梳妆打扮,她今天要去孙腾府上出演,所以没有平时的浓妆艳抹,只是略施粉黛,清汤素颜,衣着也没有平时那么妖艳俗气,倒是穿起了清纯可爱的粉色纱裙。她精心的准备了一番,可样子看起来却很随意,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青萝一声不吭的把首饰盒给她拿过来放在一边,看她化妆。郑大车对这个新来的侍女唯一不满的就是她几乎从不说话,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对于青萝的三棍子闷不出一个屁,她是可气又可叹,活在这个乱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悲惨命运,既然青萝不想说,她也懒得问,只是觉得青萝总是把气氛搞得很僵硬很冷。

    郑大车随手从首饰盒里取出一对鸾凤鸳鸯钗一左一右插好,照着镜子里看,自己显得如同十**岁的小姑娘一般娇美可爱萌萌的。她很满意的笑了,然后起身对青萝说“咱们走吧,可别让将军府的车子等太久。”

    郑大车来到孙腾的府邸还没进客厅的门,就听见高欢的声音“大哥许久未见,必定要喝满三大杯才能算敬酒,来来来……”小厮顺手掀开门帘,郑大车和青萝都进去。

    客厅里灯火辉煌,高欢坐在上首,两边是孙腾和司马子如,下坐是贺拔胜。旁边一桌坐着慕容绍宗、高岳、高仲明和高昂,文官集团以慕容恒徐明之为首,也坐满了两桌。看来今天高欢集团内部重要人物全部集合在这里了。

    郑大车转头看见一旁的茶桌边上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番邦少女,正兴致勃勃的嗑着瓜子盯着高欢的一举一动,边上一个番邦丫鬟伺候着,能参加高欢集团内部宴会的女人,此人来头必定不小。xh.50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