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开城投降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开城投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说罢宇文泰真的下马走到战鼓前,苏绰赶紧让人进行保护,宇文泰挽起袖子接过鼓槌隆隆隆开始敲起来,狄泸大喜过望,他没有想到关中权利至高无上的宇文泰丞相会亲自为自己擂鼓,心里激动万分,骑着战马率领韩家军直接从中军阵门杀出去直奔萧伦的中军。

    萧伦正在鼓噪大军集体往前压,没想到魏军倒是先冲出来一支小股部队,当即亲自指挥军队要歼灭这只部队涨涨士气,顺便灭灭宇文泰的威风。可是狄泸手下的韩家军要么是之前死忠于自己的门客,要么是韩雄自己培养起来的嫡系,都是不要命的亡命徒,此时到了战场上,狄泸高喊着为韩公报仇,这群像疯子一样的人就提着刀子嘶吼着冲了上去。

    如果萧伦事先注意到这点,用弓箭手先乱射一阵,后面再派部队进去收割,也许就没有后来大溃败的事情发生了,可是他不是神仙不能未卜先知,所以当他的部队被狄泸的两三千人打成溃散之势,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深陷敌群中,身边的护卫已经越来越少,这是王肃正和韦寿定纠缠着无法脱身。费功等人完全没有作战经验,见萧伦被围困居然束手无策干着急。

    萧确此时披挂上阵他要去营救自己的父亲,虽然父亲从未夸赞过他,在父亲眼里他也不是他最优秀的儿子,可是他还是要去,因为萧伦毕竟是他的父亲,百善孝为先,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也是几千年根深蒂固的文化教育熏陶的自然反应。

    虽然萧确的气势很足,可是他毕竟才十四岁,和狄泸这样的当打之年如豺狼般凶狠的大汉相比他简直就是只小菜鸡,完全没有办法相提并论,可怜萧伦上来就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他的长子,这让他万万没想到。川军战斗力之弱让他措手不及,狄泸的两千韩家军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一个顶三,硬是把萧伦正面的中军一万人打得稀里哗啦,直往后退。

    中军前队的溃败直接影响到后队压阵的也跟着一起溃败,中军的大溃败导致左右两个侧翼也跟着撤退,宇文泰两通鼓擂完,对面已经没人了,韦寿定和狄泸等早早就追着川军穷追猛打。萧确连宇文泰的面都没见着就被乱军冲散,韩家军上来就把他人头砍掉,可怜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还没真正开始自己的人生就被卷入战争的洪流中凋谢了。

    萧伦一口气逃回广汉,他没与被宇文泰抓住真是命大,其他川军残余的部队陆续也往这边汇合,王肃也战死,人头被韦寿定拿去上缴给宇文泰邀功。他的死可以说是整个益州悲剧的开端。其他如别驾刘伟,州府长史姜贤之,因为来不及逃跑则临阵投降了宇文泰。州府东曹撰谢康,从事祭酒韦晃等人死于乱军中,费功跟苗华人两个倒是逃回来了,可是他两一口气逃回成都去了。

    宇文泰正面战场以少胜多击败了萧伦之后,也没有急于冒进,而是派遣手下几员大将分扫川北各郡,北益州的平兴郡、平武郡被解司春拿下,万州开巴郡和并州南梁设立的南晋郡则被韦寿定率军攻下,狄泸率部南下直取了渠州的南宕郡,一时间整个益州北部纷纷易帜。

    成都已经一片哗然,费功等败军之将逃回家中,大肆宣扬灭亡论,声称萧伦已经完全无法抵抗宇文泰的进攻,十几万全军覆没。韦质等留守后方的官员纷纷信以为真,一些益州的长者名士开始为家族和成都百姓们的未来想办法。原本那些此时已经明目张胆的跟宇文泰眉目传情,有些官员甚至在公开场合拿出宇文泰的回信来炫耀,整个成都已经要开始失去控制。

    萧伦在广汉都没来得及祭奠自己的亲儿子萧确,就急忙连夜赶回成都,好在两地相距不远,快马加鞭一个小时就能到。回到王府他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小儿子萧坚都安然无事,心中算是放下块大石头,刚刚把大儿子战死的消息告知家人,还来不及抱头痛哭,这边侍从已经来催促他到衙署去,因为州内的一众官员和长者名士们都已经集合完毕在等待他。

    萧伦匆匆告别家人,往衙署赶去,成都三国蜀汉开始也算是帝国古都,到十六国时期李氏的成汉建国,再度让这座古都恢复生机,一直到东晋末年。刘宋建国后成都最为西南最大的政治文化中心,这里不受外界的干扰自成一派的文化体系,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萧伦的入主益州当时虽然也有波澜,但是总体情况还稳定的。

    萧伦去到衙署的一路上,所见所闻都是熟悉的街景熟悉的画面,此刻他才发现这成都真的是座美丽的城市,安宁娴静的如同处子,端庄舒雅的像个大家闺秀。萧伦对这座城市内心居然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可是达到衙署后他的这些情感都烟消云散了,衙署内以费功为首的投降派已经成为主论调,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萧伦可以跟宇文泰投降。

    萧伦看着他们笑了,开口说道“有句话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今宇文泰大军压境,我才知道大家的真实想法,可惜这怪我自己一招失手满盘皆输,怨不得别人,如今众位都认为我大势已去,想要保全自己家族的安危,想要跟宇文泰媾和,这些我都不怪你们。”临了他顿了顿,看着这些前几天还口口声声要和自己一同誓死对抗宇文泰的人此刻却像抛弃一块用过的纸巾一样抛开自己,他发自内心的冷笑了。

    萧伦继续说道“如今形势已经对我们不利,我作为本州的领导者负有责任,你们放心我会去跟宇文泰谈判投降的事情,就算我自己家破人亡也绝对不会让他伤害你们以及益州的百姓,这也算是我来益州这几年最后能为大家做的事。”一些长者扶着拐杖声音嘶哑的哭诉起来,假惺惺的念叨着当初萧伦的好,猫哭耗子假慈悲,萧伦此时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些人的虚伪。

    他毫不在意费功等人的冷嘲热讽,也丝毫不顾及苗华人等将领的苦苦哀求,他提起笔在桌上写了一封长信给宇文泰,通篇都是溢美之词,末了就提出两个要求一,放自己一家老小平安东归,二,不伤害益州百姓。只要答应这两个条件,他就下令整个益州的军民放弃抵抗,开城投降。

    信被众人拿来阅读一番后就送往梓潼的宇文泰大营。剩下来的事基本就是各听天命了。萧伦此时也派来心腹之人去萧铎那里说明了情况,打算日后到他的地盘上安居。

    宇文泰接到萧伦的信,十分高兴,看完之后特意拿出来炫耀,让解司春、苏绰和韦寿定等人纷纷传阅,并排快马会关中传达喜讯。“这萧伦现在投降时机把握的很准,早一分则容易招人诟病失节,晚一分则大势已去没有本钱跟着咱们谈判。此时益州未能真正安定下来,只要有他的下令,我军必然可以兵不血刃额敲开成都的大门。不得不说萧伦此人的老谋深算。”解司春很少夸赞人,此时却对萧伦报以很高的评价。

    苏绰也附和道“如果一周能够平安过度道我方手中,大队与日后重建可以减少很大一笔开支,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情,加上益州自己丰厚的财政收入我们反而可以从中抽调大部分银钱为关中建设添砖加瓦,这件事简直完美。”可是宇文泰不是这样想的,他的行事风格历来是斩草要除根,放益州百姓一条生路自然不成问题,可是要放萧伦共轨,让他有可能再次成为自己的对手,这宇文泰万万做不到。

    人心就是这样贪欲太盛,总是得陇望蜀想要一口吃掉所有,可是宇文泰也知道要是自己出尔反尔会被天下人耻笑,所以他打算设计陷害萧伦,他给萧铎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萧伦此人在益州深的民心,在梁王的朝廷也很有人望,是将来当天子的不二人选,自己替萧铎先把他灭掉,这样萧铎在以后称帝的道路上可以少一个对手。如今萧伦提出要以整个益州无条件投降为条件,来换取放自己平安东归,这是卧薪尝胆的明志之举,希望萧铎可以想清楚如何来对待萧伦。

    几乎是同一时间萧铎收到了宇文泰的信,也见到了萧伦派来的心腹,而宇文泰也派人送去接受投降条件的回复,并随信附上告益州军民书,大意是要益州军队都放下武器等待西魏军的接管。西魏军进入益州各郡县不得扰民、抢夺财物,不得杀害益州百姓。总之相当于安民告示之类的文书。

    萧铎在官署看着宇文泰的信,讥笑道“哼,这个宇文泰自以为聪明,想借刀杀人,我看他是如乙酸铵打错了,我这个侄子虽然不争气丢掉了益州,但是只要老夫还在,总有一天会找宇文泰讨回公道的。”说着他又对萧伦的心腹道“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让他安心过来,我已经在南郡给他安排好了住的地方。他可是我的亲侄子,我怎么能让他在外流落呢?”

    心腹带着这个好消息回成都了,萧铎手下别驾从事萧己,治中从事黄琅,留府长史士熙等人纷纷劝阻他不要接纳萧伦,萧铎笑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萧伦要是放任他在外面胡浪,我怕他被别有用心的利用了,到时反而对我们不妙,倒不如把他留在我身边就近控制住,这样既人们夸赞了我的名声又不妨碍我日后称帝。”

    领兵校尉孙乾很是高兴的拍马逢迎道“大王这招一石二鸟果然厉害,如此一来谅宇文泰那老贼年纪未大是为老?也不敢小觑我们。”萧己也附和道“宇文泰狼子野心,得陇望蜀,肯定还想进一步侵占我们的退敌,这不得不防啊。”黄琅和士熙纷纷表态赞同。

    萧铎也想到是这样,如今益州沦陷,那么在自己的辖区西侧从涪陵往北至巴东在到襄阳一线就要安排重兵进行防守,可是他的主力现在都集中早荆州东部防备高欢,左右受敌对他这样的小军阀割据势力来说是最危险的,所以他打算让之前从长安偷跑回来的萧誉启程去建康,跟高欢和谈。

    萧伦带着全家在宇文泰进入成都的前两天就离开了,一路往东走了三天先陆行后水路,坐船沿着长江东进到达萧铎辖区的涪陵,宇文泰的追兵日夜兼程赶到巴郡时,萧伦他们已经到了临江,他打算先去襄阳见过自己的叔父在南下去南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