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关中求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关中求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萧誉于是当天就拿着萧铎的亲笔信启程往北赶赴关中去找宇文泰,王僧卞等将领则在房龄、上庸、齐兴和北上洛等地进行层层阻击,这种游击战术让侯景的部队无法正面开展攻击,总是被各处袭扰疲于奔命的应付,完全没有办法去寻找萧铎的主力军进行攻击,这也让他的前进步伐停留下来。

    咸阳城内,宇文泰在这里配置着他的集团司令部,和大前年登基的西魏文帝分开治所魏文帝在长安朝廷,萧誉花了半个月才翻越了秦岭山脉进入关中,半路上好几次差点死在当地野人手里,幸好随行的侍卫武艺高强,也算是他命不该绝,但是在达到长安以后,因为服侍特异举止乖张而被怀疑成东魏派来的间谍而被捕。

    见到宇文泰是入狱后的第七天,也算是萧誉命大,正好宇文泰去长安议政,有人跟他汇报说有个自称是南梁湘东王萧铎派来的信使的人被关起来,宇文泰很感兴趣的说想要见见他。

    巍峨的宫殿高大的院墙,武士群立宫女环绕,萧誉觉得这长安城内的磅礴气势比自家江南小院的建康城大太多了,简直要用巨大来形容,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是来到这关中第一城却发现自己如此孤陋寡闻,没见过世面。突刺可想而知要是去到洛阳,那又是怎样一番情景,想到这里他居然有种云游全中国的强烈愿望。最后他真的如愿以偿了

    在一个偏殿内萧誉被人带到这里等候召见,就这样一个偏殿,他觉得比他家的正厅都要豪华,粗大的柱子豪华的西域地毯,玲琅满目的各色文字书画,屏风上的锦绣图案,殿内的家具陈设,看的萧誉这个江南皇族子弟就像乡下人进城一样,他对这些极尽豪华的东西叹为观止,甚至觉得连这里的每一个宫女都貌似天仙,每一个武士都高大威猛。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只见一个英俊潇洒的三十岁上下的男子带着一大票人走进来,萧誉赶紧起身朝他行跪拜礼,嘴里说道“梁国特使枝江侯萧誉见过大人。”他不认识宇文泰,所以不确定这个人是否就是宇文泰本人,为了防止误会,他才改称对方为大人。

    宇文泰老神在在的走到主座上,大喇喇的坐下来,宫女赶紧奉上毛巾和茶水、糕点。宇文泰用毛巾擦着手边问道“你就是南梁特使?说罢,找我有什么事?”萧誉抬头有点惊奇的看着他,一旁的解司春笑道“这位就是我们魏国丞相,上柱国大冢宰,宇文大人。”萧誉连忙跟他行跪拜礼,嘴里高呼道“宇文丞相请救救我们梁国吧。”

    宇文泰好奇的问道“你们皇帝萧衍的事我略知一二,但是一个小小的侯景能有这么破坏力?要让你们不远千里来找我们求援?”萧誉哭着说道“丞相大人,实不相瞒,我的祖父已经被侯景害死,如今他还集合叛军要攻取江陵,如果江陵失守,我们梁国最后的屏障就没有了,从此就真的变成这个小丑侯景在江东逞能耀威。所以我叔父湘东王派我前来跟大丞相求援,希望魏国可以伸手助我们一臂之力,平叛肃匪收复失地。”

    此刻宇文泰看着萧誉就觉得他像是一块肥肉,送到嘴边来给自己吃的,心里暗暗激动。原本跟高欢的拉锯战让他已经快支撑不住,现在如果能趁虚而入拿下南梁,那日后对付起东魏,自己就有十足的把握了,可是以目前他的真实情况根本无法派出多余的人马去支援南梁打侯景,但是他不能让萧誉知道这个情况,要和南梁签订最大利益的盟约,保证自己的获得最丰厚的战果。

    宇文泰没有说话,一旁的解司春说道“要我们去帮你们梁国打仗消灭侯景,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们这样劳民伤财有什么好处呢?”这两人早就事先商量好了唱双簧,一个白脸一个红脸。萧誉十分诚恳的说道“只要贵国这次能出手相助,我叔父说日后侍奉你们为我们的宗主国,年年称臣岁岁纳贡。”

    解司春没好气的说道“萧铎倒是说话轻巧,就这样简单几句我们就要出去给他出生入死?我们大丞相的意思是既然是两国签订盟约,就要拿出实际的诚意来,不要尽想着占便宜的事。”萧誉赶紧回答道“不敢不敢,我叔父既然让我前来求援,肯定是怀有十二分的诚意的,贵国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派人马上回去报告叔父,让他定夺。”

    解司春闻言更加没好气道“原来你只是个传话的,这样我们如何谈下去呢?还请你回去换个能做主的来吧,真是瞎耽误功夫。”说罢做着要请宇文泰离开的样子,萧誉一看就急了,赶紧俯身请求道“大人留步,在下虽然不能在一些大事上拍板做主,可是可以作为两国交往沟通的渠道。再说了如今侯景兵临城下,我要是回去了派人再来只怕是已经来不及了,那这样还有什么可以谈的呢?”

    宇文泰面无表情的起身没有说一句话就离开了,解司春临走时回头跟一脸茫然的萧誉说道“唉,恐怕我们是爱莫能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说完转身就走了。

    萧誉这下彻底懵逼了,人家压根不愿意跟自己谈,这样的话他根本无法在西魏讨到任何救兵,而萧铎的命运就是被侯景消灭,整个梁国就此灭亡。这可如何是好,早知道宇文泰会这样,还不如去找东魏高欢,也许他到可能帮帮自己。

    只能说像萧誉这样的公子哥有时实在太天真了,机变如神高欢那样的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人恩惠,掌权的人都是万民所倚仗,一言一行都要为自己的子民着想,没有利益和好处的前提下,谁会平白无故的给你帮忙,真要是那样的人来了自己最好留个心眼,此人必是心怀鬼胎。

    当晚他留在驿馆的房间里苦苦思索,如何才能让宇文泰再见自己一面,好求他发兵援助梁国。可是他又没有信心对宇文泰提出的条件进行肯定答复。就在他唉声叹气长吁短叹的时候,门外有人问驿馆的差役道“请问哪里是萧誉萧大人的房间?”一个人回答道“哦,您是说南梁国的特使吧,此间便是。”萧誉感觉是有人要找自己,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了。

    萧誉整理了下衣装,顺了顺气色,然后急忙前去开门,只见一个书生摸样的年轻人站在门前,笑着作揖问他“请问是萧誉萧大人?”萧誉赶紧拱手还礼道“不才正是在下,敢问先生是?”那个书生后面有个小童赶紧搭茬道“我家先生是宇文丞相大人手下幕僚,苏绰苏大人。”苏绰回身道“就你多嘴,给我好生呆着。”

    萧誉知道宇文泰手下两大幕僚解司春和苏绰,这解司春他上午的时候已经见过了,现在看到苏绰果然是名不虚传一表人才,于是赶紧侧身将他让到房间里道“原来是苏大人,久仰久仰,快快请进屋里说话。”这是和萧誉一起的随行仆从进来,萧誉让他赶紧去准备茶水糕点。

    两人分主客坐下,萧誉抬手再次行礼道“不知苏大人到访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不知苏大人找在下有何事?”苏绰笑道“萧大人太客气了,你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作为主人自当略尽地主之谊,今日到访是想请萧大人到我府上赴宴的,虽然在下的寒舍简陋狭没有萧大人家里那么豪华,但是在下确实是真心实意想结交萧大人。”

    萧誉闻言心里自然十分高兴,但是此刻他也是忧心忡忡的说道“在下虽然也十分乐意结交苏大人,可是我这次来是身负重任,实不相瞒,我们的情况十分危急,这次来求援就是希望宇文丞相可以帮助我们渡过难关的,可是在下心急如焚,真的没有心情道府上,还望苏大人恕罪。”苏绰早就知道上午的会谈无疾而终,他原本就是受宇文泰的嘱托来探探萧誉的口风,好知道南梁的底线是哪里,这样后面才能有的放矢的敲诈。、

    所以苏绰请萧誉到家里吃饭也是宇文泰的意思,两人交往亲密了萧誉才会跟他说实话。听到萧誉这番说辞,苏绰笑着说道“其实呢在下和您的结交就是为了两国日后互相帮助友好往来,再说您这事情一天两天之内肯定办不好的,这是两国结盟,我们丞相大人自然要多多斟酌细细考量,马虎不得的。既然事情无法段时间内办妥,您何不敞开心扉让在下带着您一览关中风光,看看秦岭雄壮?”

    萧誉此刻实在提不起兴趣跟着他游山玩水,但是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全部拒绝,所以只得说道“既然苏大人盛情邀约,在下也不敢推辞。”于是起身让仆从准备衣物,他要漱洗一下,苏绰起身在驿馆门外的马车上等候,没过多久萧誉就衣着光鲜亮丽的出现了。

    马车一路来到苏绰府上,原来苏绰今天不单单只邀请了萧誉,朝中许多大臣都被邀约前来,其中也有解司春。当萧誉和解司春两人相遇时,解司春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萧誉倒是很诚恳的跟他打招呼,苏绰轻声对萧誉道“萧兄不必在意,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就是跟不熟悉的人会这样,私下里他人还是很不错的。”

    萧誉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他此刻心里五味杂陈,原来做外交搞政治是这么复杂这么受气,可是如今是自己势弱前来求援,受点气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出师未捷还没开口就被人拒绝的暗中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如果此行没有任何效果的话,那南梁就只有等待灭亡了。

    宴会还没开始,那些大臣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堆窃窃私语,不时有人朝萧誉这边看过来,看来似乎他已经是此刻全场焦点,一开始他被人这样指指点点觉得无所适从,可是后来想明白了,自己既然是来求助的,自然是能有多大反响就造多大反响,能吸引多少目光就吸引多少目光。这样才能让宇文泰和他的上层集团关注自己,知道自己的存在。

    苏绰嘘寒问暖十分殷勤,萧誉对他的客气感到有点拘束和紧张,后来苏绰估计也是感觉到他的不安,索性也就不再过多的招呼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