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将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留香馆里的多情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留香馆里的多情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高岳闻言上前就想一刀砍死这傻子,高欢大声说道“不要弄死他,这人还有点用。”高岳闻言收起刀剑走到顾元坦面前,只见他故意不畏惧的瞪着高岳。高岳忽然一拳打在他鼻梁上,估计连他的鼻梁骨都被打断了,只听顾元坦倒在地上杀猪似得惨叫着翻滚着。高岳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瞎,老子这身行头是你们南梁的军队吗?你竟然看不出来,真是个瞎眼的东西,也难怪连真龙天王在此你都不认识,还敢对他动粗。”说着高岳蹲下去,一把扯住他的头发往上提,顾元坦满脸是血惊恐的看着他,已经开始小声的求饶了。高岳冷冷的说道“看清楚,这位就是我们魏国的丞相,齐王高欢,是你们南梁国皇帝的干爸爸,你这蠢货,顾太傅算个什么东西,等着被满门抄斩吧。”

    这话虽然是高岳自己说出来吓唬他的,但是也不排除高欢会秋后算账下死手。府尹和师爷这时已经跪在地上开始求饶,衙役们都懵逼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有戏剧性的一幕,这事估计在江东一带能流传好几年了。

    高岳对高欢请示道“大王,是否要把这些有眼无珠的混账东西统统杀掉?”他说杀掉的时候,武士们都唰的一声拔出长剑来,那些衙役们都哭喊着求饶,府尹跪着膝行道高欢面前,抓住她的裤脚哭诉道“大王,是我们有眼无珠,可这事都是他派人来指使我们干的,我们也是很无辜,当朝太傅不敢惹啊,求大王您发发善心,放过我们吧。”

    高欢挣脱掉他的手,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身为朝廷命官,本该秉公执法为此地的百姓谋福,却想着攀附权贵结党营私。实在不宜在做官,我以魏国丞相的身份要你交出印绶,就放你归家。”府尹有点犹豫,他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得来尔等位子,高岳拿出剑在他头上弹了两下,笑着说道“不然留下人头也可以。”府尹这才屁滚尿流让师爷去后院卧房里的印绶取来交给高欢。

    这时外面又进来一大批人,领头的是慕容绍宗,后面是高隆之和杨休之等大员,他们的到消息所以马上赶来护驾的。杨休之走到高欢面前下跪道“齐王受惊了,臣等护驾来迟,还请恕罪。”“起来吧,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繁文缛节了?”高欢十分淡然的说道。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高欢累了带着其他人都回石头城内休息,后面的事情都是高岳负责处理的,据说衙役们都被抓起来每人打了五十军棍,师爷也被打了三十棍子。顾元坦被收监等候高欢发落,他的家丁爪牙们都赐死,铁甲军的长矛队在高岳一声令下冲进去,顿时院子里一片惨叫,十几个人全部当场处死。

    第二天上午,留香馆,秦香莲还在担心顾家派官差来找自己的麻烦,正忧心忡忡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说要是携款逃跑吧,她舍不得这日进斗金的营生,这留香馆可是她花了重金打造的,里面的姑娘个个身价不菲。可是你说要是不走在这等死,她又不愿意。

    正在烦恼的时候,忽然门口的龟公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秦香莲见状没好气的骂道“没用的废物,连走路都不能好好走了?”龟公爬起来一脸惊恐的对她说道“我看见有一队骑马的武士朝我们这里来了,后面还跟了一定轿子,不会是太傅亲自来问罪了吧?”

    秦香莲闻言猛的站起来,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她心里已经抱着必死的觉悟,打算顾太傅来问罪,她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那三个打架的人身上,反正自己被动手还挨了打,太傅也是高官,总不能不讲理吧?想到这里她深深吸了口气,突然胀大了一倍,连龟公都看的眼睛发直了。

    高仲明今天全副武装的过来留香馆接人,他奉高欢的命令来接瑶琴去石头城。随行的都是高欢本人的亲卫队,为了不让瑶琴姑娘受罪,高欢还特意让他雇了一顶轿子。

    武士们下马进去排开众人,高仲明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秦香莲,发现她脸色不太正常,但还是上前行礼道“妈妈您好,我是奉命来接瑶琴姑娘的,不知她人在何处?”

    秦香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是昨晚三个人中的一个吗?怎么此刻摇身一变成了威武的将军了,她结结巴巴的张口说道“瑶琴在房里,您是哪里的将军?”高仲明笑道“妈妈真是记性不好,昨晚我们还见过您忘啦?”这时整个留香馆的人都被惊动了,姑娘们都纷纷出来看热闹,那些起早就来逛窑子的,或者昨夜留宿未归的此刻都躲在一旁不敢吱声,生怕自己和这些军人扯上关系。

    秦香莲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女人,反应也很快,马上笑着说道“我想起来了,原来是您啊,你们家公子没事吧?”说着转身对龟公骂道“废物东西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把瑶琴,不,是瑶琴姑娘请出来?”高仲明十分随意的往椅子上坐下道“我们不急,请让瑶琴姑娘好好梳洗打扮一番。”

    秦香莲笑着连声称是,原本乌云密布的留香馆忽然就拨云见日风轻云淡,虽然她不知道高仲明和高欢的身份,但是光从打扮就知道他们的身份非同一般,估计顾太傅这样的人都要忌惮三分,毕竟在这乱世中手握武器的强者比那些文官更可怕。秦香莲觉得只要瑶琴能伺候好高欢,她的留香馆应该可以保全下来。于是凑上前低声卖弄风骚的问道“奴家有一事不明,想要将军解答。”说着用手去牵扯高仲明的手往自己胸脯上放。

    她是吃这碗饭的,所以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但是高仲明毕竟不一样,你说杀人放火他很得力,可是对付倒贴上来的女人,他的功夫差点。当即感到浑身不自在很尴尬。想要起身躲开这女人,可是秦香莲不依不饶的说道“怎么将军是嫌我老?好,昨晚那几个姑娘你随便挑一个带回去,算我孝敬您的。可是您总要告诉我,您家的公子是谁吧?”

    高仲明脸色有点害羞,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我家主公不,是公子,他是谁不重要,你只管放心的继续经营留香馆,我们公子说了,没人敢找你们的麻烦。”秦香莲顿时没了兴趣。

    瑶琴今天上午没有接客,一般她的客人都是晚上来,白天更多的时间是用来睡觉,或者百无聊的看一些书,此时她被昨晚的事情搞得无法安心睡眠,所以就来找柳如烟说说话,这柳如烟被昨晚的事情也搞得精疲力竭,此刻还在呼呼大睡。

    但是瑶琴还是把她从被窝里拽出来,柳如烟笑着打趣她道“我看你不是忧心忡忡,只怕是对某个人相思泛滥吧?”瑶琴红着脸假装生气的说道“我哪有?那人的名字和身份我都不知道,你瞎说什么?”柳如烟揶揄道“是啊,连名字都不知道就已经这样了,要是知道名字那还不天天念叨,我想想都快被你烦死了。”瑶琴被她说的上前两人就缠打在一起,一边打闹一边说“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龟公急匆匆的敲门进来,一边擦着汗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原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赶紧回屋梳洗打扮,昨晚的那个公子派人来接你了。”两人从床上爬起来,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同时问道“谁来接谁?”龟公笑着对瑶琴说道“当然是接你啊,我说瑶琴,这回你算是抄着了”瑶琴没等他说完据起身下床跑出房间去,兴奋的问道“他来了?他在哪里?”跑到门口忽然站住了,她抚弄自己的头发,怅然若失的说道“我这样子他见了怕会不高兴的。”转身回来对还在嗤嗤发笑的柳如烟道“妹妹,快,快帮我好好梳理打扮一下。”

    龟公着急的说道“你别瞎耽误工夫了,赶紧回房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人家可在楼下等着呢。”瑶琴着急的问道“是他本人来了吗?”龟公摇摇头说道“是昨晚和那位公子一起的那个手下,今天穿着将军的装束进来,好家伙把我吓一跳,差点认不出来了!”瑶琴急忙回头对柳如烟说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该穿什么去见他,我该怎么打扮,妹妹我心里好乱,怎么办?”

    柳如烟上前安慰她道“人家没来的时候你是盼星星盼月亮,都听你念叨了一夜一天了,这回人家派人来接你,你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唉,算了,我来帮你吧。”于是推着她往自己房里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高仲明在楼下都喝完两壶茶了,秦香莲已经把所有能聊的话题都和他聊过了,实在无话可说,这时高仲明说道“请妈妈上去催一下,就说怕我们公子等的着急,还请姑娘快点下来。”秦香莲正要上去催促瑶琴,这时瑶琴在柳如烟额搀扶下出来了,龟公走在最后面大声说道“瑶琴姑娘来了。”

    终于出来了,高仲明心里送算松了口气,这女人打扮起来真的很费时间,让等待的男人总是心急如焚,高仲明抬头往上一看顿时愣住了,这瑶琴身着大红色的抹胸套裙,大红色的薄纱外衫,刚梳洗过的白嫩肌肤配上乌黑的头发,弯弯的眉笔,朱唇上一点绯红,雪白的脖子配上金色饰品显得她气质华贵,都说出浴的女人最美丽,高仲明算是领教了。

    瑶琴的美艳不在于她的外表,而是她的气质和魅力吸引人,此刻高仲明觉得整个留香馆估计只有她一个人是全场焦点,光彩照人,于是走上前深深鞠了一个躬十分谦卑的说道“瑶琴姑娘我奉我家公子之名前来迎接你,请随我来吧。”说罢做了个请的动作,瑶琴微微一笑对他有礼貌的回答道“有劳将军了。”

    秦香莲和柳如烟站在门口目送着瑶琴登上轿子远去,高仲明的队伍消失在街角后,秦香莲才带有嫉妒的口气说道“你说这瑶琴什么运气这么好?遇到个权势熏天的男人青睐她,唉,要是我在晚生二十年,我就敢和她争一争这个男人。”

    柳如烟闻言讥笑她道“那妈妈您就要多忍受二十年的疾苦,您愿意吗?”秦香莲闻言没好气的回骂道“死丫头还说我呢,你跟瑶琴这么好,怎么没见你也找个好男人从良?”柳如烟听了没有说话,默默的回到自己房中,心中的孤单寂寞忽然就涌上心头,她此刻很想大哭一场,最好的姐妹有了爱她的男人,这本该是件高兴的事,可是她却无法开心起来,因为她还没找到那个能让自己有所托付的男人,也许要等上一年,两年五年十年,甚至是一辈子这个男人都不会出现,想到这里她对未来就感到深深的绝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