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喜当爹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喜当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只有冯娘涉世未深不谙人事,见他们都不怎么吃,自己心里乐的开怀,一个小姑娘也是豁出去吃相了,兴高采烈的一个人把一桌子山珍海味吃了个遍。

    吃完饭还没等娄明春开口,李氏倒先起身对高欢道“至尊许久未到我那里去一次了,今日得空吗,我有些心里的私密事情也想和至尊说说呢。”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娄明春被李氏的举动气得要死,本来今晚是她和高欢多年未曾有的欢聚时刻,偏偏这个李氏不知好歹出来横插一脚。

    高欢自己呢也是色鬼一个,此时见谁都好,李氏这般妩媚的邀约,傻子都知道这娘们要干嘛,无非是渴求高欢在她这块地里多多播撒种子,早日开花结果。男人毕竟是雄性动物,对于霸占多数的雌性来传宗接代有着天生的执着。看着自己的子孙后代在一个个美娇娘的肚子里发芽成长到后来妻妾成群儿女绕膝,那是每一个雄性的植根灵魂深处的追求。

    “好好,那今日就到你那里去看看,确实好久没有去过你那里了。”高欢这后半句话明显是说给娄明春听的,娄明春到底是大家闺秀,心里再有气脸上一点都显露不出来,淡淡的说道“你是该去妹妹那里,免得她总是独守空房那么寂寞。”

    李氏一听这话就像得了大赦一般,连忙起身拉着高欢的袖子轻轻说道“至尊,你快随我来吧。”这娘们这么心急?不愧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下子娄明春算是把李氏彻底拉进黑名单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不过面上还是平淡无奇的说道“官人你去吧,这边我来收拾。”说罢看着正在享受美味的小吃货冯娘爱怜又深意的说道“瞧你吃的这一嘴油,果然还未通人事啊。”

    冯娘抬头咧嘴朝她笑,这一笑小嘴里叼着的半块山鹞肉就露出来,显得十分可爱。

    高欢此时没有心思跟娄明春矫情,更没心思来观赏冯娘这朵鲜花,此时他早都精虫上脑欲火焚身的被李氏勾引的不要不要的。这里要是没人的话估计他都能当场把李氏洗剥干净生吞了。色鬼大抵也就是这样了吧。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李氏房内,支走了丫鬟等人,高欢把门关上,李氏从后面一把抱住他,高欢能明显的感觉道后背上两颗肉|弹正在使劲顶他,那种感觉好奇妙,随即他也毫不客气的转身一把把李氏搂在怀里,小声温柔的说道“这么急?你果然是个**强烈的女人!”

    李氏略带羞涩道“只怪至尊身边漂亮的女人实在太多,我要是不着急一点,怕是连您的手摸不到一下……”话还未说完,高欢已经用嘴唇深深的盖上她的小嘴,尽情吮吸着她蜜津般的唾液,这女人实在成熟的让人着迷。

    两人还在热吻,李氏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却被高欢依次退去,她小声的呜呜抗议,却是当做是对高欢的暧昧挑逗,让他愈加狂野的在她脖子上,锁骨处、胸前落下点点如同烙印般的吻痕,此时她感觉自己就像要融化的冰块一样,无力的身躯任凭高欢的摆弄,空洞的眼神看着他的面容,脑海里的思绪已经魂飞天外。

    忽然感觉下身一下吃痛,让她的思绪回到清醒的状态,高欢已经急不可耐的进入了,她勉力支撑着每一次他用力的冲动,渐渐觉的一**快感袭来,再度让她沉醉在他如同魔力般的招数中。

    正当两人欲仙|欲死的紧要关头,忽然门外一片嘈杂,有个侍从在门口结结巴巴的问道“大王在里面吗,二太太要生了!”

    高欢听了这话当时就疲软了,心里虽然十分不爽,但是无奈采凰要生的消息确实比较重要,连忙提起裤子对门外说道“我这就来,你先回去守着。”李氏本来还沉浸在性福里,高欢突然的撤离让她觉得自己像被抽空的皮囊一样空虚,所以紧紧抓着他不放,声音略带娇羞的说道“至尊,你别走……”

    高欢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现在不行,采凰眼看要生了,我要去看看,俗话说生养孩子就如同过鬼门关,我实在不放心,下次吧,下次我好好补偿你。”说完在李氏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转身就离去。

    李氏一脸欲求不满的落寞,心里开始有点怨恨高欢对她的无视。这种由爱生恨的变化也是她最后红杏出墙叔嫂成奸的起因。

    高欢着急的在尔朱采凰门外来回踱步,里面她的叫声让他觉的自己心都在跟着颤抖,娄明春和尔朱英娥也在一旁,邺城最有名的弄婆在里面负责接生,姐姐高岚也在里面帮忙。高欢深知他所处的时代医学十分落后,妇女生养孩子完全靠个人体质和意志,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借助,所以才有一回生养一回生死的道理,古代生孩子对女人来说确实如同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惊险。

    “应该不会有事吧?”高欢听着尔朱采凰声嘶力竭的叫声,姐姐高岚不停的进出,手里的铜盆出来都是血红色,白绫进去变红绫,他实在心里不安的很,所以才转头问有生养经历的娄明春。

    “官人放心,有名的大夫现在都在客厅等候,里面有岚姐和弄婆在,应该是万无一失,你就耐心等待。”其实娄明春这几句安慰人的话连她自己都听不进去。可是现下的情况你不这样说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煽风点火吧。

    高欢转头看向一旁的尔朱英娥,只见她双眼紧闭,樱桃小嘴里念念有词,看来是在给采凰和孩子念经祈求平安,高欢对现场的情形越来越感到不安,高岚再一次出现,他上前赶紧问道“怎么样,姐姐,采凰和孩子还好吧?”

    “你别靠过来,不可沾了这煞气。”高岚赶紧躲着点他,古代封建迷信让她深信不疑,男人不能随便进产房,更不能触碰到女子生养的东西物件,否则不吉利。“采凰还好,只是这孩子实在太顽皮,还不肯从他娘肚子里出来。不过你放心,弄婆已经在想办法。”

    两人正在对话,只听里面哇哇的啼哭,看来是孩子生下来了,高岚赶紧进去,没等一会就见她抱着一个襁褓里的孩子出来,脸上喜笑颜开的说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生了了大胖小子……”

    高欢没等她说完,赶紧上前看着这孩子,不忘关切的问道“采凰人没事吧?”

    “母子平安,恭喜啊,你啊又当爹了!”高岚不忘拿这个刚刚还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般的弟弟打趣。

    “我能进去看看她吗?”高欢接过孩子十分爱惜的看着这小子,关切问高岚道。

    “现在还不行,等弄婆安顿好,让大夫再来看看下几副补药。”这倒是实话,刚生完孩子采凰此时肯定十分虚弱,需要大夫开点方子好好调理一下。高欢当下只得那行等候。

    娄明春也接过孩子,笑着对高欢道“你看,这小眉毛小脸蛋,长的多像你。”一旁默默念经的英娥这是也凑过来,看着这个刚出生、皱巴巴的小生命,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开口道“确实长的像妹妹。”

    娄明春似乎很意外她今天居然开口说话了,当下两人抱着孩子十分爱怜的说笑着。

    高欢终于可以进去看望采凰,只见她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此时她正沉睡着。高欢来到床边,蹲伏在她身旁,轻声的叫道“采凰,采凰……”

    尔朱采凰悠悠的醒来,张开眼睛看到高欢,脸上露出笑容道“官人,我们有孩子了。”看着一脸疲惫虚弱的采凰,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的,高欢此时心里无限的感动,抓着她的手温柔的说道“谢谢你,我的宝贝,你辛苦了,我要你赶紧好起来,带着我们的孩子,我要给你们最好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对你好,和你再生许多许多的孩子。”

    此时高欢才知道什么叫为人父,不是亲生经历,一个男人永远无法体会到产房里女人的艰辛,那等待孩子落地的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幸福的煎熬,无法越过更无法省略,这也是此刻高欢心里无限激动的原因所在,从这一刻起尔朱采凰在他心目中逐渐从一个爱人转变成一个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亲人,这个变化当事人需要花多年的时间才能发觉。

    “一个还不够我苦的,还有我生许多许多,你当我是什么?”采凰略带娇嗔的看着高欢说道,此时她的心里也是幸福的,嘴上虽然说不想跟他生孩子,可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女人嘛都是心口不一的,这点高欢还算有点眼力介,他看出了采凰的心思。

    “你说怎样都好,我都依你。”说着怜爱的替她把发际梳理好,然后温柔的说道“你休息吧,我让人去准备点吃的,你需要补充体力,我要你尽快恢复到跟以前一样。这不是跟你商量,而是我作为丈夫的命令,知道吗?”说罢还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

    采凰从未有过像此时这样的幸福感和满足感,觉得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高欢和孩子,她就满足了,什么荣华富贵都是浮云。见高欢替她掖好被子起身要离去,她着急的连忙小声道“我……我想和宝宝一起睡,你让人把宝宝抱来。”

    高欢回头看着这个还如同少女般天真的尔朱采凰,心里十分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当下十分温柔的说道“行,你说怎样都行,我这就让人把孩子抱来。”摸了摸她的脑袋,疼惜的说道“你先休息下。”

    此时的高欢觉得天高地阔,自己心里欢腾的能装下整个世界,这就是男孩当父亲后的心理变化吗?多么希望未来的妈妈可以知道,她当奶奶了,而且孙子孙女还不止一个。高欢心里暗暗想到。

    第二天高欢就进宫面圣传递喜讯,他要用手里的权利让全国人民都来欢庆他当爹这一美妙时刻,全国减赋税一年,文武百官赐爵一级,还要大赦天下,家家户户发二斤肉一斤酒。最后两条是慕容恒要求加进去的,既然要同乐乐索性做大点,普天同庆。

    连宇文泰都知道高欢生儿子了,想想自己还未有一子,他有点失望,不能在这边方面输给高欢,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嫩娘的模样,当下派人到李逸封家把她接了过来,这个李逸封死亡的消息传回来以后,他还是很满意的,自己的策略还是有效。

    嫩娘不知道宇文泰为何事传唤她,但是她素闻宇文泰的恶行,所以临行时特地拿了把裁衣用的剪刀防身。果不其然一进王府,宇文泰就直白的告诉她,要娶她做妾,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

    各位看官想想,这嫩娘是知书达理的良人,哪里肯受宇文泰的侮辱,拼死抵抗宁死不屈的的让他没有办法,再加上外面风言风语的乱传,说他趁别人丧期就霸占妇女。迫于无奈只能暂时放弃,把嫩娘关押在王府里。

    嫩娘终于还是死在了宇文泰手里,因为她不愿背负一个污名,李逸封再不好也是她名正言顺的相公,怎么可能丈夫尸骨未寒就跟宇文泰不清不楚的搞在一起,简直是辱没了门风。所以她只有自杀,用带来的剪刀自裁在宇文泰的王府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