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只菜鸡互啄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只菜鸡互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看着城下遍布着南梁的军队,飘舞着陈字军旗,侯景心道“这陈霸先也太小看我侯景了,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想趁我病要我命?哼,今天要是不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手段,你还以为天下没有能人了。”于是他站在城楼上对着下面大喊“城下何人围我城池犯我边境?快快报上名来!”

    没得一会就见远处南梁军阵内陈霸先骑着枣红马缓缓走来,在城下三百米处,陈霸先站住脚,冲着城楼扬扬手大声道“平南将军陈霸先在此,城内贼众快快开门出来投降。”侯景一听笑了,心道你倒是听着急啊,我还没招降你,你倒先恐吓我了!

    侯景大喇喇站在城门楼上对着下面大声喊道“太傅丞相宇宙大将军侯景在此,谁敢在城下放肆?”陈霸先指着城楼上的侯景大骂道“你这个反贼,逼死先帝挟持新君,不忠不义祸国殃民,还敢妄称太傅大将军?真是不知羞耻!我要是你就找个地方自裁谢罪。”侯景也恼怒了,你说就说何必骂人,当即也破口大骂道“陈霸先,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爸爸被高欢的人杀害了如见,连个尸骨都没找到,你去不去给他报仇反而来此如无头苍蝇到处乱撞。你说你忠君爱国,那此刻台城内的新君你倒是去辅佐啊,怎么也学会跟我一样四处抢地盘打秋风?”

    陈霸先被他的胡言乱语气得不行,此时也不顾身份大骂侯景“呔,你这满口胡说的跛脚猴,你少在这里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今天我就要用你的项上人头祭奠先皇。”说罢拨马回身边走,侯景闻言也不发怒,淡淡的对他喊道“潥阳公主也在此,你这个以下犯上的逆贼不怕死就尽管来,让我侯景教你做人。”

    于是城内战鼓隆隆,城外炮火连天,侯景手上只有不足四千的人,其中一半是老弱病残,只能帮忙协防搬运物资,根本无法作战。城外陈霸先的部队则是兵精粮足养精蓄锐了很久了。他还是被侯景刺激到了,毫无顾忌的一个劲死命正面强攻。

    江州城是做毗邻长江坐落在太湖南岸港口城市,所以城北和城东都是挨着水的沼泽地,无法正面展开攻势,只有城西和城南可以摆开阵地战,陈霸先的两万人马都像围铁通一样,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围在城南和城西门,一个劲的用楼车冲车进攻。

    侯景早年在尔朱荣手下征讨那些剧中造反的六镇边民时早就学会了攻城和防守的要领,楼车被侯景用火矢点燃烧起来,冲车还没到城门口就被炮烙铁和巨石砸碎,双方忽悠来往但是很明显陈霸先的孤注一掷的死命攻击收效甚微,他不得不改变策略,使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把大部分人都调集到城南门佯攻,却时刻盯着城西的动静。

    侯景哪里不清楚他的小伎俩,别说守两个门,就是四个门全让他来攻,侯景这个老狐狸照样见招拆招的把城池守得固若金汤。陈霸先的部队损失惨重,不得不提前退场,他下令全军后撤二十里地,好好休整一番。两万人马死伤近四千人,陈霸先的部队垂头丧气的撤退了。

    侯景站在城门楼上得意忘形的冲着城下的南梁军队大喊“早说了你们打不下这座城的,还不快点回去想想如何跟我求饶?”没人理他,他也觉的很无趣,当即走下城来,此时宋子仙的部队已经走太湖水路从太原城回来,从北门的港口进来,这下子侯景更有底气了,他打算出城追击陈霸先。

    “大将军,这样恐怕不妥,这陈霸先好歹也是名将之后,即便是暂时撤离,我以为他也会在特定的地方设置防御部队防止我们追击和偷袭的,我们没摸清楚他的动向就贸然出击,只怕会吃大亏的。”宋子仙不无担忧的跟侯景说道,他觉得只要击退了陈霸先就可以了,因为此刻他应该比侯景还需要养精蓄锐,毕竟吃了败仗,人力物力士气都受到打击。

    侯景洋洋得意的说道“哼,一个小小的陈霸先居然赶在老夫面前张狂,我今天也要让他知道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不然他都以为天下没人能治他了。”说罢就要宋子仙点齐人马准备出城追击,任约留守这江州城内。宋子仙没奈何的只能奉命照办,谁让人家是主子呢。

    陈霸先一路往南撤退来到建昌城外,建昌城背靠修水,是倚靠着修水建立的一座小城,修水流入彭蠡湖,而彭蠡湖则和稍北面的太湖是一个水系的,两者是相同的。陈霸先事先就安排了三千步兵驻守在彭蠡湖的水域内,只要侯景赶来追击他,这支部队就直插侯景的退路,形成合围。

    当然侯景是北方人,步战、骑战、城战样样精通,可是说到水战,或者说倚靠河流山川做屏障做埋伏,他就不那么精通了,再说他也想不到这彭蠡湖里还有陈霸先的伏兵。他和宋子仙带着一万人往南追击,这支部队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虽然可能打不过高欢的部队,可是跟陈霸先的南梁军比起来还是略胜一筹的。

    侯景像猎犬一样一路闻着味道就追踪而来,陈霸先早就在建昌城北结阵等待他,侯景的部队才一露头就被眼前的阵势吓住了,陈霸先的部队整齐划一的列阵,刀枪林立旌旗飞扬,看这阵势很有气势的确很吓人。可是侯景早前在宋子仙面前已经夸下海口,这时要是认怂了,那就丢人丢大发了,于是像驱赶羊群一样,让部队开始进攻南梁军。

    陈霸先的部队虽然在之前的攻城战里有所损失,可是毕竟没有伤到元气,此刻在城北结阵气势上是稍微稳住了,看到侯景的部队乱糟糟的杀过来,他当即在阵中举刀大喊“将士们,今日就是你们建功立业的好时机,对面就是我们南梁的大仇人侯景,大家踊跃向前奋勇杀敌,跟我上!”他率先一马当先冲出阵来,身后无数的南梁军卒也嘶吼着往里冲。

    侯景的部队是穿着灰色的军衣,陈霸先的部队则是枣色行装,只见两种颜色瞬间混合在一起,显得十分好看,只见阵内杀的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但是毕竟侯景的部队战斗力明显要强一点,打着打着渐渐的陈霸先的南梁军开始抵挡不住,往建昌城内撤,陈霸先无法喝止自军的溃败和撤退,就在这千军一发之际,忽然侯景军阵后骚动起来,之前埋伏的三千步兵此刻已经包抄到位,陈霸先在马上大声喊道“都给我上,敌人被我们包围了,速度上去立功,今日斩获的人都有重赏。”

    原本开始撤退的部队士气涨回来,开始反击起侯景的部队来,宋子仙看着阵后的南梁伏兵,对侯景道“大将军,我们撤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您先走,我来断后。”侯景也是个爽快人,当即就决定全军撤退,宋子仙任殿后的大将。于是宋子仙带领本部人马千余人负责断后,侯景则指挥剩余的部队一个劲的往北逃,三千南梁步军完全无法阻挡这群逃生的人,加上宋子仙不要命的率队突击他们,所以这支伏兵部队差点被团灭了。

    侯景带着残部五千多人马往北撤,看起来他十分狼狈,一溜烟的跑在部队的最前头,江州城内的任约在城楼上看见一支部队气势汹涌的朝自己而来,还以为是陈霸先的人,吓得他赶紧命人准备放箭攻击,带头的侯景一边骑马狂奔一边大喊“别放箭,我是侯景,别放箭!”任约看清楚了来人果真是侯景,于是让人赶紧放下吊桥放侯景和他的部队进城。

    宋子仙的部队几乎是被打的全军覆没,只有八十骑跟着他逃回来。这支部队算是他的家底子,现在侯景一仗就把他的老底打光了,宋子仙心里肯定有气,出发前他就说了不要轻易去追击陈霸先,果不其然,这厮还设了这么大的埋伏,差点把所有人都搭进去了。

    侯景也知道宋子仙这次损失惨重,于是特地到他哪里好言安慰,并任命他为江州刺史,统管江州、太原、高塘、南新蔡四城事,并且派人送去武器和名马作为赔偿,宋子仙这才悻悻作罢。陈霸先这次跟侯景打了一仗也明白了自己和侯景的差距,短时间内以他自己的实力肯定无法消灭侯景,只有先休养生息找人帮他一起搞侯景,这次他也元气大伤,两万人马被侯景两战下来打掉近一半。

    于是两家暂时的相安无事了。

    宇文泰跟解司春在军营里做最后决议他们对外号称是要南下去支援萧铎,其实真实目的是要攻打汉中南部的马贼势力刘闯,因为再三权衡之后,苏绰给宇文泰的意见是先拿下汉中,然后打掉川蜀,优先建立优势,在伺机从关中和川蜀兵发两路进讨南梁。这样做固然安全保险性高,因为以宇文泰的实力打下汉中南部趁势进军川北那是易如反掌,可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他的不自信,高欢主力都限在南梁江东地区,此时的河北河南地都是空虚一片,只要是有点胆量敢放手一搏的赌徒都会选择偷袭高欢的身后。

    可惜宇文泰因为关中各家士族间的相互牵扯,无法控制和统一这些人的认识,这些士族门阀也害怕跟高欢再度对战,这些年他们没少吃东魏军的苦头,的确也不想跟高欢打对手,因为他们没有把握能征服占领河南洛阳地,反倒是像西南地区他们眼中的那些“乡巴佬”,倒是可以拿来撒撒气,打一打,即便输了也不会伤到元气,于大局无妨。

    但是宇文泰不想太过明显的表露出自己的行迹,于是对外宣称他们是要南下支援萧铎,而萧铎呢因为跟高欢彻底翻脸而更加迫切期望宇文泰的大军能早日到来,他可能万万想不到的是宇文泰要跟他抢川蜀地区,那可是他早就垂涎已久的肥肉。

    对于高欢的狼子野心,萧铎早就已经看穿并且十分气愤王僧卞的叛逃,他仗着宇文泰在背后撑腰不但和高欢正式决裂,还写了封信去骂高欢,这把高欢搞得很郁闷,于是在汝南已经驻扎了快有一个月的剃头军开始要行动了。

    这个刘闯是羯族人出身,本命叫兀那卢。早年跟匈奴人凉州刺史刘相是结拜兄弟,后来刘相被关中的新军阀打败,把他赶出了凉州,这时南梁汉中的太守张超趁机引诱他,于是刘相带着两万人的部队从关中投奔南梁,萧衍当时还特意给他封了个定难都督的名号,还把原属汉中的当城县升级到郡作为刘相的驻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