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牌对王牌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牌对王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有个官职比他大的军官也起身和他争执道“小将军威猛我们都是知道的,可是如今连大王都经撤退回到关中,准备见机行事。我们何必在敌国境内毫无意义的去攻击别人的部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现在眼下最应该做的就是率领部队撤回关中,修生养息为以后的战斗做准备,而不是在这里等着被敌人包围全歼。”这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李弼说的。

    李弼没有说话,李彪更加不满了,大声呵斥道“将军说话好无道理。俗话说两军相遇勇者胜,如今我们已经获得初步胜利,乘胜追击定能全歼这支剃头军。在大军都没有取得任何战果的前提下,如果能够消灭对手的强力部队,这不是一件比天还大的功劳吗?”

    “李将军你这是在蛊惑军心,陷我军于危险境地。这是在自取灭亡你知道吗?”那将领毫不示弱的和他对喷,李弼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声喊道“都住嘴少说几句,依我看如今既然已经取得了初步战果,不妨就保险起见,全军先撤退吧。”到底还是李弼老成,知道深陷敌境的危险,在这乱世靠的是谁有人谁当老大,部队再勇猛被打光了还不是光杆司令一个,有什么用呢?但是李弼的想法彪子同学完全无法理解。他想要的是全歼高敖曹的部队从而名留青史。

    可是下令撤退的是自己的兄长李彪再怎么不满意也只有服从的份好一个长兄如父。于是全军准备撤退事宜。

    另外一边高敖曹的得到了斥候队长的最新消息宇文泰主力部队已经全部通过了潼关进入关中。这下彻底完了,自己像赶鸭子一样把部队从几百公里外的地方驱赶到这里,可是最终的结局确实啥也没捞着,这让高敖曹心里十分不痛快。天赐良机就这样再次擦肩而过,换谁心里都不好受。

    就在这时两个身负重伤的伤兵被带上来说有要事求见,高敖曹正在闹心,看他们这摸样心里也奇怪,以为是逃兵。想拿他两撒气,于是让军卒将两人带上前来,喝问道“你们是哪个支部队的?为何如何狼狈?莫非是逃兵不成?”

    以前高敖曹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有些军卒都是拉壮丁进来凑数的,完全没有一点您距离,遇到战事就贪生怕死做逃兵,被抓到后就是一顿毒打,可是这毒打最多也就是些拳脚皮外伤,怎么看着两人身上还有刀伤剑伤。

    两个兵卒闻言当即对着高敖曹跪下,十分伤心的哭诉到“回禀大将军,我们是赵将军的部下,被派去阻截身后尾随的敌军。”高敖曹骂道“娘个蛋的,派你们去打仗又不是让你们去送死,哭什么?那你们不去帮忙阻击敌人跑到我这里干嘛?莫非是临阵脱逃?!”

    军卒甲委屈的哭道“大将军,您可是冤枉小的了。我两要是逃兵还来见您干什么,直接回家躲着就行了。”高敖曹闻言心里暗道这厮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嘴上又问道“那你们这幅摸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军卒甲继续道“大将军,我们奉命去阻击敌人,没想到对面的西魏军十分能打,赵将军和卫将军已经全部战死,兄弟们也都阵亡了,我和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回来报信,您可一定要给两位将军报仇啊。”

    高敖曹一听这话,从凳子上都跳起来了,大声骂道“谁他娘的敢杀我的人?不知道我剃头军的厉害吗?”这还了得,敢杀高敖曹的人,这回他正在为宇文泰的逃跑而懊悔不已,现在知道自己的军队被消灭了,那简直是拿小对着他炫耀啊,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种奇耻大辱对他的剃头军来说还是第一次。

    凡事总有第一次,以前高敖曹的部队打到哪哪里就闻风而降,现在可好,居然还有人敢反抗,不仅反抗还把他的部下全杀了,这让他心里既害怕又恼怒,一定要找到这些人把他们全杀了给弟兄们报仇,也让天下人知道,他高敖曹不是好欺负的。

    当下事不宜迟,高敖曹集合部队点齐人马在两名伤兵的带领下直扑李弼军而来。这边李弼准备的差不多,战场也打扫完毕,正要有序的整装撤退,斥候飞马来报,说有支几千人的部队正飞速朝这边过来,看样子极像刚刚和他们战斗过的剃头军。

    李弼心里大吃一惊,下令大军不许耽搁即刻出发,趁高敖曹还没贴上来,马上脱离战斗撤回关中。可是他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见不远处人马嘶鸣,已经打起来了。于是只得披挂上马,要大家准备战斗。

    李彪这下满意了,当即也抄起长枪翻身上马,直朝高敖曹大军而来。按理说李弼还占点优势,因为他们刚刚休整过,高敖曹的人可是一直马不停蹄的在追赶宇文泰,再加上气势上自己这边刚刚得胜,势头正旺,高敖曹那边吃了亏士气不足,可是李彪到战场上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边的李家军已经被高敖曹的骑兵队冲击的七零八落,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他急的大喝一声拍马冲上前和敌人厮杀。

    只见他手持长枪飞速靠近一个剃头军的骑兵,这厮正拿刀挥砍着一个持刀的步兵,李彪一枪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由于力道过大长矛都被折断在那人胸膛里,那个骑兵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从马背上飘落到地上滚了几下死了。李彪拔出长刀继续往前冲杀。

    这边高敖曹也是不甘示弱,亲自上阵砍杀,只见他手里的银耳大环刀舞的虎虎生威,靠近的西魏军步卒犹如被卷进风车车轮里的气球一样,或脑瓜或手臂或肩膀或躯干,只要被大环刀击中非死即伤,完全不留活口。看着高敖曹如同死神收割一样的打法,周围的西魏军吓破了胆,而剃头军在他的带动下也奋勇杀敌一步步逼近中军李弼的位置。

    李弼正要调集人马忽然有人大喊“小李将军李彪在军中的昵称已经和对面大将高敖曹打起来了,都快去看啊。”李弼赶紧上马带人前去支援李彪,他父亲就两个儿子,这个弟弟还未娶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回去肯定没法跟老父亲交代。

    只见阵上两员武将刀来刀往,呼喝声一片叫好声一片,两边军士不住的为自己人呐喊助威,高敖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打的对手了,此时杀的兴起,大喊一声“停!你是何人,高爷刀下不死无名鬼!快快报上名来。”

    李弼也不甘示弱的回敬道“哼,我以为你吓尿了要去尿遁呢,告诉你也无妨,小爷李彪,你可看好了,今日死在我手里,你不算冤枉。”

    高敖曹听完哈哈大笑道“小后生,你别夸嘴,我认识你老子手里的刀可不认识你,来吧。”随即脱离身上碍事的盔甲只披一件护心铠,大喇喇的从马上下来,大环刀抗在肩上看着李彪。李彪见状也不甘示弱,脱掉盔甲只穿着单衣,手持大刀翻身下马说道“别废话了,说那么多还不如打一场分胜负。来吧。”

    高敖曹心里对这个李彪也有点惺惺相惜了,可惜在场的人太多,他总不能战场上妇人之仁不下死手,当下也暴喝一声,一把六十斤重的大环刀被他舞的呼呼作响,刀刀直冲李彪的上三路而来。

    李彪也不含糊左突右挡的招招化解了他的攻势,两军观战的将士在此爆发出依着喝彩声助威声。这下换李彪进攻了,只见他抄起大刀直刺高敖曹心口,这是直接要弄死他的节奏,高敖曹赶紧侧身躲开,用大环刀格开这击,谁知李彪的刀路走到一半忽然刀口朝上由刺变成劈,直接削向高敖曹的下巴。

    这下高敖曹没料到这小子回来这一手,无法躲避的情况下,只能翻身后仰,用脚踢向李彪的手腕,说时迟那时快,李彪的手腕子忽然一麻,刀子正脱手而飞,他迅速换手捏住刀把,然后黏上来用手肘直接击打高敖曹的小腹。

    高敖曹吃痛的摔倒在地上,西魏军一片喝彩助威道“好!”李彪顺势一刀追上来,直接砍向倒在地上的高敖曹。只见高敖曹连滚带爬的躲开这一刀,然后又是一刀,眼看要撞到在马蹄下,他使出浑身力气用大环刀砍下向李彪的双脚,这下换李彪为难了,他是不顾自己的双脚刺死高敖曹,还是飞身退去躲开这一击。这时李弼大喊一声“快退!”李彪不自觉的飞身退出大环刀尔等攻击范围。

    这时高敖曹赶紧翻身站起来,刚刚被这个叫李彪的人逼得差点死了,当下他凝神聚气暴喝一声,朝着李彪而来,此刻在他眼里似乎就只有李彪一个人的存在,他内心的斗气和杀气都被百分百的激活,进入杀戮模式。

    如果说刚刚李彪觉得高敖曹的攻势犹如滔天巨浪,那么此刻他发现高敖曹的攻势已经变成刀山火海般灼热,自己每一次招架他的劈砍都觉得手腕发酸虎口发麻,手里的大刀已经在对砍中变得刀口卷刃,刀身也有点变形。这高敖曹什么怪力气,强大的刀气犹如一道屏障将他包围起来,让他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

    此时的高敖曹已经杀心怒起,一定要整死李彪了。使出浑身解数用尽全身力气就是把他杀死。每一刀都是致命的,都是让人无懈可击的,李彪之前还能趁机反攻,现在却只剩下招架之力,而且还是苦苦招架。每一次高敖曹的攻击都让他感到十分不舒服,心里开始有点乱了。就在这个分神瞬间,高敖曹抓住时机大喝一声杀!大环刀直接劈进了李彪的肩膀,差点把他劈成两半。

    全场观战的两军将士都鸦雀无声,鲜血噗噗的从李彪的胸膛往外冒,像自来水一样,高敖曹被溅的满头满脸都是血,李弼哀嚎一声,拍马出阵上来要杀死高敖曹给他弟弟李彪报仇,这是剃头军将领大喊一声“贼军要下黑手,兄弟们保护大将军!”说罢剃头军大喊着一拥而上,场面顿时变成大乱斗。

    可是毕竟李彪被阵斩了,李弼又是胡乱的自顾自冲杀,压根没人统一指挥调度,很快西魏军就被剃头军压着打,形势变成一边倒追杀屠戮,高敖曹大喊着为赵将军卫将军报仇,挥刀不停的砍杀西魏逃兵。

    李弼在副将的掩护下赶紧往后退却,情况已经变得十分危急,李弼发现自己很有可能今日和弟弟一起共赴黄泉,这剃头军像疯了一样黏上来追杀着每一个西魏军的将士,完全已经不是在打仗,而是在泄愤似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