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潥阳公主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潥阳公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回到皇宫内的居所,侯景让朱义召来萧衍的几个妃子一起饮酒**,可是心里却始终想着如何安抚民心解决勤王军的事情,几个妃子轮流跟他苟合他完全没有了兴致,于是皮了件龙袍下身来到殿外,蹲着抽支烟解闷。

    朱义不愧是让萧衍都满意的外事太监,他很快就摸清了侯景的心思,这天趁着侯景跟萧衍的妃子在吃午饭,他进言道“下官听说太上皇有个潥阳公主,视若掌上明珠,这个公主貌似天仙堪通音律。很多大族王孙想要求亲都没与许诺出去,如果太傅能将其迎娶过门,那可就”后面的话他没说了,因为侯景自己能想的到。

    侯景听了朱义的话十分满意,这事情正和了自己的心意,能把萧衍的女儿娶过来,那自己就是皇亲国戚,不但身份不同往日,甚至可以日后借此登上皇帝宝座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边上萧衍的妃子听了就不满意了,这朱义明目张胆要把自己的相好拉走,以后她在宫里还怎么混?当下就拉着侯景的袖子拖着长音哭道“大人,您这是喜新厌旧啊,我哪里不如那个什么公主的?太傅。”

    侯景起身理都不理她,跟朱义着急的说“那个潥阳公主此刻在哪?快带来跟我见个面!”朱义有点为难的说道“太傅,这个潥阳公主自幼娇惯,加上太上皇和您的关系恐怕她不肯前来见面,不如您屈尊走一趟?”侯景心里有点恼怒,这萧衍看不上自己就算了,难道这个什么公主的也敢瞧不起自己?边上的妃子还在缠着他闹个不停,侯景回身一个嘴巴子抽过去,一声脆响过后紧接着一声惊叫,侯景恶狠狠对萧衍的妃子骂道“你这个荡妇给我老实点,老子心情不好怕一刀宰了你,还不滚?!”

    萧衍的妃子从地上爬起来一声不吭的赶紧从侯景面前消失了,她脑海想着要去洗澡,上午才跟侯景做过那事,此刻身体还存有他的种子,她要好好的狠狠的把下身洗干净。

    朱义带着侯景来到台城的冷宫,这里关押着萧衍和太后,王永早就他弄死了,看守都是他的爪牙,平时她命令爪牙们凶神恶煞的虐待着萧衍,有时连饭都不给皇帝吃。试想一下曾经威风凛凛权倾天下的一代枭雄此刻却连温饱都要看人脸色,简直活的不如一条狗。

    如今沦落到如此下场也是萧衍自己造的孽,年轻的时候他果敢英勇,睿智诀段,能举贤任才造福百姓,所以南梁前期实力大增百姓富庶,可是到了年老以后他开始迷信崇拜佛教,而是极端痴迷的那种,由于南梁一直偏安一隅没有什么战争开销,所以国库充实粮仓并满。他就突发奇想居然出家为僧,朝臣们急坏了,这时朱义想出了个办法,建议大家取出国库里的银钱和粮食到皇帝出家的寺院进行捐献,美其名曰供养。这是多么荒诞滑稽的事情,可是像这样到寺院给皇帝赎身的事情,萧衍和朱义两人来来回回干了三次,光这三次就把整个帝国几十年的积蓄花干净了。

    从此在江东和尚们过着挥金如土的日子,百姓却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和尚住着大房子,穿着金丝佛衣吃着好酒好菜,甚至还养着仆从。百姓们却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有些农民不得不卖到自己的耕牛和农具一次来给付赊欠的人头税和徭役。这些失去耕作能力的农民为了生存只能四处迁徙,或者沦为地主豪族的佃户。

    特别是到了最近这几年,百姓们大部分都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卖儿卖女卖妻都屡见不鲜,建康城下的秦淮河畔一时间倒热闹非凡异常的繁华,因为大多数的知名的青楼类似于现代额歌舞厅都云集于此。被暴政和挥霍无度压迫的无路可逃的百姓们似乎看不到希望,很多人都落草为寇,江西南部、湖南北部,湖北洞庭湖一带到处是山贼水贼,闽中地区甚至出现了割据政权。

    侯景的动乱给这些地方得以喘息的机会,朝廷的注意力不再关注他们,而都去讨伐侯景。这让他们有了发展壮大的机会。

    萧衍此刻躺在龙床上,因为饥饿他浑身无力,只能躺着睡觉,期望这样可以缓解饥饿感。一旁的皇后和潥阳公主正在整理一些衣物饰品,打算让门外的太监们拿去卖了换点吃的,他们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想当初在皇宫里,萧衍一顿饭要吃九九八十一个菜,而且三餐王永准备的都是不一样的菜色,那时每个菜色王永都只拿小碗加一块给萧衍尝尝,有些菜色甚至萧衍连吃都不吃就直接端走倒掉,原因很简单,看着那个菜色萧衍没有胃口。

    可是如今就是一碗白米饭萧衍也觉得美味无比,如果分量能有一大碗就更好了,他可以吃的饱饱的,两顿不用再吃饭了。可惜现实是每次太监们送来的要么分量不足三个人吃,要么就是剩饭馊饭,完全无法下咽的那种。一个皇帝做成他这样也算是到底了。

    此刻侯景的突然闯入让冷宫里额所有人都为之一震,潥阳公主躲到太后身后,萧衍此刻饿的头昏眼花,没有力气看清楚来人,朱义走上前想扶起他,在他耳边轻声道“陛下,太傅大人来看你了。”萧衍昏昏沉沉的问道“谁?太傅不是早就死了吗?”看来还没饿傻。朱义没好气的说道“太傅就是侯大将军!”

    侯景并不在意,挥挥手道“这里面什么味道?你们平时没给陛下打扫屋子吗?这么臭怎么住人?”朱义赶紧起身拍马道“太傅真是宅心仁厚,奴家平时让那些小崽子们多留意照顾好太上皇,估计又是他们偷奸耍滑,回头奴家立刻派人来搭理一下。”

    侯景随意的嗯了一声,终于找到了躲在后面的潥阳公主,只见这个美人儿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是生的一副娇柔惹人怜爱的模样,虽然此刻看起来略显狼狈,却丝毫不能掩饰她的美丽乌黑的长发弯弯的眉,高耸的配大臀,丹凤眼樱桃嘴,十指芊芊赛玉脂,双足盈盈堪一握。果然名不虚传,朱义总算办了件靠谱的事情,侯景对潥阳公主的外貌十分满意,于是故意假装不认识的问朱义道“朱大人,这太上皇的居所怎么有闲杂人等?这是何道理?”

    朱义当下也很配合,人生处处是演技,赶紧上前笑着对侯景道“回禀太傅大人,这不是别人,正是太上皇的爱女潥阳公主啊。”侯景假装十分惊奇的说“啊,如此美人怎可放在这里遭罪,你看看都瘦了。干脆带回我府里,我亲自给她调理一下。”说的好像之前跟人家认识一样,还亲自调理,谁不知道你会拿什么给这个貌美如花的公主调理?朱义心里暗自想到,嘴上却说“如此甚好,奴家也在犯愁,这冷宫里毕竟不比外头,怕照顾不好潥阳公主,倒是被太上皇埋怨”

    “够了,住口!你两别在演戏了。”谁知朱义话还没说完,潥阳公主就站出来大声拆穿他两。侯景对这个丝毫不畏惧自己的小丫头更感兴趣了,她跟那些宫里的少妇相比多了几分俏丽和霸气,不愧是萧衍的女儿,此时侯景将近五十岁了,这小姑娘才十四五,两人年纪夸张点说都能做祖孙,至少也是父女辈,可是侯景一看到这个潥阳公主就是莫名的喜欢她。

    朱义在侯景面前被她呛了,脸上有点挂不住,可是看侯景的意思非但不生气反而很喜欢的样子,他立马对潥阳公主换成笑脸相迎,逢迎拍马道“公主果然机智,哈哈。”这份尴尬和苦涩朱义只能压在心头,谁让她有可能会成为自己未来的女主子呢?而且这个可能性很大。

    侯景笑道“下官也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公主,而且还十分聪明,下官侯景参拜公主。下官请求公主移步养心殿居住。这一口一个下官的自称,他真的把潥阳公主当成女王大人了。潥阳公主造句看出侯景的不轨图谋,心里也暗暗叫苦,如今父皇和幕后被关在冷宫遭罪。自己一点忙也帮不上,而且还拖累他们,如果侯景真的想亲近自己何不借机让他将父皇母后放了,这样大家都不受罪,至多是自己苦了点。

    要说这个潥阳公主还是太年轻了,她怎么可能玩的过老谋深算的侯景?再说了萧衍是什么人物,侯景怎么可能把他放出来?能给顿饱饭吃就不错了。潥阳公主对侯景正色道“你刚刚自称下官,说明你还尊君爱民,可是如今我的父皇你的君上还被坤在这里,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证,你叫我做女儿的如何能安心去养心殿居住?“

    侯景闻言回头满脸怒气的问道“难道你们都不给太上皇安排饭吃的?”朱义一开始以为侯景还在黑自己演双簧给公主看,可是他发现侯景真的有点发怒,并不是在演戏,这才心里大骇,连忙辩解道“回禀太傅,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奴家可不敢这么胆大妄为。定是那几个看门的小太监欺上瞒下胡作非为,奴家这就把他们几个人办了。”

    侯景一声不吭盯着他,朱义于是赶紧转身出去对门口的领事太监道“这几日都是哪些人在伺候太上皇,都给我传过来,我要亲自审问!”领事太监估计也听到了侯景的问话,当时就吓得一溜小跑出去找人。侯景牵起公主的手,很严肃的跟她说道“这事我真的不知情,一日三餐连温饱都不能供给,这是我侯景的错,这事我一定查清楚,给你一个公道。”

    于是让人搬来床榻放在殿门前,有让朱义弄来吃的喝的,侯景自己则坐在一边,没得一会几个小太监就在领事太监的带领下快步走进院子。,这些人看到公主太后都没反应,看到侯景却赶紧扑通一声跪下,嘴里高喊“拜见太傅大人。”侯景冷哼一声,转头看着朱义。朱义没办法只能迎着头皮上前道“就是你们几个小崽子平时伺候太上皇的?”

    几个小太监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当时就说道“正是小的们伺候太上皇的。”朱义忽然尖叫一声大胆!把太后和公主吓一跳,太后差点被嘴里的馅饼噎死,潥阳公主赶紧找来茶水,又是捶背又是拍胸的,侯景正在闭目养神,被他这一嗓子也吓一跳,站起来就怒骂道“你嚎丧啊吓老子一跳。”还想发怒,可是朱义这会已经跪伏在脚下,侯景不能不给他面子,随即说道“起来说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