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戏子有义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戏子有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龟公在一旁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为难的走上前想要安慰她几句,却被秦香莲狠狠的骂道“滚开,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老娘这几年的心血全部都白费了,这下你高兴了?给我滚!”来往的客人都奇怪的看着她两,留香馆里渐渐恢复了平静。

    瑶琴打开自己的药匣子,从里面拿出金疮药,又找来清水,用自己贴身的丝巾沾上水小心翼翼的帮高欢清理伤口,她温润柔软的小手握住高欢的大手掌,低着头正十分认真的在清洗着擦拭着,高欢见状心里忽然有了心动的感觉。都说男人是种血性的动物,越是温柔的场景越能激发他内心的柔弱。如同纣王这般凶残狂暴的君主在妲己面前也会温柔如斯。

    瑶琴低着头,胸前就走光了,高欢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有点像麝香般迷人,又看到她的两个丰满的球球,不禁下面有了反应。瑶琴却丝毫不知道高欢的变化,只顾认真的给他清理包扎着,她猛一抬头,忽然和高欢四目相对,两人竟然对上眼彼此都傻傻的看着对方呆住了。

    青萝站在不远处看他两这样子,心里有气,上前大声问高欢道“好了没有?这点小伤应该死不了的,没事的话咱们就赶紧回去了,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以后还是少来。”高仲明守着门口文雅回头有点恋恋不舍的看着高欢,他希望自己可以跟着他多来几次留香馆,这里的妹子实在很合他的胃口。

    瑶琴红着脸低头轻声道“公子,你的伤口我暂时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回去还是要找专门的大夫来看看的,这几天平时能不用手就不用,尽量避免沾水。”高欢看着她的样子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媳妇一样扭捏,心里春心荡漾心恍神怡,正要回话,柳如烟倒是先开口说道“我们这里怎么了?这位公子您要是不喜欢可以不来,没人逼您,但是请您说话尊重点,什么叫乌烟瘴气的地方,我们这里面的姑娘很多也都是卖艺不卖身的,不是命运坎坷谁会在秦淮河谋生,您又何必消遣了人又来指桑骂槐的,你还是个爷们吗?”

    青萝被她呛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着她结结巴巴的你你你我我我的说不出来话。其实她自己也是穷苦人家出身,怎么不知道这青楼女子的凄惨命运,但凡是有条活路的谁愿意在这里每天跟不同的男人嬉笑怒骂迎来送往的,还时不时被人吃豆腐,而且大部分都逼良为娼的沦为了妓女。青萝当年也差点被人卖到长安的妓院里,要不是当时运气好被收入逍遥阁,估计她此刻也许正在某个闺阁内接客,也或许她早就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想到这些她就无法理直气壮的跟柳如烟对骂,也完全没有平时嚣张炸刺的那种横劲儿。高欢笑笑对柳如烟说道“她年纪还说话有时不经过大脑比较直接,你别介意。”柳如烟倒是对他十分客气道“公子说哪里话,今天真是多亏了您,不然我们两姐妹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小女子这边多谢您了。“说罢对他深深作了一福。

    高仲明正要过来插嘴,这时外面大厅里似乎有人吵闹起来,高欢皱着眉头对他说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今晚的人都怎么了,来到这温柔乡不是来找温存都是来找刺激的吗?”说着回身笑着拉起瑶琴的双手,十分用情的眼神看着她,瑶琴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他。青萝看他两那王八看绿豆的眼神,心里气得要死,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假装看不见。

    高仲明来到大厅里,只见十几个手持兵器穿戴整齐的衙役正在讯问老鸨秦香莲和龟公。只见秦香莲满脸堆笑十分客气的说道“差官大人,您真的误会了,我们怎么敢动手打顾公子呢?我们真不知情。”说着从胸脯里拿出一锭银子来,怎么看都有五六两吧。

    高仲明这下是彻底服了,这秦香莲的胸脯真是海纳百川,这么大的银锭子塞在**之间,她不咯得慌吗?只听领头的一个差役接过银子后掂了掂笑着说道“哎呀我说老板娘啊,你这银子我们是很想要,可惜今天你们得罪的人非同一般,只怕连我们府尹老爷都不敢收你的钱。”说罢将银子丢回给秦香莲,然后恶狠狠的大声呵斥道“还不赶快把人给老子交出来,我好回去交差,不然的话哼哼。”他做了个反复的动作,意思是要把这留香馆倒腾个底朝天。

    秦香莲都快哭了,当即坐在地上哭诉道“老天那,你说我是造了什么孽啊,今天真是流年不利,灾星上门啊,我上哪去给老爷找人去啊。”一边哭喊着一边用手指着高欢他们所在的房间的方向。高仲明看到这里笑了,这老鸨真是没谁了。他上前两步,大声咳嗽一声。

    秦香莲跟差役们都转过头来看着他,领头的差役问秦香莲道“是这个人吗?”秦香莲用手巾捂住脸呜呜哭泣,点了点头。那领头的差役随即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把他绑了,反了他还,竟敢动手打顾公子。”这时围观的人楼上楼下围得水泄不通,都在看热闹,估计这下高仲明要吃瘪了。

    谁知高仲明大声一声住手!说着从腰里掏出一块腰牌来,在领头的差役面前亮了亮,然后说道“我看谁敢动老子,不认识这腰牌吗?”领头的差役眯着眼看不清,不耐烦的骂道“老子管你这是什么腰牌,给我绑了,看你还装大爷!”十几个衙役上去就按倒高仲明,夺下他手里的腰牌五花大绑的。高仲明在地上使劲叫喊道“行,你小子有种,你今天不杀了我你不算好汉。等老子明天出来找你算总账。”

    领头的衙役怒从心头起,心道你还能比太傅还牛?!上去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脚,嘴里骂道“我让你碎嘴,话多!”高仲明当场就被踢得懵逼了。他脸上瞬间青了一块。可是嘴里依旧不饶人的骂道“孙子,好样的,今天你们要不弄死我,等我明天的,要你们好看。”

    领头的衙役也被他气疯了,大声骂道“你他妈还嘴硬,给我打!狠狠的打!”随即对身后几个人说道“还有其他两个人,给我进去找,就是老鸨指的那屋。”几个人应声诺就穷凶恶极的朝着瑶琴的房间而来。几个人刚要推门进去,只见门被打开了,高欢气定神闲的走了出来,青萝紧跟其后,在后面是略显紧张的瑶琴和柳如烟两人。今天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留香馆自打来了高欢等人算是麻烦不断。

    高欢笑着问道“谁找我啊?”这时高仲明已经被几个人压着打得滋哇乱叫的,领头的衙役上下打量着高欢,有点不可思议尔等看着他问道“就是你小子动手打了我们顾公子?”高欢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你们顾公子?你们不是建康太守府衙的人吗?这个顾公子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人?“

    衙役当即打断他的话,大声骂道“你少他娘的跟老子废话,来呀,给我绑了带回去。”众衙役正要一拥而上,青萝忽然跳出来大声呵斥道“我看你们谁敢?!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知道他是谁吗?竟然敢绑他?!”高欢在她身后低声道“低调一点,在这里我不想就暴露了身份。”青萝回身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道这会儿了还想要低调,那你一早就别出来瞎晃悠,那最低调。

    衙役们闻言都笑了,领头的那个说道“我只知道当今皇帝还有太傅。还真不清楚其他人有谁能比的上这两位的,难不成这位公子您是当今陛下干儿子不成?”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青萝黑着一张脸大声反驳道“放你娘的屁,当今天皇帝又怎样,还不是”高欢捂住她的嘴,对差役说道“不就是带我回去交差吗,你放了我的手下,我乖乖跟你们走,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的打扰别人做生意呢?”

    领头的衙役鄙视的看着他说道“你早这样说不就没事了?你那个手下嘴巴太臭,不教训他是真不行的,来啊都给我带走!”高欢正要举步离开,后面瑶琴赶忙追上来十分担忧的说道“公子,你此去千万小心,实在不行就低个头认个错,他们可都是顾太傅的家养仆人,您可千万不要和他们来硬的。”

    看得出来这瑶琴是对高欢真的动心了,谁说无情的,只是你自己未用真心去待人,人家自然也就对你无情了。人的心都是肉做的,你对她好,她自然感恩你,你自以为聪明的玩弄别人的感情,别人又怎会拿真情对你呢?高欢心头暖暖的,素昧平生的人能这样对你,已经很到位了。他尽量放轻松的笑着对她说“放心,我会听你的话,老老实实的,你等着我,我还会来看你的。”

    这话在高欢看来不过是一句安慰的话语,但是在瑶琴心里这就好比海誓山盟了,她眼含泪水含情脉脉的拉着高欢的衣袖点点头轻声道“好,我等你。”此时的千言万语全在这三个字上了。高欢、青萝以及被捆的跟粽子似得高仲明三人给顾公子的家丁以及十几个差役带走了。

    看着还在冲着大门外发愣的瑶琴,柳如烟上前安慰她道“姐姐,人已经走远了,咱们回吧。”瑶琴十分不安的问道“妹妹,你说这位公子会回来吗?他能平安躲过这一劫吗?都怪我不好,当时应该拉着他不让他走的。”柳如烟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姐姐,难道你真的对那位公子动心了?”

    瑶琴低着头没有说话,不过看得出来她的脸上一片绯红,还略带羞涩样子。柳如烟摇摇头提醒她道“姐姐我劝你不要对那位公子动情,一看就知道他身世不凡,怎么可能看的上我们这样的女子,肯定只是出来随便玩玩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瑶琴已经眼含泪水正看着自己,柳如烟当即十分悔恨自己说话直白,她也是好意不想自己的姐妹受伤害,到这烟花柳巷来的能有几个是真心的?再说像他这样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有家室的,怎么可能娶瑶琴回去?

    可是瑶琴已经动心,在她的心里这公子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她能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伤痕,而且是很深很深的伤痕,就像一只受伤的狮子想要避开人群独自伤口一样,别看她外表柔弱,但其实心细如丝,总能观察到别人察觉不到的细微之处。对于想高欢这样的男人,总能无限激发她的母性本能,想要给他疗伤,治愈这个男人内心的创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