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韩擒虎的往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韩擒虎的往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汉子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高声喊道“陪我玩扔石头,不要走啊。”赵贵暗自庆幸,但是一想到自己带去的人全军覆没,他心里就很难过,再想想这个像怪物一样的巨人明日就要来攻城,他心里无比的忧虑,对他来说这注定是一个彻夜无眠的夜晚。

    韩雄和解司春在大帐内十分高兴的谈论着刚刚的一幕,解司春好奇的问道“韩大人,今夜那个神勇无比的高大个子之前我在军中从未见过,看起来您好像认识他,不知此人是?”韩雄捋着胡须哈哈大笑道“尚书大人有所不知,此人乃是我收的义子,姓韩名通,因力大无比敢击杀山中恶虎而得诨号叫擒虎。”

    解司春愈发惊奇的问道“此人竟有如此本事,还能击杀恶虎?”韩雄更加得意洋洋的说道“说起这事就要从老夫半年前去西域出使的时候说起了。”

    原来三年前韩雄任泾州刺史之时,有一次便装带着几名随扈去安定去往陇东郡的泾阳出差,那是萧宝寅等刚刚被剿灭干净,可是整个泾州境内还是有几股匪患在自立山头抗命朝廷的招安,为了打击这些割据势力,胆大心细的韩雄不惜化妆进入山贼马匪出没的区域,为的就是摸清楚他们的底细人数势力范围和要塞据点的分布情况。

    那时正直盛夏,太阳灼烧的天气十分燥热,韩雄一行人疲惫的走在白杨树林立的官道上,可是这老天实在不给面子,光彩夺目的硬是照着他们不走,搞得连正面吹过来的风都是热的。此刻不要说走路了,你就是站着不动也是浑身湿透,脑袋后面的汗水顺着脖子哗哗往下流。、

    韩雄见大家伙实在不愿意前进,于是指着前面不远的一座山脚下的小树林说道“大家伙再努把立力,咱们到前面的树林里歇息一下。”一听说可以歇息了手下几个肩担手提的随从立马高兴的驱赶着驴、马朝着那片小树林而来。可是走近一看韩雄心里暗道不秒,这小树林看着虽小可是枝桠密布长得十分茂密,一看就很容易在里面藏人,在看小树林左右两边的小山坡,正好呈夹击之势由上而下俯视着小树林,这里实在太凶险,杨雄有点后悔了。

    可是几个随从此时已经卸下马背上的包袱坐下来宽衣解带的乘凉,还一边歇脚一边哪壶干牛肉等熟食来充饥,一个侍从取来水袋恭敬的递到杨雄面前道“老爷,您喝口水,坐下歇歇腿,前面再走十几里地的不远处应该就可以到驿站了。”杨雄正在审视着这片暗藏杀机的小树林,他接过水袋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只听嗖的一声响起,凭他多年的打仗经验一听就知道这是弓箭发出的响声。

    他条件反射的低头躲开了这一箭,却不料人家射的是他手中的水袋,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水就代表这生命,失去了水就等于慢性死亡。所以在这荒漠里杀人越货很多时候只要把对方的水资源消耗掉,基本就算胜利一半了,因为没有水对方连跑都跑不远,迟早是个死。

    随从大喊一声有贼上前护住杨雄,边上几个人正在凉快的享受着凉风徐来的感觉,冷不丁被这一嗓子吓得跳起来,四处找兵器要和贼人厮杀。这时树林深处又是嗖嗖两箭,杨雄的一个随扈应声倒地而死,只见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支花翎箭,张大着眼睛死不瞑目。杨雄于是大喊道“快找地方躲起来!”剩下几个人都赶紧各自躲到树背后藏起来。

    这时树林两边的山坡山跑出来好多人,有几个还骑着马,纷纷叫喊着朝这边杀来。娘的,这是遇到马贼啊,肯定是把我们当成商队了,出门的时候就不该带那几匹驼东西的毛驴,坑爹的媳妇啊。杨雄此时心里不断埋怨自己的老婆,可是情况紧急已经不容他再多想,当即喊道“吸纳从树林里出去,免得腹背受敌,快!”说罢自己提起一根熟铜棍就往外冲,杨雄也是从小习武,身上有把子力气,一根五十多斤的熟铜棍被他舞的风生水起,当头几个骑马的杀贼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羌族语言。

    杨雄和他一打照面先往他坐下的马腿扫去,那马立足未稳,被他一扫直接前倾栽下来,那人没掌控好节奏也跟着一起倒下来,杨雄顺势一棍子直接打在那人脑袋上,噗一声跟打在西瓜上一样,顿时地上红的白的一片。身后几个随从提着刀子已经跟其他的马贼厮杀起来,杨雄大喊一声“杀!”于是冲进战团里。

    可是他再勇猛无敌也扛不住对方人多,眼看着身边只剩下两个随从了,其他几个人都惨死马贼的刀下,不过这马贼的损失比他们还惨重,直接被干掉十几个人,剩下的三、四十个人也不敢往里冲,只见有人张弓搭箭,杨雄一看这是近战不行打算用远攻消灭自己三个人,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忽然马贼背后骚动起来,只见一个身材巨魁梧体型巨高大的汉子轮着两个用套马绳扎起来的羊皮袋,羊皮袋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总之很厉害,一砸倒一个。

    马贼们不知道哪里来了这么个爷爷,个个被他吓得要死。这边韩雄趁势也大喊着冲杀上去,这几十号人顿时溃败下去纷纷作鸟兽散了。杨雄看着一地的尸首,那汉子还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这时汉子背后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冲着杨雄作揖道“客官被惊扰了,老夫乃此地农民,姓马,当地人都尊称我一声马夫子,这个是我的孙儿,叫马通。不知客人来自何方啊?”

    剩下两个随扈都惊魂未定的手持武器看着四方,韩雄上前拱手作揖道“在下杨雄,从安定而来正要去往泾阳的家中,路过此间不料却遇到了贼人,刚才真是多谢老丈搭救啊。”马夫子笑着说道“嗨,客官客气了,说起来这里常年闹匪患,路过的商队、行人都深受其害,可惜这些年那些官老爷们忙着争权夺利,压根顾不上我们小老百姓的死活,所以这山贼马匪是越来越多。”

    韩雄没敢接茬,只是淡淡问道“老丈可知此处最近的驿站还有多远?”马夫子十分神秘的对韩雄道“老丈劝客官还是不要去那驿站为妙,您是头一次路过咱这里吧,有些事恐怕您有所不知,这驿站的驿丞跟那些山贼马匪早就勾结在一起,专门洗劫过路的商队和行人,像您这样的去了只怕会被人做成人肉包子了。”

    韩雄闻言大惊失色,可是转瞬又怀疑起来,这老丈不会是诳我们的吧,这驿站的人都是朝廷委任的,不可能是山贼的人,于法于礼都不合规矩,而且他对这两个奇怪的人出现的时机也感到怀疑,这个人就是因为上过一次当受过一次上,往往容易产生偏激心里,将所有人都视作坏人敌人,都不信任。其实也许人家真的只是想好心帮助你,提醒你呢。

    杨雄拱手道“多谢老丈提醒,既然如此,那我等还要忙着赶路就先行告辞了。”说完刚要转身离开,老丈就喊住他道“客官且慢,如果您不嫌弃,今日不妨先到我的寒舍暂时歇息一晚,明天一早我让这孩子护送您过了此间驿站,其实再往前走一百多里就到泾阳了。”

    杨雄心里暗道老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平白无故让我去他家,这是打算夜里把我连锅端么?可是他现下拢共只有三个人,看刚才那阵势肯定打不过这高大魁梧的汉子,正在犹豫犯愁,忽然天色大变黑云压顶狂风大作,也沙漠的天气就是这样,说变就变,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此刻韩雄的行李物品还散落在小树林里,他要趁着风雨未到赶紧收拾起来,于是冲着马夫子拱手道“多谢老丈好意,在下先行告辞。”

    他的原意是自己要忙着收拾物品,就不跟马夫子去了,可是马夫子以为他跟自己客气,加上天色突变,于是让马通也去帮忙韩雄,马通于是瓮声瓮气的答应着,也手忙脚乱的给韩雄他们三个帮忙。几个人好不容易才把东西装上马背,可是由于人手不足,他们三个人要一人手里牵三匹马一头驴,真是够忙活的。

    马夫子在此热情的邀请他去自己家里,手下两个随从也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韩雄此时心里有气,之前要不是因为你们吵着要歇脚,哪里会在这里遇到马贼,此时危险还未真正过去,你们又要作死自己往人家刀口上送?正要拒绝,只见天上瞬间下起大雨来,一行人被淋得浑身湿透,出于无奈他只能跟着马夫子往他家赶,真是天不遂人愿。

    当晚在马夫子一贫如洗的家里一共也就他爷孙两人,看起来这两个人想要抢劫他们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于是韩雄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跟马夫子闲聊,原来这马通的父亲是个西域蛮族的奴隶,逃亡到这一带,后来遇到了马夫子的女儿,两人互相爱慕上了,当时马夫子死活不赞同这桩婚事,后来女儿跟着女婿离家出走私奔了。过了几年后,由于女婿被拉壮丁带走死在战场上,女儿孤苦无依只能带着才两岁的马通回到马夫子家。

    马夫子只能欣然接受这母子两,毕竟血浓于水。后来他女儿也病死了,只剩下马通和马夫子两人相依为命。可是这孩子饭量惊人,一顿饭能干三四个人的分量,相对的他的力气也很大,一个人也能干三四个人的活,一开始马夫子害怕自己无法养活他这样坐吃山空的,后来就让马通去给人帮工,到也能勉强糊口。所以至今马夫子家里穷的叮当乱响,基本是被这小子吃空的。

    韩雄此时认定这老马应该不会抢劫自己,当即表态道“今日我等性命全赖这位壮士搭救,我无以为报,只能给这么多。”于是掏出荷包,把里面的银子全部抖落出来,一共几十两,在这边远山区可是不少钱了。马夫子当即拒绝,韩雄见他朴实诚恳,于是心里一激动,当即说道“这样吧,我把那三头驴子留下,反正我们也带不走那么毒牲畜,您老留一头卖一头再杀一头,这样往后一段时间的日子会稍微好一点。”

    马夫子确实家里也穷,韩雄他们都看到了,于是就答应了韩雄的要求,收下了那三头毛驴。当晚一行人在马家的破败院子里早早的就睡觉歇息。到半夜时分韩雄尿意十足想要起身如厕,只见窗外几个黑影闪进来,他顿时想到可能是有贼进来了,于是拿起靠在墙边的熟铜棍叫醒还在沉睡的同伴,这是他忽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心里暗道不好,这是贼人在烧房子。当即叫喊道“都起来,快出去,有人在点房子,都快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