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梓潼之战(王霸之路)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梓潼之战(王霸之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益州军驻守剑阁的开府将军苗华人三十多岁,看起来是个精干老练的汉子,他祖籍是陇西人,后来父辈携家带口的逃难到汉中,专门跟跟马帮的人做生意,因此在汉中发了家,苗华人从小不爱读书,却喜好舞枪弄棒的,他父亲于是在他二十岁那年出钱给他买了个汉中郡府衙司马,手底下带领着一千多人的部众,平时操练遇到有贼寇暴民来袭,他们就负责守卫汉中。虽然没有立过多大的功劳的,可是这些年的行军打仗也是有点本事的。

    可惜这次的对手是强大的宇文泰集团,苗华人这样的无名之辈想要靠着他来出名,几率微乎其微难度可想而知。剑阁是一座城池,大小和晋寿城相当,而在其之前三十里地之外则是剑门关,这剑门关是一座靠着山隘修建的关卡,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让人在大剑山的悬崖峭壁上凿出一条人工通道,名义上是方便过往商客同行,实则是为了兵出祁山一扫中原的军事目的。

    既然是关隘,肯定是易守难攻的,由于剑门关占地面积很两边又是跟周围的群山连成一片,所以里面只要驻守一只小股部队就能顶死一大片人,是一道很难逾越的关卡,就算韦寿定打破剑门关,可是三十里的栈道也无法急行军,只要苗华人在剑阁这头毁掉栈道,那他们就完全无法前进。

    宇文泰大军出征之际也有人说过这个事情,直接走汉中进剑阁虽然路途较为紧但是比较冒险,一旦被堵死在剑门关的栈道,那他们就只能原路返回了,反而走陇西的陈仓一带经由渭水北上至岷州,绕道岷山南下至绳州北部郡,路途肯定十分艰苦遥远,可是这一路可以直插剑阁背后的梓潼郡,益州完全处于无防备状态。

    但是这样一条路走下来至少要走一两个月,大军抵达梓潼时是否海域战斗力谁都不敢保证,宇文泰为了尽快攻占益州,决定铤而走险,大军直走汉中、剑阁一路,行程很快但是失败的风险也高。

    大家都以为宇文泰这次要吃憋了,可惜他们不知道早在大军出征的时候,他就已经让苏绰暗中买通了剑门关的守将,你们想想连费功这样的人他都能牵线搭桥联系上,一个小小关隘守将还有什么忙搞不定的?韦寿定的一万先锋军才到关下,那边守将就打开关门放他们过去了,紧接着宇文泰的中军也陆续过去。

    要说萧伦在这场战役里最失败的地方就是任用苗华人做剑阁守将,而苗华人对剑门关防守的的轻视以及对栈道防御的疏忽也是致命的,总之这是一个连锁反应,所谓用人不当在这场关键战役里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一个紧要关隘的守将居然被人策反了都不知道,苗华人的驭下能力可见一斑。

    当晚苗华人还在剑阁城内酣睡,韦寿定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防守的川军都没来得及作出防御抵抗,就被魏军攻占了三个城门,只有西南端的城门还未失守,可是苗华人得知魏军从天而降之际,只有仰天叹息无可奈何,灰溜溜的只身匹马逃往梓潼。

    第二天一早宇文泰已经端坐在剑阁城内的署衙内跟苏绰、解司春等人吃早餐了。剑阁轻而易举就被拿下,苏绰的策反要立头功的,所以早饭时宇文泰特地亲自为他盛粥,这样解司春等人嫉妒眼红不已,苏绰倒是宠辱不惊镇定自如的跟往常一样,他就是这点让宇文泰十分欣赏,宠辱不惊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

    萧伦那边也是在梓潼城吃饭,但是当得知剑门关失守,苗华人丢下部队只身逃回来的时候,萧伦手里的半根油条都掉在桌上,嘴巴长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传话的侍从。萧伦几乎是拍着桌子在骂人,台下跪着苗华人,一个军事重地的守将居然在敌军压境的情况下安然睡觉,连自己的部下被策反了都不自知,简直让人不可理喻。

    “就是巡逻你是不是也要出来走动一下,我的苗将军?!”萧伦简直对他彻底无语了,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了,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接受不了。王肃只能起身安慰道“大王,如今责难他也于事无补,我们还是赶紧商议一下对策吧,老夫估计这宇文泰的大军很快就会南下围攻此地,请大王速回广汉督战,此城交由老臣驻守,定叫那宇文泰知道知道我么川军的威风。”

    这是漂亮话,萧伦如何听不出来,可是他没有想好如何对付宇文泰的大军,如今剑门关的失陷是完全超出他的原定计划的。但是既然魏军攻进来了,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于是他留下小儿子萧确在广汉,自己和长子萧坚统领大军准备迎击宇文泰。

    马车旁萧确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抓着萧坚的手不放,哭诉道“大哥,我想留下来,父王和你都在这里我不想回去,我要留下来。”萧确心情很糟糕,因为他见识过西魏军队的战斗力,他知道这一场很有可能自己会有去无回,可是作为家里的长子他没有办法,此时此刻连萧伦都压在前线上,说明这是一场关系到家族存亡、他们输不起的战争,他心里再厌恶再不情愿也要披挂上阵,因为这就是作为王室子孙所必须要承担的责任跟使命。

    相反作为小儿子的萧确完全没有这种压力,他不必背负任何包袱,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去想去的任何地方,这让萧坚很嫉妒,加上父亲平日里的偏爱,更加使他内心甚至嫉恨自己的亲弟弟。此时萧确的任性让萧坚内心十分愤怒,于是他粗暴的甩开萧确的手,背过身去带上头盔,语气沉重缓慢的说道“你不要任性了,我们和宇文泰的战斗关系到国家存亡,搞得不好就会身首异处,父王让你回广汉就是担心万一我们都回不去,你还可以为我们家保留一丝血脉,懂了吗?”

    萧确还是不依不饶的相求,萧坚的耐心真的被他耗光了,回身甩手给他一巴掌,一声脆响萧确自己都打得愣住了。萧坚大声斥责道“你清醒点好不好,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以为我们是去游山玩水吗?你什么时候能长大成熟?”然后他又双手按在萧确的肩膀上,脸对脸眼对眼的郑重其事的说道“你作为我们后备的希望一定要活下去,因为幕母后和妹妹们还在成都,你要替我守护好她们,明白吗!”

    萧确呆呆的点点头,觉得此时的哥哥跟平时大有不同,身上真有种男儿气概让自己不得不从内心服从他。看着萧坚上马离去,毅然决然的连头都没有回,萧确在他身后大喊道“大哥,我在广汉等你和父王凯旋归来!”他也许不知道这是他和萧坚的最后一次见面。

    梓潼城里的川军有近两万人,城外驻扎八万人,另外还有闻讯赶来支援的南部郡四千人,巴西郡五千人,北部郡三千人、另外南宕郡的运粮队三千人,拢共十一万多人,而韦寿定的先锋军不过一万人,萧伦占据绝对优势,但是韦寿定也不是傻子,他在距离梓潼城二十里的地方就安营扎寨了,等候后方的宇文泰大军前来汇合。

    王肃见状擅自带领两万人马前去劫营,试图在韦寿定大军还立足未稳之际先发制人,打击一下对方的士气,韦寿定年纪虽轻,但是经验老道,提前布置了两千人马在大营前面的山上。王肃的两万人气势汹汹的杀过来,韦寿定就率军撤退,打算引诱王肃,王肃也是老谋深算,没有追击只是把他的营寨毁去就率部撤退了。韦寿定的两千伏兵被王肃打了秋风顺势消灭了。

    他实在搞不懂自己的计策是如何被王肃看破的,其实王肃根本不知道他设有埋伏,只是韦寿定的前锋军甫一接战还没开打就后撤,王肃凭经验就知道肯定后面有埋伏,所以只是把他的营垒毁去,并不深追。说到底还是韦寿定自己演技浮夸过于表面,所以被人识破。至于那两千伏兵完全是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看到川军在自己的营垒内到处放火,还以为时机已到,谁知道被正要回撤的王肃撞个正着一举歼灭。

    不得不说韦寿定的首战是以失利告终,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气势,再留下三千人继续修建营垒后,他自己率领四千多人绕道间行直梓潼南面袭击了南宕的运粮队,并放火烧掉了他们的粮草,这算是以眼还眼的一种报复性攻击。等王肃的不低赶来时他已经早就撤退了,双方一开始就火药味十足的打了个平手。

    宇文泰的大军六万多人终于集合完毕,双方在梓潼城东北的一处狭小平原处摆开阵势,宇文泰亲自披挂上阵,那边萧伦也是骑着战马临阵督战,双方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正午时分战斗打响,首先是西魏军的左侧弓箭手开始向萧伦的中军射击,然后萧伦也让自己的弓箭部队还击,紧接着西魏中军最面的步兵方阵散开,后面的骑兵开始飞奔出来冲击萧伦的前军。

    川军虽然人多但是以步兵为主,所以摆的就是防守阵型,对于骑兵的冲击,王肃似乎早有准备,铁甲军藤牌军纷纷摆出来,加上拒马鹿等障碍物,宇文泰赖以成名的骑兵忽然无法施展出自己的优势长处,反而被川军的弓箭手射的死伤无数,然后藤牌军开始出击收割残余部队。

    宇文泰马上下令骑兵后撤,然后韦寿定亲自带队从右翼开始迂回包抄,打算在萧伦最薄弱的左侧打开通道撕开一道口子。川军左侧是由临近几个郡县征召过来的杂兵、猎户临时凑成的,战斗力很低,遇到一样的韦寿定步军,很快就败下阵来,左侧的阵型开始松动溃散,这是萧伦赶紧让王肃带人前去帮忙压阵。

    王肃一到场韦寿定早就发现他了,于是拍马过来要和他单挑,可是王肃这时才不会冒险跟一个无名小将对打,他指挥部队有效的抵抗韦寿定的进攻,双方虽然忽悠死伤,但是局面渐渐被王肃掌控下来,萧伦见左侧的部队已经稳定下,心中大喜,让军士鼓噪吹响号角,打算总攻击冲一波。

    宇文泰见韦寿定已经无法彻底击溃萧伦的左侧部队,此时居然无限想念韩擒虎,要是现在有他在场,那对面的萧伦估计早就夹着尾巴逃回城内去了。于是他一面让人通知韦寿定继续早侧翼骚扰,一面让解司春派人回去调韩擒虎来。这是有个番邦将领冲到宇文泰面前大声请求出战。原来是韩雄的部将狄泸,他的手下还在最后方负责压阵,宇文泰见状大喜道“韩家个个倒是虎将!去吧,本相亲自为你擂鼓助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