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人生的抉择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人生的抉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和南梁朝廷相比,宇文泰的西魏更多的是显示了一个底蕴深厚的政府的自信和霸气,没有一丝浮夸和张扬,但是却让人印象深刻,南梁朝廷虽然号称奢靡,顶多也就是建康城里的一群官老爷们关起门来自娱自乐而已,显得那么小家子气,那么无力和苍白,没有一点内涵。

    萧誉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崇洋媚外,但是此刻他对西魏很是推崇,至少心里是这样想的。苏绰见他对礼物十分满意,于是继续诱骗他故意叹气道“唉,可惜啊。”萧誉有点纳闷的问道“大人何故叹气?”苏绰对两个陪酒的舞娘挥挥手,两位美人起身款款退出去。

    这是苏绰才说道“萧大人,你我自从初次相见就一见如故,实不相瞒,我们丞相大人很想和你们大王结盟,无奈高欢从中作梗屡次破坏,现在又兵发江南攻占建康,还拥立一个傀儡做了你们的皇帝,我们丞相大人虽然心疼却因为没有理由和借口,无法帮助你们。”

    萧誉对于结盟的事情因为后来萧铎转投高欢而不再心急,但是苏绰所说的新皇帝是个傀儡,他不清楚,但是找苏绰这样说应该不会有错,高欢也是当代枭雄,肯定不会做慈善免费帮人打仗,那么进入江南肯定需要一个被人肯定的借口,拥立傀儡是最便宜划算的手段。

    “在下对高欢的事情也略知一二,这个人贪得无厌,得陇望蜀。不好好在他的地盘里经营专管别人家的闲事,其狼子野心早就是路人皆知。”萧誉也愤愤不平的对高欢指手画脚,好像是他杀了自己的祖父一样咬牙切齿的。苏绰趁机道“就是啊,他到了建康拥立伪帝登基无非就是贪图南梁的土地和财富,只可惜你们大王实力有限估计也只能对高欢束手就擒望风归顺了。”

    “哼,连侯景都被我叔父击退,一个高欢何足挂齿?他算什么东西,跑到我南梁的土地上作威作福的?”萧誉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本来他就对高欢心存芥蒂,此刻面脸通红眼睛发光显得十分激动,苏绰继续煽风点火道“我们大王一直很看重和湘东王的交往,只要湘东王一句话,我们西魏一定是鼎力相助!”

    萧誉诚恳的看着苏绰道“苏大人,有您这句话,我回去后就跟叔父说,和高欢断绝来往。”苏绰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即拉住他的手激动的问道“大人此话当真?”萧誉豪气十足的说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萧誉好歹也是皇族身份,说话自然是不会食言。”

    苏绰于是从袖子里取出一封带有印泥封签的密函,神秘的说道“这封密函是我们丞相写给湘东王的,请大人回去以后务必私下交给他,不胜感谢。”萧誉拿过信函往怀里一揣,信誓旦旦的说道“苏大人你就放心吧,我定不辱使命。”说罢端起桌上的酒杯冲着苏绰道“来,咱们再干一杯!”“干一杯!”苏绰眼睛都放出光芒,显得十分高兴。

    宇文泰放走萧誉是要让他回去给自己当眼线,因为他和苏绰只见约定好定期彼此要互通声气,萧誉终于可以启程回国了,这趟出来也有月余,虽然战事情报他也略有耳闻,但是还是快马加鞭的往襄阳赶,因为萧铎已经把大本营从江陵转移到更安全的襄阳来了。

    江陵的两万驻军由王僧卞指挥,萧铎留下他的目的在于抵御侯景的反扑,另外也是想抵挡一下高欢咄咄逼人的侵略意图。萧方智多次写信来要他亲自去建康面见新君,可是萧铎犹豫不决始终不能下定决心。萧誉的回归并没有带来什么利好消息,西魏此刻是铁定不会出兵援助自己。

    但是当萧誉私下里把宇文泰的密函交给他时,他笑了,密函的内容真的很有意思,宇文泰的密函大意如下鉴于侯景和高欢两雄相争,那么您自然成了举足轻重的一方势力,如果念及旧情,您应当帮主高欢剿灭侯景,可是如果侯景灭亡的太快,那么高欢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您,鉴于这样的情况,孤建议您不要急着跟高欢合作,他有侯景制肘,暂时也不敢动您,所以这段时间您应该致力于扩充势力抢夺地盘,等侯景灭亡后有足够的资本跟高欢抗衡,到时孤在南下助你一臂之力,恢复南梁驱逐高欢指日可待。

    萧铎看完这封信,只是笑笑,他觉得宇文泰诱拐的水平一般,这些理由和借口无法真心打动他。于是和萧誉询问起西魏的内部情况,两人正在凉亭里闲聊,这是小太监捧着一封信函上前俯身道“启禀殿下,世子有书信来函,请殿下过目。”萧铎随手接过信函撕开便看。

    这信函越看他越生气,萧方智在信里在此敦促他上京面圣,还说这是高欢本人的意思,如果逾期还不能及时进京,到时高欢可能会亲自派兵前来迎驾。这高欢是什么意思?还亲自派兵迎驾?威胁我?萧铎气愤的冷哼一声把信往地上一扔,萧誉赶紧捡起来看了一遍,他看完也是愤愤不平道“大王,这高欢也自以为是,真把自己当成是我们大梁的主人了?对谁都呼来喝去的!”

    这句话算是引爆点了,萧铎气得猛一拍桌子大声道“放肆,他一个区区北方来的夷狄居然敢到我的地盘上吆五喝六,吓唬谁呢?我敬重他尊他一声丞相,要是真把老夫惹急了,就是他那个伪帝孤也一并给他灭了,这跟谁两呢!”萧誉见机乘势继续说道“这个高欢早就对我们大梁觊觎已久,只是苦于有宇文泰在关中牵制他,所以他才没有机会。这次因为侯景的缘故,他趁火打劫不说居然还拥立一个萧道全当皇帝,这个萧道全跟大王您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真要说荣登大宝,那也应该是您才对”

    萧铎没等萧誉把话说完就断然打断了他到“行了,这当不当皇帝孤不在乎,但是高欢不能这么吆五喝六的对待我,我不是他的部下,凭什么他一吆喝孤就要屁颠屁颠跑上去献殷勤,他高欢算个什么东西?”随即对萧誉说道“你去写信给世子,让他赶紧偷偷跑回来,还有孤会马上谢峰回函给宇文泰,咱们可以跟西魏结盟一同对抗高欢。”萧誉听了这话心里乐开了花,频频点头应诺。

    萧铎其实心里早就想当这个皇帝了,只是有萧纲在萧衍肯定不会立他,好不容易等萧衍死了,萧纲即位了,现在萧纲宣布退位,那么帝位肯定是优先考虑自己,高欢居然拥立萧道全,这个人算什么身份,不过是自己的堂兄弟,还是远房的,他有什么资格登上帝位,简直是笑话!所以萧铎心里其实对高欢是十分抵触的,碍于侯景的原因,一直把这个情绪压制在心底,现在萧誉的煽风点火加上高欢的咄咄逼人,终于使得他倒向宇文泰一边,尽管他对宇文泰也是十分看不上的。

    敌人的敌人有时可以是朋友,既然现在萧铎决定要跟高欢翻脸,那么自然就不能再跟侯景开战,于是他主动派人到西陵找侯景和谈,侯景乐的最都合不拢,他目前最迫切希望的就是休养生息,等他缓过气来,什么高欢萧铎的统统干掉。

    稳定住了侯景势力,他便把目光转向南面的交州、黔中和西面川蜀,交州黔中等地虽然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人烟稀少,可是打下来日后也有个退路,至于川蜀,因为是他侄子萧伦的封地,他想把他侄子骗出来弄死,或者直接派兵进入,天府之国鱼米之乡,那里的资源和财富足可以让他跟高欢对抗了,进可攻退可守,将来实在不济还能学刘备,偏安一隅永久称帝。

    交州黔中等地虽然人烟稀少,资源匮乏,可是也是南梁国的土地,自然有官署管辖,军队驻防。因为天高皇帝远加之中央政府此刻的混乱无序,那里的郡守刺史俨然成了一个个土皇帝,手握财政兵权,完全没把萧铎的命令当回事,这样他只能把王僧卞调回来,打算让他率军南下清扫交州黔中地区。

    王僧卞接到命令还以为是自己的造反秘密泄露了,吓得要死。这样的君臣同床异梦的在一个锅里搅马勺,萧铎焉能不败亡,当即单身匹马,连家小都顾不上不要了,连夜从江陵逃出来往东走去建康投奔高欢。萧铎对于他的出奔感到十分意外,他没想到自己手下第一大将居然跑了,虽然心里有气,但是他也不敢随便拿王僧卞的家人出气,毕竟人家也没有带走一兵一卒,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他也只是派兵把王僧卞的家人都看守软禁起来。

    幸运的是他的儿子萧方智在这件事情的前一天已经从建康城离开往襄阳赶来。至少高欢此刻手上没有自己的人质,他可以不必顾虑什么。

    高欢正在给老夫子喂药,接到高隆之的汇报,气得要死,大声斥骂道“这个萧铎难怪是个瞎眼的,真丝分不清是非看不出立场,他居然和侯景四下和谈,还跟关中的宇文泰勾勾搭搭的,他是不是自以为很聪明所有的事情都能瞒着我?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光屁股跑在大街上还认为所有人都看不见他?臭不要脸!”杨休之和高隆之被他的比喻逗乐了,纷纷窃笑。

    连老夫子都被他逗笑了,一个劲的咳嗽,高欢连忙回身道“怎么样?怎么样,你还好吧老夫子?快别笑了!过来帮忙!”杨休之和高隆之小心翼翼手忙脚乱的把慕容恒扶起来做好,这老头现在真的越来越虚弱,自打到了江南,这咳嗽就没断过,最近甚至都咳出血了,经常看见高欢在药炉前面偷偷抹眼泪。

    慕容恒对于高欢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他既承担了父亲的角色,又是高欢的智囊,所有核心决策全部和他有牵连,高欢能从一个小小地方军阀走到今天,成为这天下一只让人畏惧的力量,慕容恒是居功至伟的,可以说没有慕容恒可能高欢早就被宇文泰或者萧衍灭掉了。

    高欢觉得慕容恒此刻病入膏肓,离开自己已经进入倒计时,他心里的难受和对未来不可知的恐惧是没有人能体会的,这些事情也是无法跟其他人诉说的,这时他无比思念家里的几位贴心夫人娄明春、尔朱采凰、婀娜公主、徐娘,有段时间他甚至想到了青萝,尽管此刻青萝还远在关中给他刺探宇文泰的行踪,他此刻内心迫切希望找一个人倾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