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两雄相争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两雄相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侯景在和宇文泰密定契约后又怕萧衍知道了不高兴,于是派人对朱义说道“事情紧急,怕王师未至大势已去,所以没奈何的只能先跟西魏乞援。”侯景还打算把宇文泰派来的信使交给萧衍这种反复无信鼠首两端的小人。高欢在得知王霸围攻上洛的事情后打算先把他解决掉,所以率军调头往西直扑洛州而来。

    侯景得知高欢大军西去乐的逍遥,这时宇文泰自帅大军十万从潼关出来,一路往东朝着洛阳进发,眼看双方大战一触即发。宇文泰这时再次派出使节去督促侯景率部前来洛阳汇合,侯景奸诈狡猾哪里肯轻易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再加上萧衍已经开始派军队在淮河南岸一带布防,随时可以渡过淮河进行侵占。侯景此时觉得自己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最为妥当,当下就把宇文泰的使节扣押在自己大营里。

    王霸的军队不过是宇文泰的诱饵罢了。可是高欢也不是傻子,在得知宇文泰大军兵出潼关后,他马上做出战略调整,高岳李二虎从山东出发,慕容绍宗和贺拔胜则剑指洛阳。自己的三十万大军直扑蒲坂,打算切断宇文泰撤退的后路,这招不算高明但是很管用,宇文泰本来就深陷敌境,如果被高欢包了屁股,自己就真的进退失据无法回到关中,况且粮草补给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他也率军从恒农往潼关撤退,打算先高欢一步,占据有利地形以逸待劳打击他。高欢的先锋军是名声在外的高敖曹部队,虽然经过长途跋涉,但是在他的带领下这支一万人的部队还是很有战斗力和气势。

    “禀报将军,前方斥候队已经和贼军接上火,正在河东一带厮杀。属下前来询问是否需要紧追上去支援斥候队。”一员将校跪在高敖曹马前跟他请示作战许可。所话说什么将领带出什么样的部队。高敖曹在高欢集团里是出了名的敢打敢杀,以作战勇猛著称。连手底下的斥候都敢和人家的正规军对着刚正面。手下的将领平时也被他练的一遇到敌军就跟狼一样嗷嗷往前冲,全都不要命似的。

    高敖曹坐在马上神情显得十分轻松的对将领说道“放开了你们的蹄子去给我追杀他们的将领,务必要全面歼灭西魏军,让斥候继续打探宇文泰的具体位置,我要亲自砍下那厮的狗头献给大王。”说罢还嘿嘿一乐,脸上表情十分狰狞,将官拱手称喏退了下去。

    虽然高敖曹这样的部队担任先锋军肯定是披荆斩棘的,但是临行前高欢也曾嘱托他“遇事莫要的大意,有危险就撤,保存力量等待我大军的支援。”可是高敖曹的字典里就没有服输这两个,走到哪打到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股子舍我其谁的蛮横劲头。你让他遇到阻碍就停止前进,那简直是在侮辱他。所以这小子压根没把高欢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高敖曹打仗确实有一套,高家军敢杀敢冲,也敢坐地分金银,就是这么豪爽就是这么霸气,他们也没有骄傲。高欢觉得有实力的将领带兵如同有才华的文官执政是一样的,必然有些不拘小节,只要不妨碍到自己的大政方针一般高欢是不会约束他的。所以高敖曹的部队又叫剃头军,他们都是按照砍下来的人头来计算战功的,人头官阶越高越值钱。

    这高敖曹的剃头军都是穷苦的六镇子弟,平时没什么别的收入,也不会经商,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靠打仗杀人,所以一到了战场上你去看吧,这剃头军跟疯了一样个个眼珠暴睁,双目通红跟要吃人似的,连他们的伙夫都提着擀面杖叫嚣着往上冲,这画面是有多么恐怖?!

    高敖曹对自己的部队作战勇猛感到很满意,打仗就是以击杀敌人为最终目的,否则大家坐下来谈天说地就行了。所以剃头军有时会发生扰民事件,比如之前他们驻防在燕州的时候,就经常跟当地的居民发生摩擦矛盾,要么老百姓家里的牛羊莫名的丢了,要么地主老财晚上被蒙面强盗给洗劫,而是还是一晚上被洗劫三回,哪有那么多强盗,无非就是他高敖曹的部队不打仗没钱花,出来“劫富不济贫”了。颇有高欢当年的风范

    地方官员和朝廷里的言官好几次给高欢上折子参了高敖曹,可是每次高欢不但不惩罚他,还派徐明之带着金银粮饷牛羊马匹去燕州犒军。高敖曹得知实际情况后徐明之故意告诉他的对高欢更是死心塌地,还勒束部下要他们少做点扰民的事情。

    后来山东征伐高敖曹早早的就上了三道折子给高欢,强烈要求请战,不止是他本人,连同他的剃头军们都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毕竟他们个个家里都上有老母下有妻儿,需要大把大把的钱粮来奉养。可是处于战略考量高欢当时没有调动这只疯狂的部队,因为害怕高敖曹作出类似于后来侯景做的事屠城。这对高欢来说简直是给自己脸上抹黑,绝对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关之战高敖曹本来也随军出征,可是在蒲坂跟玩似的呆了几天就因为潼关战事不利而全军撤退,这又让他唏嘘不已,你们说想要认真的打个仗就这么难吗?想砍几个敌军将领的人头就这么难吗?机会总是会眷顾有准备的人,这次老天爷给了他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正儿八经的作为先锋军和宇文泰的关中军交火,出征前高敖曹就跟部下宣示这次无论如何要一路追杀宇文泰的主力,争取拿下他的人头给齐王请赏。

    所以此刻高敖曹的部队犹如猛虎下山一口气追着宇文泰的屁股咬住不放,宇文泰命令手下大将李弼殿后阻挡势不可挡的剃头军。西魏军中早就盛传这高敖曹和他的剃头军的威名,但是没人真实见识过,连李弼自己也觉得这可能是个美丽的传说而已,都是两肩膀扛着一个脑袋,真要是狠起来谁怕谁,所以也没太拿高敖曹当回事。

    李弼有个弟弟叫李彪,这个人在关中是个有名的奇人,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但是刀战马战箭术都十分精通,不但如此此人作战相还当勇猛,平定陇西的好些战事他都有参加,斩获颇多,西域各国都知道这个叫彪子的小个子非常厉害。李弼对自己这个弟弟也是十分看重,安排到自己手下担任别营主将,相当于部队副首长。

    李彪听说要和高敖曹的部队作战,当时就有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大有分出胜负的决心。于是两边都磨刀霍霍准备收割人头。一场残酷血腥的恶战即将上演。

    高敖曹的剃头军到达河东芮城的时候,宇文泰的先头部队已经越过潼关回到关内,得知这一消息他心急如焚,眼看着宇文泰要逃跑了,于是加紧催促军士们往前冲,务必赶在宇文泰之前到达潼关城下阻截他。

    可是军队急行军到达黄河岸边的时候,背后忽然冒出来一支西魏军队,旗帜上写着陇西定难都督。高敖曹搞不清来人是谁,也不想去管他们,此刻在他眼里只有宇文泰能引起他的注意,他的目标就是杀死宇文泰!可是这支陇西军队却和剃头军殿后的部队打了起来,双方杀的难解难分。

    高敖曹在一棵大树下召开紧急军士会议,他简短有效的说道“谁知道我们屁股后面那支西魏军的情况?还有宇文泰的主力现在到底过没过潼关?我们需要渡河的船只凑齐了没有?”一万人要渡河,船只肯定少不了,军备物资的小将为难的说道“回禀大将军,这段是要凑齐船只估计有困难,但是按照目前我们拥有的船只,只需要来回多运送几趟,也是可以将部队全部运送道河南岸。”

    高敖曹想了一下说道“不行,敌军人数众多,只怕我们的部队还在渡河就被人家围而歼灭了。一定要凑齐足够的船只,争取一次全部过去,实在不行也要先运过去六、七千人,不然会有危险。”他虽然勇猛不代表他没有智慧,这些年跟着他的哥哥高乾东征西讨,学了不少阴谋诡计,兵半渡而击之这点门道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斥候队长接话道“宇文泰的大军目前有半数已经过了潼关正往关内撤,如果我们还不加快速度追上去,只怕真的要被他逃了。”高敖曹点点头好像若有所思,于是又问道“谁知道我们屁股后头是西魏哪支部队?”没人搭茬,大家都不清楚这支难缠的部队是谁?已经拖着他们打了有近一个时辰,像狗皮膏药一样难缠。

    高敖曹于是吩咐道“赵将军和卫将军,你们率领本队人马负责殿后,其他人继续找船渡河追击宇文泰,老天爷好不容易给咱们一次立功发财的机会,大家都动作要快。错过这次天赐良机以后别怪老天爷不给你们机会。”众人纷纷摩拳擦掌踊跃向前,大声道“末将遵令。”

    山坡上遍地是死尸,各种死法的都有,开膛破肚,斩首失足,脑瓜被砸碎的,胸前插着长矛贯穿而死的,总之都死状凄惨无比。李彪浑身是血的在清点着幸存的将士,这一仗他深深明白了剃头军的威力,这群人太可怕了,完全是不顾死活的冲杀,最关键的是他们经过急行军数百里之后还要投入战斗,而且战斗力看起来丝毫不减,自己的部队以逸待劳差点被这两支小股部队冲散击溃。要不是自己一马当先击杀了一个领头的敌将,减缓了他们冲击的力度,否则今天很有可能自己要交代在这里。

    李彪想到这里不禁有点后怕,这是他第一次对死亡有了畏惧感,以前都是他给别人带来恐惧感,可是这次和剃头军教授感觉明显和以前的敌人不同,这些人如果没有武器估计都能用牙齿来撕咬作战,简直太可怕了。

    剃头军的两支阻击小分队共计两千人马全部阵亡,就为了阻止李弼一万五千人马的尾随偷袭,赵将军和卫将军一次次的对他们发起死亡冲击,每一次都对李弼的部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时估计李弼的军队里没人不害怕这支剃头军了。

    “你们不能因为对方这种自杀式的打法就认怂了,我们要是这样撤退回到关内,如何面对大王和其他人?还有何脸面称自己是战无不胜的铁军?”李彪激动的对着李弼手下主张撤退的将领喊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