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益州的野望1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益州的野望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刘相在汉中当城一呆就是五年,后来病死异乡,所属部众都被兀那卢接手,萧衍也乐的做个顺水人情,把定难都督的封号让他继承,顺便给他取了个汉族名字刘闯。寓意为希望他可以早日回到关陇闯一闯,可是天不遂人愿,这个刘闯一身蛮族气质,根本没有一点战略思维和裂地封侯的想法,倒是对于打家劫舍十分在行,经常带着部众进入西魏边境去放火抢劫。

    掠夺来的牲畜就卖掉供养军队,抢来的人口也贩卖掉当做奴隶,他如果只是单单祸害西魏也就算了,有时西魏边境没有粮食可抢,他就要抢掠汉中的南梁边民,不是因为萧衍没给他足够的粮食,而是他天生喜欢这样干,嗜血成性了。

    张超几次对于他的做法提出了严正的指责,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他手下几个羯族和匈奴头目更是明目张胆的打家劫舍杀人越货,这迫使萧衍不得不动用军队来清剿他们,于是刘闯带着人马进入汉中南部的米仓山打游击,官兵来了他们就跑,官兵撤了他们就出来。

    几次三番的无法彻底清剿这支马贼军,萧衍也失去了信心,索性让梁州刺史严凯自己负责这个事情,严凯是个地道的文弱书生,能做到刺史这个位子上完全是因为他是姑苏顾家的上门女婿,这样的身份怎么玩的过刘闯这个蛮子呢?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刘闯不但走出米仓山,更是打向汉中郡。

    严凯没有办法连自己的州治所都被端掉了,自己差点成了刘闯的人质肉票,幸亏马儿跑得快,他逃到晋寿郡,把州治所搬过来这里,于是好好一个梁州就一分为二,北面是北梁州,道汉中为界,是刘闯的地盘,南面则是南梁州是严凯的辖区。这不是闹笑话吗?好好的一个州内居然马贼当了老大,还划地为界。

    刘闯的名声从此在川北汉中一带算是打响了,但是对他的恶评也是如潮,残害百姓滥杀无辜,总之这支部队是让南梁和西魏两国都十分头疼的毒瘤,都想将他们除之而后快。

    自古从川蜀要去汉中长安都要走剑阁的栈道,早在三国时期这里就是著名的险要之地,经商的马帮则是穿过大凉山走小径到达陇西,或者经由巴渝地区走秦岭往北到长安,不管哪一条路都绕不开汉中这个地方,所以刘闯也盯上这些经商的马帮,一有机会就洗劫屠戮马帮的人,在巴蜀川渝地区,刘闯的马贼军算是道天怒人怨的地步。

    讲真这刘闯不过是个小小的马贼,之所以能成为被宇文泰盯上,完全是因为他对当地地形实在太熟悉了,宇文泰想要进攻川蜀地区,这个刘闯可以用一用,加上他手下还有一支部队,所以宇文泰打算带着大军和金钱前去找他商量,先礼后兵。要是这个刘闯不知抬举,索性直接大军碾压过去,直接把他们灭了。

    宇文泰的八万人马到达东益州武兴郡时,派左将军高宾前去做说客,右将军韩雄则率军一万人往西到达除口戍待命,打算分兵两路进取汉中。

    高宾今年三十五岁,看起来是个干净利落的汉子,一身铠甲长剑穿的英气勃发豪气十足,站在刘闯面前,倒显得刘闯的样貌十足十像个活土匪,刘闯最不喜欢别人比他帅,他可是汉中第一美男子自称,当即看了看他面前的几大箱子金银珠宝和宇文泰的亲笔信后,十分不耐烦的说道“老子不想去给你们的主子提鞋,老子在这里称王做土皇帝也有好几年,为何要放弃而去给你们跑腿?就凭这点小钱就打发我了?”

    高宾闻言一笑,心想这是嫌钱少啊。于是说道“大王山贼们的首领您说得对啊,您完全可以不接受我的要求,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要提醒下您,我们的军队已经就在边境地区驻扎,我们的目标不是您,而是您背后的川蜀地区,您这点地盘说实话要是我们大丞相高兴了,日后还真有可能直接封赐给您。”

    “放屁,这里本来就是老子的地盘,还要你们这些挫鬼来封?”刘闯一听就不高兴了破口大骂道。高宾没有生气,反而淡淡的笑了,继续说道“大王,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的形势已经不同以往,天下分久必合,如今我们丞相顺天应民,志在肃清海内一统天下。前者如万俟丑奴、萧宝寅等都已经在下面聚首。”

    刘闯闻言脸色有点不虞,虚张声势的说道“老子不懂你们说的这些文邹邹的东西,也不怕你们大军压境,我只知道我的弟兄吃不饱,我就不投降,你回去跟你的主子说,价码在提高点,我自当效命,要不然就是天王老子来,我也不理会,要打便打谁怕谁。”看着他满脸不会在乎,起身心里已经发虚了,万俟丑奴和萧宝寅当年的势力可比他大多了,这些人不还是被宇文泰一个个灭掉了。

    刘闯虽然是个蛮子,可他不是傻子,螳臂挡车的话他不会说,可是道理他还是懂的,他不会真的跟宇文泰对着干,只是在还有余地的情况下,尽量多争取一些好处,这就是蛮子的想法,既简单又实用。高宾低头笑了,转身离开。

    宇文泰正在吃饭,高宾不亢不卑的站在一边把刘闯的意思简略的说了一遍,宇文泰放下手里的大鸡腿,端起一杯酒笑着对他说道“来来,高先生,您也一起坐下陪我吃一点。”看到高宾搬开椅子真的坐下来,侍从赶紧取来新的碗筷,宇文泰继续道“这个刘闯也就是个马贼,我们现在还能用得到,既然这个人跟我们开口要钱就好办了,他要多少钱都可以给他,只要他给我们带路,让我们顺利进入川蜀,剩下的事情等了结了萧伦,再跟他计较。”

    高宾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酒菜就吃,宇文泰不忘叮嘱的说道“我说的你都听到了吧?还有把他和他的部队分开,让他无法跟自己的部队在一个指挥系统内,最好是找个人代替他指挥他的部队,这些马贼,我始终不相信他们。”高宾点点头,嘴里塞满了山珍海味,这宇文泰吃的就是比他们讲究,会享受啊。

    刘闯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十几箱子的金银珠宝,他的眼睛里都是贪婪的目光,边上几个羯族、匈奴族小头目也十分兴奋的跟着起哄,高宾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些乡巴佬蛮子。刘闯脸上都乐开花了,这次一共送来十六箱加上前次的四箱,正好二十箱金银珠宝,这下他是真的发财了,自从当了大王以来他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别说他了,他的那几个心腹手下早都垂涎三尺。

    高宾不失时机的问道“怎么样,大王,这下你可以帮我们大军带路了吧?我们丞相说了等拿下成都,还会赏赐比这个更多的钱财外加美女给您。”刘闯算是彻底服了,这宇文泰真是大手笔,不愧是来长安的见过世面的贵族啊,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刘闯心里这下下定决心要跟着宇文泰干了,这么有钱的有实力的主子,别说让他带路就是叫他提鞋他也乐意。

    “行行行,我答应你们的要求,不就是带个路吗?小意思小意思!”刘闯十分爱慕的抚摸着这些箱子,它们简直比自己的亲爹妈还要可亲可爱,他的眼里此时只有这些箱子。高宾拱手作揖道“既然大王应允了,那在下就告辞了,后天正午我军正式开拔,到时还请大王集合人马准时到场。”刘闯此时连头都没抬,嘴里应道“好好,到时我一定来。”高宾转身离开,心里笑道偷着乐吧,你也没几天好日子了。

    南梁此时的汉中道都督是邵陵王萧伦的长子萧坚,这个萧坚真的还是个孩子,只有十三岁就被他爹委派到黎州晋寿郡做挡箭牌,萧伦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小儿子叫萧确,这个孩子从小喜好武艺又善于文采,很的萧伦的欢心,常常对身边的人说道若是长白萧坚的字能使仲正萧确的字类,那吾百年后必不担忧身后事啊。萧坚毕竟是个长子,虽然中庸懦弱了一点,但是也是有脾气的人,心里常常也气恼父亲的偏心。

    宇文泰大军即将到来的消息早就传来汉中地,只是黎州的治中、别驾都没拿这事放在心上,以为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谎言,等到西魏大军真的如乌云遮顶兵临城下之时,这才手忙脚乱的派人想要抵挡。由于有刘闯这个地头蛇的带路,宇文泰大军长驱直入,深入整个汉中腹地。

    西魏军的快速入侵让萧坚根本没有时间组织起有效抵抗,周边的郡县一个个都沦陷了,他只能从晋寿郡推到潼州的梓潼郡驻守,开府将军苗华人率部在剑阁做抵挡。

    萧伦这个人很有意思,他是萧衍的第六个儿子,小的时候说不上多么出众,也并没有得到萧衍的赏识,后来被封为邵陵侯带着他不受宠的母亲华艺夫人一起到封地居住,再到后来萧纲被立为太子,萧衍为了给他树立几个日后可相互支持辅佐他的帮手,把他几个兄弟都封了王,萧伦也就从邵陵侯变成了邵陵王。

    后来萧衍被侯景囚禁台城,萧伦为了躲避战火,带着他的母亲一路艰难的逃到了成都,那时的益州刺史是个叫王恪的南平人,他觉得萧伦是皇室一族,如今天下被侯景所扰乱,正是壮士挺身而出救国救民之际,他自作主张的把州刺史的位子让给了萧伦,这个萧伦倒也是毫不谦虚,居然真的接管了益州,可是王恪要他发兵出巴蜀,沿长江而下进京勤王的时候,他却果断拒绝了这个要求,他要的是偏安一隅自给自足苟且偷生罢了。

    王恪十分后悔自己的鲁莽行为,于是又召集一批人想刺杀萧伦夺回刺史的位子,但是他召集的刺客里出现一个叛徒,直接干萧伦汇报了这个事情,萧伦倒是也有点萧衍的做派,当机立断派人把王恪的府邸围起来,全家老少鸡犬不留全部杀掉。

    接着萧伦拉拢州内的豪族门阀世家,打算一起治理益州,巴蜀的人民原本就乐安天命,这萧伦也会收买人心,短短的半年之内就深的民望,大有君临成都独霸益州的意思。当然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没有外部势力干扰的前提下,如今,对萧伦的考验来了,宇文泰大军压境,他将如何面对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